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要命的黑貓

作者:  發表時間:2007-12-29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1
  和一幫死黨酒過三巡后,我的腦袋開始暈了,感覺就好像有無數支尖針在刺著我的頭皮。還好凝薇一直陪在我身邊,,還替我喝了好幾杯哥們不懷好意敬來的酒。我無助地趴在桌子上,凝薇幫我揉著太陽穴,笑嘻嘻地說:“秦石,這下不行了吧?”我耷拉著頭,一個勁地說:“不行了,不行了。”
  坐在對面的死胖子頓時來了精神,大聲叫著:“男人不能說不行的!說錯了話,罰酒罰酒!”我擺著手,凝薇卻一把接過了死胖子的酒杯一飲而盡。她大方得體地說:“這下可以放過我家秦石了吧?”她這話一落,那幾個死黨也無話可說,只好放走了我和凝薇。
  本來我想去取車,凝薇卻使勁掐了一把我的胳膊,說:“還開車?你喝了這么多酒,不想要命了呀?”她一招手,一輛黃色的出租車停在了我們的面前。
  凝薇怕我在出租車上忍不住嘔吐,悄悄把車窗拉下來了一點點。從窗外掠進來的冷風頓時讓我恢復了一點點的清醒。我迷迷糊糊中聽到凝薇問我:“你家怎么走?”我現在已經喝得分不清東南西北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家怎么走,只好搖晃著腦袋說:“去你那里吧。”
  然后我聽到凝薇說了句:“好。”盡管我已經迷糊了,但還是聽出了她吐出這個字時,語氣里全是欣喜。
  我根本不知道車是什么時候停的,當我被凝薇扶下了車才發現自己身處郊外的一處高尚小區。我的眼皮有些沉重,我掙扎著抬起眼皮,看到在皎潔的月光下,遠處淡黃色外墻的聯排式別墅顯得格外顯眼。
  出租車開走的時候,一股刺鼻的汽油尾氣向我噴來,這氣味讓我感到非常不舒服。我突然彎下了腰,一股污穢之物頓時從我的喉頭噴薄而出,我竟在高尚小區的大門外嘔吐了起來。凝薇在我嘔吐的時候,一直用手輕輕拍著我的背,這讓我感覺非常地受用。腹腔的不爽終于過去了,嘔吐完了之后,我的精神竟如沒喝酒之前一樣清醒。我揉了揉眼睛,對凝薇說:“咦?!我怎么在這個地方啊?”
  凝薇踢了我一腳,力度不是很大,動作也不快,被我輕易地閃開了。我笑著說:“怎么,你要謀殺親夫呀?”凝薇啐了我一口,說:“什么親夫呀?誰會嫁給你這么一個喝又喝不了多少還拼命喝酒的笨蛋?”
  我看著月光下的凝薇,皎白的月光投影在她的身后,在她的身體邊緣形成了一圈嫩黃色的光暈。不知不覺中,我竟有點癡了。
  我與凝薇認識的時間并不長,她原本是我的客戶,三個月前我跟她談一筆生意,在談判席上唇槍舌戰,斗得個不亦樂乎。談判最終以皆大歡喜的結果順利結束,而我也和她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我們走得很近,甚至連今天我的大學同窗聚會,我也把她拉來陪我一起去。說實話,從我的內心來說,我倒是很有把她收為女朋友的用意,畢竟大家男未婚女為嫁,資源不優化組合就意味著浪費,我敢肯定她也有這樣的心思。不過我卻一直沒把這事挑明,因為我也怕如果自己會錯了意,我們之間連朋友也做不成。我可不想冒這樣的險,要知道,現在要想找個可以一起喝酒的紅粉知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不過,今天在我喝醉后,凝薇竟然把我帶到了她的家附近,看來她真的對我有意思。我的心里怦怦地劇烈跳了幾下,我想,今天一定不能放過這樣難得的機會。
  我想順勢去摟凝薇的腰,反正我是個喝醉了酒的人,她一定也不會責怪我吧。我如此想著,就伸出腳向她靠過去。不過到了這個時候,我不得不嘆服酒精的力量,它令我的小腦變得不發達了,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讓我的腳步變得跌跌撞撞,我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了凝薇的身邊。
  我聽到了凝薇低低地笑了一聲,我抬起了沉重得像是灌了鉛塊的眼皮,正想自我解嘲地說上兩句。這時,我看到了一條黑影飛快地從我身前一晃而過,轉瞬之間就消失無影了。
  是的,真的是一條黑影,很小,匍匐在地上,快速地跑過。它離我的鼻間只有幾公分的距離,在它馳過的時候帶起了一絲風,讓我的鼻翼感到了幾分涼意。在它跑過的時候,我分明地看到有一點寒冷的閃光從我的眼前掠過,令我的酒意頓時醒了一半。我扭過頭來對凝薇說:“你看到了嗎?”
  “看到什么?”
  “一條黑影,像陣風一樣從我身邊跑過去了。”我答道。
  “呵,是只貓吧?”凝薇啞然失笑。
  “嗯。”我點點頭。大概那真的是只貓吧,而且是只渾身黢黑身形矯健的土貓。而我看到的那點閃光,也許只是貓的頸子上戴著的一個項圈吧。
  我所在的這個城市里,養貓的人都喜歡給貓戴上一個金屬的項圈,一是為了好看,二是為了讓貓遠離虱子的困擾。據說項圈上涂抹了一層類似農藥一樣的東西,只要虱子嗅到了就會跌落在地,立刻進入極樂世界。不過這種項圈會不會對貓的健康有什么不好,倒沒有什么人去理會。
  這時,我聽到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我的身后響起:“年輕人,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只走失的黑貓?”回過頭去,是一個全身黑衣的老太太。她全身都包裹在一片黑暗里,如果不是一
下一篇:午夜幻覺  上一篇:關于新加坡的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