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哥哥晚歸——老屋的故事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16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我堂哥阿利比我大很多,事情發生在他上初中那會,我才剛剛學會走路。這個故事是一次我倆喝酒的時候他跟我講述的,我一直以為他是個無神論者,沒想到他竟然有那樣的一次經歷,就連他自己都沒有辦法解釋。
  阿利上初中那會,爺爺已經去世了幾年了,姑姑剛剛出嫁一年多,生下一個女兒,奶奶去給她帶孩子了,家里的老屋一直空著。那會阿利正處于叛逆期的性格,大伯讓他往東他往西,總是反著干,而且成天到晚想著鬧獨立,看見爺爺家的老屋空了,就跟大伯商量自己搬到老院子去住。大伯一開始不同意,后來看拗不過他,也就隨他去了。他當時住的是爺爺和奶奶住的西廂房,也就是他搬進去的第二天,發生了一件怪事。
  阿利當時的初中實行的是補課和晚自習制度,每天晚上他上完晚自習的時間就已經是九點多了。農村睡覺早,差不多八點多就都睡覺了,住校的學生上完晚自習就可以直接回宿舍,這就苦了像阿利為了省錢而不得已走讀的學生,因為學校并不是在我家所在的那個村莊,而是相隔有十幾里的一個鎮里,他每天回到家里差不多都十點鐘了。學校為了學生安全,一般都是要同村的學生結伴而行。可是阿利的同村同學大部分都住校,極個別的都是高年級的學哥們,他們都不愿意和比他們小的阿利一塊回家。無奈之下,阿利經常自己晚上走夜路回家,他跟我說起這段經歷是異常激動地,他說他每天放學都是用百米沖刺的速度跑回家的,因為農村夜路什么都看不見,全憑感覺和記憶還有月亮光。不難想象,一個剛上初中的孩子要走這么一大段夜路,確實有點恐怖。
  阿利那天晚上像往常一樣下了晚自習回家,那天晚上月亮光較以往特別的亮,路上的一切都可以看的很清楚,所以阿利沒有像以往那樣跑回家,而是慢慢的往回走。當他快走到王莊的時候,天忽然暗了下來,月亮也不見了。王莊是我家隔壁的那個村子,兩個村子相隔不過兩里地,阿利心里正在慶幸快到家的時候,他忽然看見前方路上有個模糊的白影子,人在這樣的環境里,肯定首先想到的是恐怖的東西。阿利心頭一震,不敢再往前走了,可是他發現那個東西也沒動,似乎在停在那里等他,阿利呆呆的站在那里足足有幾分鐘,那個東西始終一動不動。阿利有點放心了,他想可能是個稻草人或是塑料紙一類的東西,他心里笑自己一個大男人怎么膽子那么小,想著就往前繼續走。可是他這一動不要緊,那個東西也開始往前走了,阿利一下子傻了,腳下一軟坐到了地上,誰知模模糊糊的視線里那個東西又跟隨他停了下來。阿利心想這下徹底完了,肯定是被鬼纏上了。他坐在地上腦子里一片空白,自己都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想這樣坐著也不是辦法,要是像以前在家里住的時候,如果大伯看到他這么晚沒回來,肯定會出來找他。可是現在他是一個人在奶奶家的老屋里住,他即使一晚上不回去大伯也不會知道的,最早也要到明天早上吃早飯的時候才會發現他沒回來,他想那時候可能他自己都成鬼了。他最終下定決心,一定要回到家,最少也要跑到村口的奶奶家,他鼓起勇氣,站起來繼續往前走。
  說也奇怪,那個東西一直在阿利的前面走,阿利停它也停,兩個之間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阿利這下有點放心了,眼看就走到村口了,奶奶家的老屋都已經看見了,阿利心里那個高興啊,可是誰知道,當快走到老屋門口的時候,那個東西忽然停住了,阿利傻眼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襲上心頭,他想這東西不傻啊,連我住哪都知道,想必早就盯上我了。他也不敢往前走了,那個東西就站在老屋的院門口一動不動,因為這次是那個東西先停下來的,阿利不會傻到自己還往前走,縮短自己和那東西之間的距離。阿利都快哭出來了,心里一遍一遍的叫著大伯,可是卻不敢喊出來,因為萬籟寂靜的農村夜晚,大叫一聲連自己都會嚇到,更別說在這樣的境況下。在眼看事態沒有轉機的情況下,阿利忽然靈機一動,他想如果這時候往自己家走會怎么樣呢?沒容仔細思考,阿利忽然改變了方向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阿利講到這里的時候,我作為一個聽眾已經是滿頭大汗了,可是我始終不明白,那個東西為什么不靠近阿利,而是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呢,會不會是有人故意嚇唬阿利呢?我把我的疑問告訴了阿利,阿利說一開始自己也懷疑是不是有人嚇唬自己,可是那樣的環境里,誰都是寧可信其有的,更何況奇怪的事情還在后面。
  說的是阿利忽然改變了方向,阿利其實也不知道這個辦法管用不管用,所謂病急亂投醫吧,阿利嘗試著往前走了一點路,那個東西沒有跟來,阿利高興極了,他想這下子終于安全了,誰知道前面忽然一下子又出現了那個東西,白色的影子,飄飄乎乎的,阿利徹底崩潰了,他扭頭就向奶奶的老屋跑去,用他自己的話說,這個速度他敢和世界百米冠軍比賽,而且還不一定輸。他也不知道怎么跑進老屋的,他一下子關上屋門,然后快速跑進西廂房也關上了門,并閃電般的拿起被子把自己蒙起來蹲在床腳。阿利害怕極了,他抖個不停,并仔細聽著窗外發生的一切。此時,窗戶外面一片寂靜,沒有一點聲響,忽然間,他聽見堂屋的門被什么東西碰出了聲響,這下阿利抖得更厲害了,他的眼淚不知不覺地就流了下來,他低聲啜泣著。堂屋的門不停的被什么東西敲打著,阿利的神經隨著每一次敲打聲劇烈跳動一次,那敲打聲忽輕忽重,“啪”“啪”“啪”……
  不知道敲了多久,響聲忽然停了,阿利并沒有隨著響聲停止而放松了警惕,他神經已經像拉滿的弦,不放過一點聲響。大概安靜了那么幾分鐘的時間,忽然間敲打聲又響起來,這次不是在敲堂屋的門,而是敲阿利所在的西廂房的門,阿利嚇得“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他一邊哭一邊破口大罵,我想人到了臨近崩潰之際就應該是這種反應吧。他顧不得那敲門聲了,反正豁出去了,他的罵聲一聲比一聲高,不知道罵了多久,忽然間聽見門外大伯朝屋里喊了一聲,“阿利,你罵個屁啊,中邪了還是怎么著?”阿利此刻那個激動啊,哭聲更大了,并模糊的叫了一聲:“爸!救救我!”大伯一腳踹開了西廂房的門,阿利此時已經哭得像個淚人了,一把撲到了大伯的懷里,大伯問阿利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堂屋的門沒有關,阿利哪里知道啊。
  原來大伯那天晚上大隊開會,大伯是村支書,大伙談集資修路的事情談到很晚,一回來就聽見老屋這里哭聲,他就過來看看是怎么回事,這才把阿利給救了。阿利從此以后就住校了,而且很少自己走夜路了,還有就是堂屋的門為什么開了,阿利說不清楚,大伯也分析不出來,我更加不明白其中道理,還是留給大家分析吧。
下一篇:舊樓·彼岸花  上一篇:荒園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