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迷離夜(外國鬼故事)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6-19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我,一位迷離雜志的報導者,為了滿足讀者的需求,也因為工作的

關系,令我的生活中常有些超越人類所無法理解的經驗 ....

那一天,我□達了曼谷,這次的行程并不是游山玩水,也不是出國

訪遠親,而是因為因為工作的關系,讓我有機會第一次踏上了這塊土

地,也第一次讓我有了個不可思議的體驗。

由于迷離雜志的題才不足,老總特地為我計劃了這次的行途,好讓

我到泰國,一個隱藏著無限詭異的國家,能夠"慶幸"地找到一絲靈感

,來援回迷離社的良好行勢。

那一天的天氣很和麗,真好比與我的心情成正比。我背著行□走進

一家名字不詳的旅棧,草率地休息一番后就進行我來此地的目的。根

據這店里的老板說在不遠處有一家無兒女的農夫,由于找不著人手替

他在半夜里看顧田園,所以不久前飼養了個鬼仔,希望能夠替他減輕

這個負擔,所以老板提議我可以找他談談,但愿他能夠給予我一點目

標。當然養鬼仔這門話題不再是新鮮了,所以并不是很吸引我,但總

比漫無目的在這人海茫茫的陌生國家里海底撈針好得多。所以在無可

奈何的情況下只好到那兒走一躺。

鄉村地帶的路途很崎嶇,好不容抵達了旅店老板所說的農場。這間

農場離市區還□有一段路途,且位于山區中,所以令我難免有點隔世

的感覺。我在四周徘徊一會兒后,發覺有對相當蒼老的婦夫用著奇異

的眼光望著我,也許我是外來人的緣故吧。后來,我用著生硬的泰語

說明我的來意之后,他們才緩和下來,并很熱情地招待我。當然,我

是一位報導者,很明白他們的心情。由于常年待在似乎與世隔絕的山

區中,且鮮少人來探望他們,突然有遠客到訪,一定會盡地主之馀來

好好招待我。這種經驗對我來說已是家便飯。

<待續> ~古魂~

迷離夜:鬼仔(二) <經驗篇>



經過他們一番的寬待后,我被帶到一個相當大的倉庫里。我感到很

驚奇,因為倉庫內并沒有什么,只是一張大桌擺在中央,桌上擺設的

是祭壇的物品。這一切都不是很吸引我。令我注目的卻是在桌的前方

有一塊中型棺材形的盒子。那位老農夫似乎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他拿

那個中盒子對我說:" 這個盒子就是隱藏著你所要的東西。" 我明白

他的每一句話,但我還是靜靜地望著他手中拿著的盒子。他見我沒有

什么反應,于是很小心翼翼地將那盒子打開。看著盒子內的東西,我

眼睛并沒有眨過。那是一個剛去逝不久,大約十月大的嬰兒尸體。我

猜測那是一副剛去逝不久的尸體,這是因為我還能活生生地看見蛆蟲

在盒子四周打轉,況且還有一陣陣難聞的尸味堪入我的鼻內,令我很

難堪。再加上骨頭仍有一層濕濕的粘液,所以我想我的猜測準沒有錯

。一陣傷感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這是我們的'孩子' "我打抖一

陣,回到現實中,但還是沒有說什么,只是眼睜睜地望著他。他又說

:" 那是我們用盡我們所有的聚儲從巴拉巫師所換回來的。" 老農夫

嘆了口氣搖搖頭,又繼續說下去:" 他是一位乖巧又活潑的小孩子,

如果他還在世的話。你知道嗎?自從他到我們家園后,他真的幫了我

們不少忙,晚上會替我們看顧田園,偶而他會進入我們的夢中與我們

嘻樂呢!"

