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血戒指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7-19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一)   18歲那年,老爸老媽突然做了個決定:把家中祖傳的一只紅寶石戒指交給我。
  那戒指是用層層黑布包著的,紅寶石并不是我想象中璀璨奪目的樣子,而是紅得極深極深,一點光澤也沒有。我懷疑紅寶石的真實性,不禁對它失去了興趣,幾天后就把它忘了。   (二)   20歲生日那天,我卻當著月美的面把它戴上了。月美是我的舍友,因為我住的是雙人宿舍,所以大學開始沒多久,我和她就成了好朋友。之所以在那天,在她面前戴上那祖傳的戒指,也實在是迫不得已。誰叫月美具有一切美女的特征,讓我又愛又恨。為了掩飾自己還沒有男友的事實,我謊稱那戒指是一個男生送的
  “是你男朋友送你的嗎?”她靠近我,想得到答案。
  我笑,卻不回答。
  “這戒指挺古老的,有年頭了吧?該不會是你男朋友的傳家寶吧?”她靠得更近了。
  我依舊笑,因為我也不知該怎樣對她說。
  “不說就算了,我知道你不好意思。”她湊得更近了,“不過它有點神秘哦!”
  說完,她又跑去找她的男朋友了。
  我一個人坐在床上,回想起月美最后一句話:“它有點神秘哦!”   (三)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和月美一起去逛街。走到古玩市場時,我終于忍不住了,停下來對月美說:“你干嗎老看我?”
  “我是在看你的戒指嘛!它那么大,太孤單了吧?去買個配戒吧!”她提議道,“古玩市場里就有的買。”
  我想想也是,就答應了。
  沒想到一走進去,我的目光就停在了不遠處的一個小攤上。走過去之后,我的目光直愣愣的停在一只戒指上。它才是我夢中一直想擁有的東西,我看了看右手中指上的紅寶石,再看看它,簡直有天壤之別。它是那么鮮艷,紅的像是鮮血一樣,而且是永不干涸的鮮血!
  我當即就買下了它,把它戴在右手食指上紅寶石旁邊,還給它取名叫“血戒指”。   (四)   從此以后,我常常會在夢中聽到有兩個聲音在對話。
  “你來了。”
  “你也來了。”
  “我知道你又想取人性命。”
  “今世的事你無須再管。”
  ……
  “這是她上世欠我的,她一定得還。”
  ……   (五)   一天晚上,月美突然買來一大堆零食。
  我說:“你不要刺激我,我在減肥!!”
  她笑了,說:“我知道你最愛吃這些了,別刺激自己了,快吃吧!”
  我覺得有詐,說:“無功不受祿!”
  “你當然有‘功’啦!”她湊過來,說,“把你的紅寶石借給我吧!我今晚要和阿泰約會。”
  我就知道!她又有新男友了!
  見我沒表示,月美急了,說:“我一定會原物返還!別忘了,我們可是幾千年的好朋友哦!”她笑了,笑的好美。我幾乎沒想,就伸出了右手。月美又是嫣然一笑,走了。
  我又像平時一樣,一個人無聊。
  11點,月美還沒回來,我就上床睡覺了。過了好久,我隱隱覺得有個人進了宿舍,睡眼朦朧,只看見有個穿紅衣的女人,原以為是月美回來了,但是——月美穿的好象是白色的連衣裙啊!
  我整個人馬上從床上彈起,但房間里依舊是漆黑一片,那有什么紅衣女子?我自己笑自己又把做夢當現實。   (六)    第二天一大早,有個男生打電話來,說月美出事了。我趕去醫院,見到了打電話給我的男生,他靠在墻上,情緒低落。他告訴我,警察已經來過,后來宣布這是意外死亡后就走了。然后,他把昨晚發生的事告訴了我。
  “我和她是在上個周末的舞會上認識的。昨天晚上我和月美一起去海邊散步。后來就坐在沙灘上聊天,她和我聊了好久。忽然她說有沙子粘在她的戒指上了,要去洗一下。然后,她就跑去前面洗了,可是洗了好久,也不見她回來。我就走過去,問她出什么事了。她回過頭,她,她已經不是月美了!”他停住了,卻并不像是恐懼或悲傷。
  “然后呢?”我問。
  “然后,我昏過去了。今天早上醒來時,只看見月美就躺在我身邊,卻沒有呼吸了。”他說完了,然后深深嘆了口氣,像是完成了一件很難辦的事。“他為什么沒死?”我心想,并確信他是在說謊。我立即問:“月美在哪?我要見見她!”
  “別去,你不能——”他越是阻攔,我越是堅信他剛才在撒謊,他一定對月美做了些什么,最后殺了她!我一定要親自見見月美,哪怕是她的尸體。如果月美是阿泰殺的,他一定會留下什么破綻,我一定要找到,為月美報仇!
  我沖進太平間,看見了月美!她就躺在那兒,穿著白色的連衣裙,依舊那么美麗,像純潔的月亮。回想起我們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她的笑,她的好;而我卻一直很妒忌她,上次還故意把她最心愛的白色長裙和我新買的紅手套一起洗,害她背著我哭了好久,卻沒有怪我,反倒安慰我……我跪倒在她身邊哭了起來。這時,月美的一只手耷了下來,我就抱著她的手哭,但猛然間我發現紅寶石戒指不見了!不在月美的手指上,兩只手都沒有!
  我終于明白了,轉身要去找阿泰理論。突然,一個聲音從我背后傳來:“你終于來了!”
  我轉身,看見月美,不,那已經不是月美了,而是昨晚我看見的紅衣女鬼!她就坐在月美剛才睡過的床上,而月美已經不見了。她冷冷地望著我,眼睛里發出幽幽的紅光。“拿命來吧!”說完,她伸出雙手,不,是雙爪,向我撲來!我下意識的舉起右手,心想自己這次徹底完了……瞬間,一道紅光從我手指飛出,更確切一點說,是我的血戒指飛了出去。一聲尖叫之后,一切又恢復平靜。我嚇呆了,在原地不能動彈。這時阿泰進來了,手中拿著一個血淋林的東西。
  看著驚魂未定的我,他平靜地說:“你現在明白了吧?我只救得了你這一次。拿著,別再洗了。”說完,他化做一道紅光飛走了。我看著手中的紅寶石,它慢慢的又恢復了往日的黯淡無光,因為上面沾著的月美的血,已經干了。我終于明白,原來阿泰一直化做那血戒指呆在我身邊保護我;而我家祖傳的紅寶石竟然一直是被血包裹著,里面藏著的,是一個冤魂。
  現在,我徹底清醒,祖傳的紅寶石就是真正的血戒指。   (七)   “起來啦,懶鬼!”月美在叫我。月美在叫我!!!我又猛的從床上彈了起來。但月美是真的!“你,你沒死?”我開心極了,拉住她的手。
  “你開什么玩笑?”月美有點生氣了。
  我看了看右手,紅寶石和血戒指竟然都還老實的在我的手指上呆著,“難道只是一個夢?”我對自己說,“可昨晚月美明明向我借了紅寶石呀!”我糊涂了。
  “我給你買了好多零食,今晚我不能陪你了。”月美笑著對我說。我覺得這樣的話,這樣的笑好熟悉。
  見我不說話,月美湊過來,又是嫣然一笑,說:“把你的紅寶石借給我吧!我今晚要和阿泰約會!”……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海的死亡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