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荒園驚夢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16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新中國建國前夕的初秋。百廢待興的北方M城。郊外一所名牌高校西北隅,坐落著該校一處高級職員的公寓園。園內錯落四置的建筑尚可,只因多年戰事紛擾,負責修葺園區的雜工盡數辭職遠走。
  管理的缺失,使園內房前屋后叢生的雜草愈發瘋長起來,阻礙著人們的行走和視線,偶有些須野物穿梭其中。不論晝夜,風起時,四處草叢發出一陣緊一陣松“嗚~嗚”的怪響,如同凄厲的哭嚎。滿目的荒蕪和恐怖,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早些時候,這里曾有過鬧鬼的傳聞。
  靠著園子盡頭斷壁殘垣近旁的一所公寓,住著一對剛剛搬來數月的中年夫婦,男人不久前被接管城市的軍管會任命為這所高校附中的校長。不知為何緣故,盡管膝下已有三個幼兒,最小的男嬰S出生剛滿兩月,夫婦倆卻經常為一些瑣事吵得天翻地覆,驚詫四鄰。
  為了讓小S安靜休息,夫婦倆把嬰兒床安置在小里屋。小里屋窗外緊鄰院墻,平常,園子里的嘈雜聲很少傳進來,環境還算是不錯。
  這是月色朦朧的一個夜晚。全家人吃了頓打鹵面,慶祝小S降生兩個整月。飯后,大家在燈火通明的外屋做著各自的事情,小S被抱進小里屋,舒適地躺在自己的小床里,不一會兒就伴著窗外時明時暗的月暈入睡了。
  靜謐中,小S沉入甜甜的夢鄉……他仿佛一下長大了許多,正在墻外的樹林里,繞著大大小小的“土丘”蹦呀跳呀,獨自戲耍。忽然,聽見有陌生男人的聲音在叫他。猛抬頭,一個青面獠牙、滿臉血污、相貌猙獰的人形已經靠近,一雙白骨森森的手正向他伸過來。小S頓時嚇壞了,拔腿拼命往家里跑……
  黑黝黝的小里屋。嬰兒床里,受噩夢驚悸醒來的小S不停地翻身打滾。側身向外時,他再次看見窗戶上,剛才那猙獰的鬼臉張開血盆大口,又在盯著他。得見小S與它打照面,忽忽悠悠飄了過來。一驚再驚,小S終于放聲哇哇大哭起來。
  外屋的家人聞聲趕來,開燈觀看。屋里如常,除了窗玻璃倒映著時而搖曳的婆娑樹影,再沒有其他動靜了。他們緊閉門窗,拉好窗簾,重新哄睡了滿臉流淚、號啕不已的小S,伴著沉沉的夜幕,各自回屋睡去了。當晚,似乎再沒有任何跡象發生。
  北方的秋風,總是一日緊似一日。這秋風,又給荒園的叢叢雜草,平添著愈來愈多的土黃色。晝里夜間,這土黃色草叢依然和著風聲,不停發出凄厲嚎哭般的怪響,令人毛骨悚然,聞而卻步。
幾天后,同樣在小S自睡的小里屋,同樣是月暈風高的深夜,那晚遭遇的鬼臉再次自窗而入,只見它忽忽悠悠飄到床前,猙獰的大口時而滴著血污,一雙白骨森森的手又向小S伸來。剎那間,小S再次驚醒,望著這恐怖的鬼臉,號啕大哭中夾雜著蹬揣抽搐。
  家人都被這驚恐的哭聲吵醒,奪門而入,母親連忙抱起驚悸中的小S,大家環顧四周,除了地上、窗臺上影影綽綽多了幾絲暗紅的血污,窗簾被一陣怪風拂起,再也沒有別的什么動靜了。夫婦倆面面相覷,對先后兩夜的這一切大惑不解。為了以防萬一,當晚小S就在父親陪伴下又入睡了,睡夢中,那恐怖的一幕是否再現了呢......
  不幾日,夫婦倆在離家較遠的幼兒園給小S辦了長托,寄宿中的小S再也沒有遭遇那恐怖的兩夜……歲月流逝,年輪飛轉,如今的小S早已步入中年,對兒時的自己經歷那恐怖的兩夜或許仍記憶猶新,或許偶有驚悸的余波縈繞腦際。然而那場景究竟是夢境,是幻覺,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