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走的木乃伊 - 鬼故事(Ghost.876.tw)
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逃走的木乃伊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5-22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我國著名科學家彭加木在羅布泊失蹤后,在中國的科學界引起轟動,當年,彭加木在某科研單位的兩個好朋友李磧友和孔祥林,為了尋找好友彭加林,探尋失蹤之謎,值度假之機,自己籌措資金,兩人結伴到羅布泊探險,企圖找回好友鼓加木,那怕是他的遺體。他們倆搭飛機到了烏魯木齊,稍事休息后,翌日,即乘長途汽車到達新疆的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的若姜縣,租了兩峰駱駝,就進入羅布泊,進入這荒無人跡的干旱茫茫沙漠,沿著孔雀河舊道南岸進入那名聞遐邇的樓蘭遺址,行至古哈密王國與古樓蘭,古鄯善國的交界處,殘存的烽火臺和古城門都告訴他們這里曾狼煙四起,鐵馬秋風。這里也是古絲綢之路中所謂“綠洲之路”的重要地段。后來同樓蘭故城尼雅遺址一樣由于河流改道,嚴重的缺水干旱使得這兒的文明終遭扼殺。那之后留下了許多的不解之迷。
這里曠無人跡,他們進入迷宮般的雅丹地貌后,這就是讓人談之色變的“魔鬼城”,在這里,使人感到一種悲壯的蒼涼,給人詭異的感覺,一種隱隱約約的恐懼,一種無法言傳的悲哀。魔鬼城是沉默的,魔鬼城卻是冷漠的,毫無情感,有的只是一副千瘡百孔的容顏。
在這里,一旦身陷入去,是很難找到出來的路的,在這里,有一座座高10多米的風蝕條臺,一重重的鱗次櫛比的土崖,千姿百態、奇形怪狀、舉目望去,宛如一座城堡,里面廢圩街衢縱橫交錯,市井建筑物林立,層層疊疊的殘垣敗壁。
兩人找一處能避風的山崖,拴好駱駝,安好帳蓬,就進入遺址探險,轉了半天,終于發現了一處古墓葬群,這是一片大約處于新石器時代的墓地,共約50座,從遺址看,原墓葬地修有很美的房屋,周圍還有許多繪著精美圖案的木板和大量牛頭骨。還有幾十只牛角。墓地的對面則用木柱圍繞成一個半圓形,墓地周圍在地面上自內向外排列著整齊的環形列的木柱,圍繞著墓室構成了七圈的同心圓圈,木柱的粗細有序,最中心的是細木柱,直徑不過3—4厘米,外圈則是直徑最大約有10多厘米的木柱,彼此環列,四向散射,形成5—6米的放射線,這種圓形圖案,宛若一個主放射著光芒的太陽形象,這便是神奇獨特的古樓蘭的“太陽墓”。在這曠無人跡的沙海里,更顯示出其無窮的神秘與悲涼。
孔祥林研究后認為,當時的樓蘭人已經對太陽產生是特殊的膜拜敬崇,所以他們的墓葬也呈太陽形狀。
可是李磧友卻認為,太陽墓出現,并不這么簡單,它或許還包包含著更深層次的東西。也許,能夠解開樓蘭古國消失之謎,就在這“太陽墓”之中。
就在這時候,突然,空中響著嗚嗚的聲音,尖厲地吼嘯著,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正在他們莫名其妙時候,突然,一股黑壓壓的云霓,從天而降,原來是一股強勁的龍卷風,裹著一股黑壓壓的泥沙,襲擊了這古城遺址,翌時,飛沙走石,一股黑色的沙塵暴拔地而起,向他們襲來,他們兩人還來不及伏倒臥地,就被這股奇怪的風沙團團裹住,強勁的風,夾著粗粗的沙粒,如無數的皮鞭和刀子,向他們身上名個部位猛抽猛砸,很快砸得他們身上遍體鱗傷,血流如注。他們用皮衣裹著頭,向能避風的土崖逃去,他們逃入一個古堡遺址,這座古堡,無情的風沙已經揭去它的頂蓋,只有周圍的殘垣敗壁,古堡中央,有一處墓葬,這處墓葬,因風刮的太猛,地面上的沙土已被吹走,棺材裸露在地面上,他們忍著劇痛,撬開棺材,讓他們驚奇的是這具古尸,是一個女性,由于這里的獨特的自然環境,墓室中的女主人是一具保存完好古尸,據推側她大概只有20歲左右,是一具美韻猶存的木乃伊,其整個服飾裝束是很精秀和奇特,尤其是她頭上插著兩根雁翎,特別美麗,而身著著秀美的羽衣,肩上又披著一件秀美的披風,這又給她增添了無比的風韻。
只是現在天色已晚,他們害怕拴在不遠處沙崖避風的駱駝走失,因為駱駝就是他們能闖出羅布泊唯一的交通工具,若是沒有駱駝,他們身陷沙海,只有死路一條了,況且,駱駝的背囊上有他們賴以為生的水和食品呢。這時,外面的風暴漸漸減弱了,他們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出這座古堡,找到駱駝,兩人席地而坐,喝了一點水,吃了一只罐頭,實在是太累了,兩人解開睡袋,鉆入睡袋,就呼呼入睡了,翌晨,一早醒來,看見天上的太陽非常明亮,今天分明是一個艷陽天,他們心里非常歡喜,早餐也不吃,就匆匆趕到半里之遙那座古堡,可誰知,當他們兩人趕到古堡時,堡里的那具木乃伊,卻已經不翼而飛了,兩人大吃一驚,非常驚疑。
李磧友問孔祥林說:“我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孔祥林舉目環視,肯定地說:“沒有錯呀!你看,這里,那紅色的紅柳枝條,不是還在堅韌迎風飄搖著嗎”
說話間,妖風又起了,天空頓時灰蒙蒙的,兩人正舉目望著古堡的缺口,孔祥林眼尖,他驚恐地大叫道:“老李!你看——哪是什么?”
李磧友急忙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頓時,驚得臉無人色。只見這道沙溝里,有一個黑色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