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鬼娃娃

作者:  發表時間:2007-05-04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噠噠、噠噠……”那雙黑色高跟鞋踐踏得鎮定而有節奏。相隔幾秒后傳來“嗒、嗒、嗒……”傳來似乎有些緊促的另個腳步聲。這一前一后的腳步聲輕輕回蕩在深夜路燈昏暗的街道。安莉知道她又被人跟蹤了。銀白色的月光淡淡的籠罩下,烏黑長發在晚風中飄舞,一身露肩黑色飄逸長裙,右邊裙擺分叉到大腿處,襯托著白玉似的修長身軀是那么的迷人。難怪,今晚那人真是顯得有些急促呢。她輕笑一聲,深深吸了最后一口煙,再長長地把煙霧悠閑地吐出,食指和拇指向上夾住煙蒂,中指一屈一彈,煙蒂燃著星火在旁劃個弧形落下。

跟蹤的男人似乎喝了不少酒,肥胖的身子顯得有些搖擺不定,只是追從著眼中美麗尤物移動著,不覺卻跟著來到一個陌生地方。才眨眼間,美人已不見了,定眼一看,居然已身陷墳場中!頓時把他的酒嚇醒了一半。月光從鏵樹枝頭透射過照耀著若隱若現的墳碑,樹上的貓頭鷹“咕咕……”地叫著,陰森森的滲人心骨。“你——想——跟——我——回——家——嗎?”幽怨深沉的聲音回蕩在這可怕的空間,前面的墳碑下不知何時已貼站著一個小腿高的身影。男人借著那束披灑在小身影的月光一看,是剛才那個飄逸黑裙的美人!只是披散在肩膀上的烏黑長發顯得凌亂不已,臉色慘淡的閃著白光,那雙眼睛蘊涵著神秘,像攝人魂魄一樣詭異。可這是個人偶娃娃啊!“快——進——來——呀——這——是——我——的——家。”人偶右嘴角向上一扯,陰寒一笑。男人只覺頭皮一麻,身子不禁顫抖起來,他哆嗦著肥厚的兩片唇卻說不出話。“讓—我—牽—著—你—走—吧。”突然人偶身子微微前傾,接著緩慢地邁動了步伐,伴隨著各關節處發出的“咯吱、咯吱……”聲響,它漸漸抬起右手。“鬼啊——”男人在被碰觸到衣角的那一瞬間,終于把另一半的酒也嚇醒了。反應過來,落荒而逃。

安莉冷笑著從墓碑后站了出來,把套在手上的線拿下仔細的收好。不遠處發出一點亮光,她扭頭去看,又是一小堆燃燒的火光,沒見任何人影。看來,跟蹤者一如往常,但和剛才那被嚇跑的色狼無關。安莉轉身,帶著懸絲偶消失在墳墓的另一處。

“吱……”木門拖著長長的尾音沉重的打開了,一個盤著整齊的白發,滿臉滄桑的老婆婆出現在面前,用鋸木般的聲音說:“你終于回來了,已經凌晨1點半了呢。”“路上出了點事情,已經解決了。”安莉墉懶的倒在沙發上,“出了什么事?”拉鋸般的聲音越發尖銳得刺耳。“沒事了,四婆,你去休息吧。”安莉隨手點燃一根煙。“你一定又是路過墳場沒說:”借過‘唉,叮囑你多少次就是不聽,都叫你晚上不要那么晚歸。唉,你本來就不該晚上出去的……我老感覺最近有些變動……“”四婆,知道你以前學過矛山術的,可我不想聽那么多的禁忌。“安莉吐了口煙霧,接著說:”你去休息吧,以后太晚就不要等我了。“四婆抬手擦擦苦澀的眼,轉身走了兩步,不禁又回頭說:”我看,以后還是讓許藏去接你吧,他是我外孫我放心。“”說過了,不用。我喜歡獨自走回來。“”看你這孩子倔得……唉,不都過去了嗎,還

老往那咖啡廳跑……“”我累了。“安莉平靜的說,只是狠狠輦熄了煙頭,抱著懸絲偶進了自己的工作房間。

工作室燈一拉開,安莉就坐上那擺放著各款式木頭段、各種綢緞正絹的布料小袍的桌前,她又開始制作人偶了。四婆跟了進來說:“莉莉啊,下午你不在,安敏的男友和助手過來把你剛完成的人偶帶走了。”“哦?”安莉停下正描繪人偶面部的手,“安敏沒和他一起來嗎?”“安敏忙著排練,就讓成瞳開車來拿了。莉莉,累了就去睡吧。”“知道了。”安莉低頭繼續描繪。

安敏是安莉的孿生姐姐。姐姐安敏是著名的懸絲操偶師,用線懸吊操作的人偶稱為懸絲偶。而妹妹是出色的制偶師,才27歲的姐妹倆已小有成就了。跟著安敏,安莉也熱衷于懸絲偶的操作。姐妹倆11歲那年失去了雙親,由隔壁的四婆照顧著長大,現在四婆的兒女和孫子都定居在國外,雖然老伴也于前幾年去世了,但人老了總不愿離開自己的故鄉,外孫許藏也留了下來沒有走,但四婆卻更愿意和這對孿生姐妹住一起,按她的說法,一直待女兒一樣,總得看著她們都出嫁了才安心吶。安敏空閑下來也會給她表演一些偶戲,常逗得她笑開懷。本來一起住在市中心的,可安莉就喜歡挑這地方買下個木屋做工作室,原因是這地方安靜沒人打擾,附近的鏵木、鐵樹又多,都是做人偶的好材料。最近要做批貨,其中還包括安敏趕著要參賽用的人偶,安莉便打算住久一些,四婆不放心,便也跟著來了。只是安莉晚上時常往外跑,回來也不打車,非要自己一人走回來。四婆心里明白,也最是擔心她,看她表面一副沒事的樣子,甚至沒見她流過一滴淚,安莉倔啊。

去年,和安莉一起風雨走過4年的男友曾余洪在一次電梯意外事故中死亡。而安莉經常跑去的,就是他們訂情的,還光顧了無數次的咖啡廳。而今她依舊坐著那張吊椅,點上一
下一篇:不歸谷1  上一篇:鬼娃娃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