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看前世遺體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16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窮人想古窖,古窖萬丈深。——題記

烈日當空,蕭文仍在一座深山里狩獵。他探一探麻布袋,里面空無一物,連一只斑鳩都沒有。他想:難道今天又要放空?

他吃了一口干蕎粑,便繼續沿著山沖向前搜尋。然而,山沖里除了自己的腳步聲,什么聲音也沒有,連鳥雀都飛到叢林深處,熱得不敢出聲。

正當他心灰意冷冷時,忽然從前面的草叢里傳來“悉悉”“簌簌”的響聲。蕭文一下激動起來,振作精神,端著獵銃,貓著腰,躡手躡腳向響聲靠近。他悄悄扒開草叢,發現一只野兔在眼前。野兔并沒有注意有人靠近,仍然在東看西看,地尋找食物。

蕭文屏住呼吸,裝好銃砂,扒倒火便是一銃。“砰”一聲巨響,霎時硝煙彌漫。他向前一沖,已不見野兔。這么近的距離,又明明看到銃砂擊中野兔,它怎么可能逃脫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疑惑時,蕭文看到野兔在前面出現,于是緊追不舍。但無論他怎樣用力追趕,兔子總離開有那么一段距離。蕭文追了很長一段時間,終于來到山沖盡頭。這里少有人至,蕭文也只是聽父親說過有這么個地方,但自己從來沒有來過。

野兔進了一個石縫,石縫恰好可以過人,于是蕭文便鉆了進去。開始時,石縫極狹,走了一段便豁然開朗,而且,日光從石縫照下,洞里光照較強。蕭文看到野兔鉆進暗處一個石洞,便也追了進去。這個洞光線較暗,蕭文只好摸索著向前。

他剛向前走了幾步,忽然“撲”地一聲響,良文吃了一驚,連忙后退,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見無數烏黑的東西向他沖了過來,他急中生智,匍匐在地。那黑的東西從他的頭頂飛了過去,并沒有攻擊他,他回頭一看,原來是無數蝙蝠“支”“支”叫著,從他的頭上放飛了過去。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推動力,蕭文爬起來又繼續往洞的深處走。洞里更加黑暗,他摸著兩邊的石壁,一步一步的摸索這往前走。突然,他聽到一陣沉悶的響聲從地下傳來,接著,他的腳懸了空,人往下掉。他忙用手抓住石壁,可是身體懸掛在空中,而他手抓住的是石壁上的一個凹處,凹出僅能容下手尖,如果不快點爬上去,僅憑手尖支撐全身的重量,恐怕支持不了多久,而如果自己的身體掉下去,后果只怕不堪設想。下面有多深,有沒有危險,都是未知數。

于是他憑一點手尖,將自己的身體吊了起來,然而一陣鉆心的疼痛從手尖傳來,手尖支持不了,一抖動,手脫了,他的身體就向無限的黑暗落了下去。他心想,這次完了,就閉了眼睛。

然而在空中似乎有一只手將他托起,然后穩穩地將他放在地上。他睜開眼睛一看,自己果然還沒有死,他已經落到了洞的深處。

洞里黑得閉著眼和開著眼沒有什么區別,于是他就摸索著向前走。突然他的腳絆到了一個什么東西,他一個立身不穩,向前跌了一跤。他用手一摸,摸到一個圓圓的東西,不知道是什么。于是,拿出火柴,擦燃一根,星火一閃,黑暗被照出了小小的一片。

他把那個圓東西放到眼前一看,不覺大吃一驚。原來是一個骷髏,在微弱的火光下,發出綠瑩瑩的光,兩只空洞洞的眼睛正惡狠狠地瞪著他。蕭文連忙把它丟到地上,隨之,微弱的火光熄滅了,一切又隱沒在黑暗之中。

他的心還在“砰”“砰”地跳,他呆在原地,不敢移動一步。心怕一動,那些骷髏就會發現他。過了好久,他才慢慢地向前移動。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突然感覺到前面好象有光,于是就大膽往前面走。大概走了數百步,前面的光更亮了,便以為走到另外一個出口,但一看又不對,那光是紅色的,而且一閃一閃,顯然不是自然光。于是便向那光走去。走到近處一看,原來是盞桐油燈。

借這桐油燈昏暗的光,他看清楚自己在一個人工開鑿的隧道里。沿著燈光,他又往前走。緊接著,他又看見第二盞、第三盞桐油燈。桐油燈越來越多,燈光把他帶到一個開闊的大廳。

大廳的四周墻壁上點滿桐油燈,桐油燈的碗口粗的燈芯是從四周的墻壁里伸出來的。大廳的中央擺放著一副巨大的棺材。蕭文吃了一驚,連忙往后退。棺材在桐油燈的照耀下,發出綠熒熒的光。然而并沒有像盜墓小說所寫的那樣,有古怪的東西守衛。似乎有一股奇怪的魔力在吸引他,他不由自主地向棺材走了過去。他走得十分小心,心怕觸動什么機關。

當他走到離棺材還有幾尺遠的地方時,他突然停了下來,他預感到在這里會發生什么事情。他仔細地觀察,發現青磚砌成的地板上有一個東西在閃閃發光。他蹲下身來,發現是一個小小的銅釘。他就用手去按了一下,忽然聽到“轟”的一聲巨響,他嚇得連忙往后退。與此同時,一排箭射到剛才他站的地方的前面。他驚出了一身冷汗。

過了一會兒,
下一篇:荒園驚夢  上一篇:廢鎮(zh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