說到這兒,我能夠從他臉部的表情反映出他心情的喜悅,更了解那

位"小孩"在他們的心目中占有的地位有多高。他并沒有因為我的觀察

而打斷他的話題,他還是繼續說下去,但這次他顯得比較沉重,心中

的喜悅也隨之沉淀下來,他說:" 唉,他始終不愿意叫我一聲爸爸。

雖然我們三番四次去討好他,愛戴他,他依然叫我們主人,且認為他

自己是我們的奴隸。我也知道他的苦衷,那是因為他曾在巴拉巫師許

下惡罰,要他孝忠于主人,即是我們,不然,巴拉巫師會至于他死地

。所以至今他依然不敢提升自己的身份。"

聽了之后,令我也有所感觸,所以安慰他們說:" 放心吧!終有一

日上天會如你們所愿的。"


當然,身為報導者的我,相機必是隨帶物品,所以我得到他們的允

許后拍了幾張的照片。至黑夜,我向他們道別,并給予一些報酬他們

,如常人般他們拒絕我的好意,但我的堅決令他們勉強收下。

<待續> ~古魂~


迷離夜:鬼仔(三) <經驗篇>


回到旅館已是午夜時分,我帶著疲乏與睡意很快就進入夢鄉。也不

知是在半睡半醒中,我看見了一位小孩,他用著很親切的眼神望著我

。很令我驚訝的,他向我說了一聲:" 爸爸!" 然后他慢慢地走到我

面前,展出他可愛的笑容。我當時不知所措,只好想拔腿就跑。但小

孩似乎害怕我的離開,緊緊地跑著我的腿,并懇懇地要求著我:" 爸

爸,別離開我,救救我...." 我再也聽不進去他的話語了,因為這個

夢對我來說實在很荒繆,一向事業重的我跟本沒有想過兒女私情的事

,更何況是想到自己已是為人之父呢!我一直在掙扎著....不知多時

我終于蘇醒過來。原來是電話鈐響聲'救'了我。我喘著氣,接過電話

。原來是老總,他因為我的喘氣聲而產生了誤會,于是譏笑我說:"

小子,不好意思,沒有破壞你的好事吧?嘻嘻..."

由于為剛才那個夢所影響,所以我并沒有理會他,只問道:"什么

事?"

老總也認真了起來,回答我道:" 對了,我有一宗報導要你的幫忙

,所以希望你能盡快的回來。"

我匆匆地應酬他一番之后,掛上電話,心里想著這也好,反正待在

這我總覺得有點詭異之感,于是打算過一兩天回自己的國家好了。不

知不覺地我又進了夢鄉,然而這次睡得很酣然。很不幸地,一陣的喧

雜聲打擾了我的美夢。我的怒意有點起來,所以爬起床來向著聲音的

來源走去,希望能討個究竟。那喧雜聲是從旅館大門轉來的。當我走

到門前時,眼前一亮,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面站站著的,不就

是早上所見的那對婦夫嗎?他正在與旅店老板爭論著某些事似的。但

他們看見我的出現,就匆匆地向我跑來,跪在我的面前在哀求著我:

" 請你收下這個東西吧!它是屬于你的。" 我仔細端詳一下老農夫手

中的物品。咦?那不是....中型棺材嗎?!

那老農夫繼續說道:" 剛才我們倆夢見他了,那位我們所飼養的鬼

小孩,他哀求我們放了他,好讓能與他爸爸相處。他說你就是他的爸

爸!我們看他楚楚可憐,心里很疼惜,所以答應他了。雖然我們很不

舍得,但我們一向待他親如兒子,也希望他活得快樂。如果他跟了你

而能逃脫奴隸身份的話,我們很樂意你收留他!"

我?爸爸?兒子?這比我剛才的夢中更荒繆!我只覺事情越來越曲

折離奇,聯想夢中的小孩就是那躺在盒子里的惡心尸體嗎?我怎么會

是他的父親呢?這令我太啼笑皆非了!這么說來,我可是成了鬼爸爸

呢?

當然我是怎么也不肯接受他們的那份'禮物',然而他們的誠懇與央

求比我的毅力還更勝一籌,唯今之計只要答應他就是。

離開曼谷的那一天,我將盒子交給店里的老板,并叮囑他一定將此

盒返回給那位農夫。因而這次沒有開始卻結束且富有傅奇性的旅程就

此告一段落。但是故事卻沒有因此而結束.....
下一篇:守尸人  上一篇:噬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