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右腳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21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1.

天漸漸黑了,滑雪場的人越來越少,我努力爬上第二個斜坡,充滿恨意地望著自己的右腳。右腳微微痙攣了一下,依舊充滿了挑釁的仰視著我。

男友嚴肅地說:“注意右腳!重心不要放在右腳,要保持平衡。”

我深深地吸口氣,握緊了滑雪仗……

我的右腳再次愚弄了我,滑雪板帶著惡狠狠的嘲弄插入防護網的網洞,繼而糾結在一起。

我恨恨地站起來:“再來一次!”

男友不安地看看四周:“天黑了,再滑就危險了。”

我無奈,只好咬牙切齒地跺著自己的右腳:“我就不信我治不服你這右腳!待會兒到了路上再收拾你!”

男友爽朗地笑著:“這右腳不是你的?”

這句話似乎具有某種魔力,雪場一下子變得異常安靜,空蕩蕩的。雪把夜色映成慘灰色,泛著凄冷的光芒。一片凄冷之中,隱約錯橫糾結著無數條滑痕,從山頂一直蔓延到腳邊。那些滑痕,匯聚成某個陰謀,牢牢抓住了我的右腳。

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我現在,真的不知道這右腳是不是屬于我的……”

他似乎也感覺到了某些不適,急忙轉移話題:“呵呵,要不是這滑雪鞋,你的腳脖子早就九轉十八彎了呢!”

我沒吭聲,默默地看著自己的右腳,并在心底想象著它“九轉十八彎”的落魄樣兒。

2.

滑雪回來后,我發現了一個大秘密——原來我,我們每個人,都是由一個腦袋、一個脖子、一塊身體、兩只手臂和兩條腿、兩只腳組成的東西。我當然更未想過,這些組合成我的肢體中,有些“我的”,或許并不完全屬于我。

比如,我的右腳。一只特力獨行的右腳,一只有思想的右腳,一只醞釀著陰謀的右腳,一只有著無數前科的右腳。它曾自作主張地踢過我年邁的父親,也踩死過許多無辜的毛毛蟲。它是潛伏在我身體里的破壞家——就連我的襪子,也總是右腳的先破。

它有強烈的支配欲。每次走路,它總是率先邁出,然后拖動著左腳前進。就像并不是所有的汽車都是四輪驅動一樣,同樣,并不是所有人走路都是“兩腳驅動”。

而此刻,它似乎已經不能滿足于僅僅支配我的左腳了,它的野心不斷膨脹,它想完全的支配我。

我決定摧毀右腳的野心,冷落它。我走路刻意地先邁左腳,刻意地把重心放在左腳,甚至,在翹起二郎腿的時候,也用左腿壓著右腿,故意讓左腳變得居高臨下。

那幾天,身邊的每個人都覺得我變得很奇怪,可是又說不出哪里奇怪。

我只是不安地笑,把右腳的秘密緊緊捂在心底。

3.

右腳,夜夜抽筋兒,把我從美夢中拽出來——這是報復,一只陰謀破產了的右腳的報復。

男友說:“老抽筋兒也不是個事兒,去醫院看看吧。”

我笑著:“不看,這右腳廢了倒好!”

他擔憂地望著我:“你至于嘛你!你跟你自己的腳較什么真兒?!”

我淡淡地說:“現在不是我跟右腳較真兒,是右腳在跟我較真兒!”

男友嘆口氣:“別糟蹋自己了……”

“我怎么糟蹋自己了?!”我的右腳突然很生氣,于是我也跟著生起氣來,憤憤地站到落地窗前,不再理他。

窗外,落雪了,就和那次滑雪前一樣,也是鵝毛般的雪片,擲地有聲,噼里啪啦的讓人心里感覺特不安。

4.

第二天早晨上班的時候,男友執意不讓我開車,理由很可笑:他擔心我開著車的時候,右腳會突然抽筋兒。

我大笑著:“別逗兒了你!我右腳又不傻,我要死了,它還能活著么?”

他眼睛里突然涌出了淚花:“別這樣好不好?你這樣我難受……”

“你難受什么啊?!”

他哭著抱住我:“別再這樣瘋瘋癲癲了……你這樣,會讓我無所適從……”

我推開他,晃著手中的車鑰匙:“你才瘋癲呢!好好的哭什么?連我的右腳都說它看不起你呢!”

“你給我聽著!你的右腳不可能思考、不可能說話!”他歇斯底里地大吼著。

我冷笑:“你又不是我的右腳,你怎么知道它不會思考……這一切,都是右腳干的!不關我的事兒!”我說罷,狠狠地踢了他一腳,踢完還得意地說:“這一腳也是右腳自己要踢你的!”

我沒說謊,真的,這真是右腳自個兒干的。

5.

清晨,一片耀眼的白。

車輪子壓在松軟的雪地上,發出愜意的咯吱聲。馬路上縱橫交錯著各種輪胎經過的痕跡,粗粗細細,橫七豎八的糾纏在一起,就像滑雪場那些滑痕一樣,帶著并不干凈的白,從四面八方向我聚集過來。它們默默地鉆入我的車里,給了右腳一個熱情的擁抱。

右腳一興奮,激動地猛踩油門,于是馬路上驟然響起高地起伏的喇叭聲和剎車聲。

那一刻,我只覺得眼前一片雪白,是被黑夜映襯的那種白,就像滑完雪回家那天晚上一樣。

那天晚上,我任性地不讓他開車,我說要繼續在開車時尋找滑雪的感覺。路并不好走,但我卻開得飛快,為了尋找滑翔的感覺。當那個孩子突然出現在我的視線時,一切都來不及了……我手忙腳亂,忘記了哪里是油門哪里是剎車,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右腳抽筋了……

我知道,這就是右腳的陰謀。

這一切,都是右腳的錯!

再次醒來是在醫院,男友說,我的右腳廢了,但是醫生找不到原因,他們認為我右腳的一切機能都很健康。

我知道,那是因為我的右腳走了,離開了,死了。在我那天早晨因為右腳抽筋而撞上路邊的大樹時,我的右腳就走了。

男友心疼地抱著我:“去看心理醫生吧,醫生說,這可能是某種轉移型精神官能癥……”

我搖搖頭:“就讓它廢了吧,這樣我會好受些,你知道,我沒有勇氣去自首……”

6.

我再也不能開車了,因為那只有思想的右腳離開了我,帶著我曾經的罪惡。可是,它并沒有帶走我的厄運。

因為,我發現我的左腳也開始會思考了,然后是不聽話右手,繼而是叛逆的左手,緊接著是我這該死的嘴。

我的右手拿起電話,我的左手撥了警局的號碼,我的嘴告訴對方:一個月前在通往滑雪場那條路上的車禍,我是肇事者……

掛了電話,我愣愣地望著男友:“我不想自首……我的左右手和我的嘴巴聯合起來報復我……”

男友輕輕抱住我:“我知道……你一直用這種方式懲罰自己……”

淚水噴涌而出……

他說的對,其實,我一直在用這種方式逃避自己,也同樣在用這種方式懲罰自己……
下一篇:廢鎮(zhuan)  上一篇: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