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電腦旁邊的腳印(網路恐怖鬼故事)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5-08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打開電腦,隨著內置揚聲器發出的一聲低低的叫聲,我帶著點興奮看著WIN98的啟動,跳出那幅熟悉的藍天白云的畫面。
  已經有一個星期沒上網了。我幾乎沒看畫面,手下熟極而流地點擊著。進入撥號,然后,聽到那只老爺之極的33.6K貓發出象叫春一樣的聲音,再打開瀏覽器。
  我用的是FOXMAIL的收信軟件。平常上網,也只是收收信,看看新聞,偶爾在深夜沒人時訪問一下免費的色情網站。當然,色情網站由于廣告太多,圖片也太多,打開來十分麻煩,也只能偶一為之的。
  我正看著最近的一些八卦消息,什么某個跳水的體育女星和那個收回沒幾年的殖民地一個老頭子高官戀愛啦,一個唱主旋律歌曲的半老徐娘自殺啦,一個唱情歌的被他的同性戀情人捅了一刀啦,某市發生數起瘋子襲擊晚歸的單身女子,一直未被抓獲啦。在這些半真半假的消息里,我也只當看電影一樣看看。
  這時,FOXMAIL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叩擊。那是收信完畢的訊號。我打開了,一個星期沒來,居然已經積了一堆的信件。
  我一個個看下去。不少是垃圾郵件,有個臺灣人正在推銷一種重工業機械設備,另外有個門戶網站正在招收編輯,待遇從優。
  正按序看下去,忽然,我看到了一個很古怪的主題:《腳步聲》。
  那幾乎象是個故事。我有點失笑。這些年網絡上寫東西的越來越多,也有不少人在這片天地里闖出萬兒來了,居然也出了書,人模狗樣的算是個屁也不值的“網絡作家”,用一些狗屁不通的句子寫著一些對女人的妄想什么的。那大概也是個想出名想瘋了個寫手寫的東西吧,為了出名,就到處亂發。
  我打開了,心里已經決定,如果有附件,我不看;如果頭一段沒勁,我也不看,馬上刪掉。這年頭,連黃色小說也看得膩了,那些什么“他那仿佛是用橡膠做成的玩意兒始終都在駁起的狀態”的玩意兒我也沒什么興趣,那個美女其實不如直接拍部寫真集行世,可能比那本書更有看頭吧,至少照片上看那個手托香腮的半老徐娘要奶有奶要屁股有屁股的。
  打開那封信,頭一句是這樣的:“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你一定也帶著恐懼聽到了門外的腳步聲了。”
  說也好笑,門外果然傳來了腳步聲。當然,我住在二樓,而整幢樓有六層,二樓到六樓那十五戶人家人人都得從我門前走過,要是哪一天聽不到腳步聲,那才讓人恐懼呢。不過這頭一句話勾起了我的興趣,我接著看了下去。
  “我是一個平平常常的男人,有點好色卻沒錢,有點貪財卻又有點懶,有點懶卻又只能天天上班賺些工資度日,不喜歡打牌,不喜歡在卡拉OK唱歌,不喜歡跳舞,那么唯一的興趣只能是上上網,在網上騙騙那些天知道是真是假的美眉了。反正我也見不到她們,她們也同樣見不到我,那么就當她們全是真的吧,我想你也一樣,因為無聊才會來看我的信。”
  我不由失笑。果然,他好象在說我。我也曾經想卻打野雞,可因為實在不舍得花上幾百塊錢讓自己身上的某一塊肉進入另一個人的某一塊肉,說句實話,我更喜歡那是塊煮熟的,加好了調料的肉進入我這塊肉里。我馬上對這個寫信的人產生了興趣。
  “你,讀信的人,我也不再廢話了。我想跟你講一個故事,也許這故事會讓你覺得難以置信,那么信不信也隨你,因為你并不知道電腦這一頭的是個什么,你也猜不到我其實是個僵尸,穿了一件因為在泥土里埋得太久變得腐爛了的白色衣服,用肌肉都已經爛得成了半流質的手笨拙地打著字,蛆蟲正不時從我身上掉下,爬滿了地。”
  我不由笑了起來。那也是個變態的人。網上不少人很變態,我見過一個天字第一號的變態傻瓜寫過的一個故事,說一個人被埋在墳里,靠吃他妻子的尸體撐到爬出墳來。那種惡心故事倒適合節食用,不過寫這個故事的人一定還不夠變態,還不及那個變態狂。他怎么不說說他這個僵尸是如何弄到這臺電腦的?
  那人大概也猜到了我會笑,象是跟我說話一樣,接下去就寫道:“不要笑,那是真的。
  我本來并不是這樣的,事情得從幾天前說起。那天,我象往常一樣,打開電腦,登錄上網絡后收了些信件。在一堆垃圾信件中,我看見了一個很古怪的名字:《腳步聲》。”
  我看到這里,也覺得是猜到了那人寫這個故事的機關了。這是個分層次的故事,因為他是發在我的信箱里的,我當然也得在一堆信件中看到這個故事,他故意寫成這樣,可以讓人不由自主地把自己也放到那故事里。不管怎么說,這種寫法也只有在電腦上讀的時候才別有風趣,要是印在紙上,就不會有那種象照鏡子一樣有趣的聯想了。這個人雖然想象力很老土,不過這種寫法卻還新穎,我倒有點期望他這故事別編得太離譜了,讓人一下子就知道是編的。
  看到這里,已經是一頁了,我用鼠標把活動條向下拉了拉,接著看下去。
  “那封信的開頭,和你看到的幾乎一模一樣。不用懷
下一篇:這時窗簾突然被掀開  上一篇:復仇尸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