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嘴巴

作者:  發表時間:2009-02-05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一
  當我宣布減肥時,沒有一個人相信我會成功。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連我自己也不相信。157厘米的身高,84公斤的體重在加上不愛運動的天性,這些足以讓我拋棄減肥成功的任何希望。
  外貌至上主義稱霸世界,人們狂熱于"身體美""S線""V線"之類的流行,在這種時代,肥胖就是罪惡。"性感"一詞成為級別最高的贊美詞匯,書店里與減肥相關的書籍擠滿了書架,網絡上隨時都會彈出各種減肥之類的窗口。
  然而在腰圍達到三尺四時,我仍然沒有感覺到減肥的必要性。不論是只要肚皮上的肥肉增加1克,就像面臨世界末日一樣驚恐萬分的室友,還是深夜里在公寓前面的中學操場上跑步的家庭主婦們,都能讓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無憂無慮的人。我不用計算送入嘴里的漢堡到底有多少千卡的熱量,也不用計算吃一包拉面后到底需要跳多少個繩,因此我比她們更加瀟灑地生活著。
  天生不喜歡逛街、從事編劇工作、可以連續兩個月不出門、網絡購物……雖然我的腰圍達到3尺4,157厘米的身高重達84公斤,但這一身體條件對我的生活毫無妨礙。
  如果沒有碰見他,我的生活不會出現任何變化。
  "咳,煩死人了!我到底是怎么啦?放任了幾天,又長胖了!"那天,站在體重秤上量體重的室友又開始為自己的體重發牢騷。我裝作沒聽見,繼續敲打鍵盤。導演要求我在三天內修改完劇本,讓我增加女主人公的份量。我一開始設定的女主人公是身體胖墩的淳樸女性。而導演啟用的女演員卻擁有通過整容手術打造的魔鬼身材,肥肉和肌肉全部蒸發,只剩下骨頭和皮的干柴火般的身材。用一句話概括,她的外貌與劇本中的女主人公之間有天壤之別。天啊!怎么能把這樣的女人拉入我的劇本里面?劇本內容中有很多依賴于女主人公的部分,整個劇本幾乎要從頭改寫。
  "看來,該換掉體重秤了!這家伙最近老出毛病。"看到我沒有搭理自己,室友故意調高嗓門,瞟了我一眼。
  "到底胖了多少斤?有沒有10公斤?"我很情愿地應付了一句。
  她夸張地皺著臉,揮起了手:"姐姐凈說嚇人的話!你想嚇死我呀?兩天就胖了一斤。天啊!今天是跟秦圭約會的日子,天這么涼,連線衣都不能穿了。"說著她頹廢地坐到沙發上,用背著世界上所有苦惱般的表情,抓起還不到1厘米厚的肚皮搖晃起來。
  "秦圭又是誰?前幾天見面的叫泰珍的家伙又怎么辦?"
  "跟泰珍約會,純粹是玩玩而已,而跟秦圭是真心的。"
  "你到底有幾個男朋友?如果再見兩三個,快有100個了吧?難道你沒想到,這樣做會對不住你未來的丈夫嗎?"
  "該死的道德經……又開始了。人活著就得享受,反正這個身體死后都是要爛掉的……"
  "既然是要爛掉的身體,何必又那么在乎體重呢?"
  "煩死了!好,我要出去了。"
  叨叨咕咕地走到門口的室友回頭問我:"姐姐,我去買炒年糕,你吃嗎?"
  "……"
  "到底吃還是不吃?快說!"
  "多添幾個煮雞蛋和油炸餅。"
  高中時代的我還是像室友一樣的瘦子,連綽號都是"棍子"。高中畢業時,我的體重只有46公斤。我的父母都不是胖人,也許是因為遺傳,兩個姐姐和一個弟弟也都偏瘦。
 盡管我特別喜歡煎雞蛋和炒辣白菜,但我對吃從來不太感興趣,甚至厭煩一天吃三頓的人類的進食規則。那時候,我一天只吃一兩頓飯,準備畢業考試時,我甚至覺得吃飯就是浪費。
  然而進入大學后一切都變了。曾經隱藏的食欲緩緩抬頭,以前并不吸引我的所有食品開始刺激我的食欲:冒著熱氣的米飯粒在口里被嚼時,感覺到的那種味道無法用語言形容;打入雞蛋煮開的熱乎乎的拉面面湯,在口腔里旋轉后越過食道進入胃時的味道是那么刺激;放入很多核桃的冰淇淋,被舌頭融化時的味道是那么甜蜜;灑滿香腸的皮薩餅與粘粘的奶油,一起圈進舌頭時的味道是那么令人陶醉……
  高中時代毫無吸引力的食品突然帶著想象不到的魅力與誘惑在向我逼近!走在街道上,只要聞到從烤肉店里飄出來的排骨味道,我就會不知不覺地流口水;同學聚會時,只要有人開玩笑說想喝大醬湯,就會產生恨不得一口氣跑到學校前面的小餐館的沖動。
  我根本無法查出這種突如其來的食欲的根源。問老家的父母,也沒有得到任何答案。
  "是啊……我懷你的時候,什么都想吃……"
  "你是不是要長個兒?你叔叔參軍后也長了不少,那個時候他什么都想吃。"
  然而我沒有懷孕,也沒有長個兒。而身體卻以驚人的速度在膨脹。衣服號碼從44號到55號,從55號又到66號,最后66號終于變
下一篇:蒙娜麗莎的眼淚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