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畢業百分百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6-02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1
  郭子良醒來之后,感到大腦恍恍惚惚。
  他走出醫院,一個人在大街上轉悠的時候,一直在想,最近幾天到底都發生了什么?因此,當有人在身后突然拍他一下時,他嚇了一跳。
  回頭看了看,郭子良覺得此人有些面熟,卻怎么都想不起是誰。
  對方十分熱情地說:“子良,你不認識我啦?”
  “你是……”
  “我是段甫啊!”
  郭子良陡然想起來,這是他高中時代的同學。他拍打著自己的額頭,說:“你瞧我這記性!”
  “聽說,你考上師范學院了,畢業了嗎?”
  “早畢業啦。”
  “在哪兒工作呢?”
  “過去一直在教書,最近生病了,閑著呢。”
  他一邊說一邊打量段甫。他發現他衣領的紐扣從里到外都被剪掉了,而且做工很粗糙,是用最大針碼縫制的。
  “哎,我們三里河中學正好缺一個初三語文老師,正招聘哪,要不你來干吧?我現在在那里當校長。”
  “那可太好了。”
  段甫拉起郭子良的胳膊,說:“走,現在我就帶你去。”
  就這樣,他跟著段甫走了,一直朝北,不知不覺走出三四里路的樣子,出了鬧市區,前面出現一條淺淺的小河溝,沒有橋。河里放了幾塊墊腳石。
  段甫回頭說:“這就是三里河,水不深,踩著這些石頭過來。”
  說著,他伸手來拉郭子良。他的手很涼,郭子良敏感地避開了,垂頭盯著腳下的石頭,一邊小心地踩上去一邊說:“沒問題。”
  段甫伸手時,露出了里面衣服的下擺。郭子良眼尖,從水面的倒影看到,那好像是一件藍色的緞面棉襖,沒扣子,對襟處是用布帶子系著的!他倒吸一口涼氣,猛地抬起頭來——那不是死人穿的壽衣嗎!
  段甫見郭子良站在那里發呆,就拽了拽他的胳膊,說:“你發什么愣?走哇!”
  “你,你里面穿的是……什么衣服?”
  段甫掀起外罩,露出里面的藍色毛衣,織的是元寶針。接著,他又掀起一層,下面是一件白棉線秋衣。
  “怎么了?”段甫問。
  郭子良把這個陰影掩蓋住,“嘿嘿”笑了兩聲,跨過河去。
  又走了不遠,就到學校了。校門前有幾棵大松樹,把校門遮了起來。繞過松樹,看見兩扇鐵柵欄大門。
  2 
  郭子良糊里糊涂地在三里河中學上班了,教初三(1)和初三(2)兩個班的語文課。
  當天,段甫就召開了畢業班教師全體會議,他說:“郭老師除了擔任初三(1)班主任,還任學年組長。現在,我們這個班子又齊了,希望大家齊心協力,兌現我們的承諾——畢業百分百!”
  三里河中學的管理實行全封閉式。所有的教職工都吃住在學校,平時不能隨意離開,有一套嚴格的請假制度。
  校園很大,有教學區、辦公區、住宿區,還有一個很空曠的操場。
  盡管這個學校和別的學校沒什么兩樣,但是,郭子良總覺得它哪里不對頭。
  比如說,教研組并不在一起辦公,而是每人單獨一間辦公室。更奇怪的是,每個辦公室的門上都鑲著一張房間主人的黑白照片,那些照片都是放大的。惟獨郭子良的門上沒有。
  由于教師宿舍沒有空床,段甫就安排他臨時住在辦公室,里面有一張簡易鋼絲床。
  還有,食堂里的饅頭都干巴巴的,而且都印著紅點,這也讓郭子良感到有些古怪,而大家卻吃得滿嘴噴香。
  更奇怪的是,學校沒有電。段甫說,因為費用問題,電業局和他們學校鬧矛盾,把電停了,正在交涉。為此,教務科臨時制作了一批照明物品。自習的時候,每個學生課桌上都有一盞燈,有的是小玻璃燈,有的用一只小碗或小碟裝油,點一根棉花捻兒。學生們就在這蠅頭小火的光亮下,刻苦攻讀。晚上,校園里漆黑一片。各個教室里透出的光亮,如鬼火一般,昏黃暗淡,搖曳不定。整個校園靜悄悄。
  就寢的鐘聲一響,所有的師生就像聽到了防空警報一樣,立即丟下手里的東西,匆匆忙忙退出教室,瞬間,消失在黑暗中。
  第一天晚上,大家都回了宿舍之后,郭子良感到了孤獨。
  宿舍區被鐵柵欄圍著,有一個小小的令人壓抑的門,有保安把守,那里面似乎是一個禁區。郭子良甚至覺得,他和其他人是隔離的。
  他一個人來到了操場上。操場四周種著松柏,茂密、凝重、陰森,在夜晚,看不見樹影,只現出黑黝黝一片。他的全身像被無數冰凌穿透了一樣涼。
  正凝神觀望的時候,他發現樹林前有一個黑影,他無聲地忙碌著什么,好像抱著一個水管在奮力滅火,水的巨大沖擊力使他微微搖晃,他努力保持著身體平衡——其實,他手里什么都沒有,面前也空空如也,很像在表演啞劇。
  郭子良輕手輕腳地走上前,看清是仇忠厚。這
下一篇:食材驚魂  上一篇:目中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