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鬼手印

作者:  發表時間:2009-09-22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啊——”
一聲驚呼從310宿舍傳出來,很快就在黑暗的走廊上蔓延開來,310是3樓最里面的一間宿舍。此時,等候在310門口的兩個男生聽見這聲驚呼以后馬上沖進了宿舍,他們看見兩個先進來的女生癱軟在了地上,張大著嘴巴大口地喘著氣,眼睛圓睜著望向眼前的一張書桌,似乎那上面有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鬼怪一般。
驚叫聲還在繼續,兩個男生忙問坐在地上的女生發生了什么事,可是,她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看見兩個男生進來,她們的驚叫聲終于轉變成了輕輕的嗚咽聲。過了一會兒,其中一個女孩似乎恢復了一些元氣,艱難地舉起左手指向那張書桌,很快又顫抖著放下去了。兩個男生面面相覷,吞了口唾液,慢慢地走向女孩手指的書桌,當他們終于看清那張書桌桌面上的東西時,兩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暑假剛剛結束,4班迎來了高二的第一個學期,在新的學期里,4班迎來了一名新成員。
是一個從農村轉學來的女生,叫張敏感。
有趣的是,張敏感的性格和她的名字一樣敏感。
張敏感是一張大眾臉,她的臉蛋最大的特點就是沒有特點。有些人你看一眼就記住了他們的樣子,終身難忘;有些人和你朝夕相處,可一旦叫你認真回憶,卻很難清晰地勾勒出他們的容貌。張敏感屬于后一種人。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胸部和臀部異常豐滿,好像承載了很多過剩的營養,和周圍那些清一色的干癟的女生相比,她反而自卑了。
她從不主動結識任何同學,一直獨來獨往,大家也不愿意接近她,城市里的孩子覺得她身上有一股揮之不去的牛糞味,他們說,那是窮人的味道。
實際上,這是偏見!
張敏感是一個很愛干凈的人,甚至,有一點潔癖。
她的衣服雖然很舊,可是每件都洗得干干凈凈,甚至領口和袖口的位置都是潔白如新的。和她同寢室的人都有個共同的印象,她每天回到寢室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擦拭她的書桌,整理她的物品,她的桌子總是一塵不染。
她沉默寡言,常常像背負著沉重的心事一般。實際上,沒有人聽她開口說過話。
有一天深夜,310宿舍里一個叫孫莉莉的女生在睡夢中被一陣恐怖的說話聲驚醒,那是一個老人在黑暗中竊竊私語的聲音,那聲音沙啞古怪,孫莉莉分辨不出說話的內容,分辨不出哪國的語言,甚至不能斷定那是人間的聲音。
孫莉莉緊緊地縮在被窩里,絲毫不敢動彈,恐怖的說話聲一直在持續,有時,她覺得那聲音都貼在自己的耳朵上了,可是,她試探著朝蚊帳外面望去,卻沒發現任何異樣的情況。
寢室里其他三個人好像都睡得很沉,不時傳來厚厚的鼾聲。
孫莉莉懊惱地閉上眼睛,孤獨地聽著那夢魘一般恐怖的聲音,無助和絕望的淚水悄悄地劃過臉頰,她不敢叫醒其他舍友,她不敢在恐怖面前暴露自己。
最后,她連腦袋都縮進了被窩里,過了很久,她終于不知不覺地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她的腦袋還包在被窩里,她憋出了一身的汗水。
這天,孫莉莉跟宿舍其他兩個成員吳肖肖和李萍萍說起了晚上的怪事,她沒有和張敏感說,她們從不和張敏感說話,也許因為她窮,也許因為她土,也許因為她怪,也許都有。要不是學校統一安排住宿,她們三個和張敏感根本不會有任何交集。
吳肖肖和李萍萍聽孫莉莉說完昨天晚上的恐怖經歷后,也不禁打了個冷戰,隨即又像想起什么來似的,異口同聲地說道:“莉莉,你是在故意嚇我們的吧?我們才不上當,快老實交代!”
孫莉莉心有余悸地說:“是真的,我確實聽見了一個老人說話的聲音,太可怕了,我懷疑我們宿舍有不干凈的東西。”
吳肖肖和李萍萍互望了一眼,說:“莉莉,玩笑可別開得太過火了,這種事情最好還是別拿來開玩笑。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也可能是你做噩夢了,那聲音是你在夢里聽見的,別太當真了。”
孫莉莉說:“不可能是夢,我聽得清清楚楚,就是我們宿舍里發出來的,要不,今晚我們躺在床上都別睡,那聲音可能今晚還會再出現。”
另外兩個女生雖然不太情愿,但在孫莉莉的一再請求下,還是點頭同意了。
晚上,310宿舍。
所有寢室都已經熄了燈,310宿舍里也是一片漆黑,除了張敏感,其他三個女生都沒有睡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那聲音是這樣的,滴答滴答滴答……
三個人在黑暗中等了很久,眼看都快到凌晨兩點了,宿舍里什么聲音都沒有,連打呼嚕的聲音都沒有,張敏感睡覺的時候總是規規矩矩,安靜得像只貓。
吳肖肖終于抵抗不住睡眠的誘惑,她小聲地說道:“什么聲音都沒有,我可不想等了,我要睡覺了。”
李萍萍趕緊附和道:“是啊,很晚了,我們都睡吧。”
孫莉莉雖然不甘心,卻也無可奈何,總不能叫她們等到天亮吧,只好說:“好吧,睡吧。”
其實她比所有人都累,剛聽她說完這句話就聽見她床上傳來陣陣微弱的鼾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孫莉莉又被那陣蒼老嘶啞的聲音驚醒了,她猛然睜開惺忪的
下一篇:校園怪談:奇書  上一篇:夢游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