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舊樓·彼岸花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15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午后,林飛來到郊區一幢年久失修的舊樓前。臉剛湊近那黑黢黢的門洞,一絲淡淡的潮濕的味便若有若無地飄來,感覺像是那種從下水道彌漫出來的味道。他的眉頭蹙了起來,隨即又有些釋然。像這種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修建的筒子樓,若不散發這樣的味道才會奇怪吧。
照著門上的牌號,林飛核對了一下手里從報紙上抄來的紙條,撥了一個電話。過了一會,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急匆匆地從舊樓里走了出來——他叫郁風,是林飛要找的房東。
郁風領林飛看了一下三樓的那套一房一廳,還不錯,麻雀雖小卻五臟俱全。最讓他開心的是,在衛生間里還因地制宜地設計了一個浴缸。房東郁風的報價很合適,林飛沒有還價就交了定金租下這套房。
林飛之所以租下這套在郊區的舊房,并不是因為他沒有地方住——事實上,他在市區有一套裝修得簡約且不失品位的三室一廳。那套房是兩年前林飛與女友熱戀的時候買的,紫絮親自設計裝修的。她很喜歡鮮花,所以在客廳靠近落地窗戶的地方還做了一個人工花壇,每到春天就會開滿紅色的花朵。
不過自從一個月前與紫絮分手后,林飛一看到花壇里那些紅得像血一樣的花朵,就會想起她——這讓林飛很難受,睹物思人是一種說不出的痛。于是他決定把這套房租出去,而自己在郊區租一套便宜的舊房,其中房租的差價還正好可以用來交納每月的按揭款。
林飛租下郊區那套房的同一天,就有一個大胡子畫家來看這套三室一廳。他一看到客廳里的人工花壇時,臉上就露出了詫異的表情。林飛連忙表示如果他不喜歡,可以馬上就叫工人拆掉。
大胡子畫家笑著說,其實他也是個喜歡養花的人,很喜歡這一簇簇紅色的彼岸花,花壇千萬不要拆。林飛這才知道紫絮種的花叫彼岸花,畫家還告訴林飛,彼岸花是傳說中種在黃泉路上的鮮花,是用戀人的鮮血來澆灌的,所以它的花朵才會像血一樣鮮艷。大胡子畫家還說,他會在花壇里種下更多鮮花。不過花壇里的彼岸花已經種得密密麻麻,也沒有多余的地方再種其他的花。
辦完了租房的事宜,林飛叫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郊區的那幢舊樓前。當他拖著沉重的皮箱下了車的時候,天空飄起了細細的雨點。他把所有的東西都搬進了屋,舊樓外的雨更大了,雨點敲在窗戶的玻璃,噼里啪啦直作響。這時,林飛的手機響了,看了看號碼,是那個畫家打來的。
“林先生啊,剛才樓下的住客來找我,說樓下的天花板漏水了,讓你回來看看……”
漏水?林飛愣了一愣,然后在電話里說道:“有沒有搞錯?我在那套房里住了整整兩年,從來沒漏過水!怎么你一搬過去就突然漏水了?”畫家也答不上來,但他還是執意要求林飛回去看看。但是屋外的雨越來越大,林飛只好無奈地對畫家說,明天他一定抽空回去看看。
把屋里都收拾干凈后,林飛決定泡個澡。在浴缸里撒進了花瓣浴鹽后,缸里的溫水漸漸變成了鮮紅的顏色。嗅著這花朵的清香,他不禁傷感了起來,他想起了最愛花朵清香的女友紫絮。在彼岸花開到了荼糜的時候,紫絮最喜歡把花瓣撒進浴缸里,然后躺在浴缸里漸漸沉睡。
林飛的視線漸漸有些模糊,也許是淚水吧。他閉上了眼睛,感到了陣陣眩暈,躺在浴缸里,他竟暈暈沉沉地睡著了。
一片渾渾噩噩里,林飛迷迷糊糊地看到眼前有一團紅色的霧,透過霧氣,他看到一個身著紅衣的女孩裊娜地站在遠處。他望了過去,從身材上可以依稀辨認出那是紫絮,但她的臉卻被一團顏色更深的霧籠罩著,林飛看不到她的容顏。
林飛向那個女孩走了過去,那團深紅色的霧氣就像是驅之不去的陰影一般,始終在女孩的臉龐周圍旋轉繚繞。他用手指輕彈這團霧氣,霧頓時散開,他看到了女孩的臉——果然是紫絮。
“紫絮,你怎么在這里?”林飛問。紫絮凝視著林飛,滿臉憂傷,無邊無際的憂傷,她語氣遲緩卻又一字一頓地對林飛說:“因為我一直都在這里等你,因為這里就是地獄——”她的話音剛落,從她那如凝脂般的臉頰上鉆出了一只只肥大油膩的蛆蟲,她臉上的肉也一塊一塊撲簌簌地往下落,只在一瞬之間,紫絮的臉就變成了一顆干癟恐怖的骷髏。
因為恐懼,林飛想尖叫,但他的喉嚨卻被一只枯瘦如柴的手緊緊扼住了,他聽到紫絮憂傷地說:“還記得我們戀愛的時候,你是怎么對我說的嗎?”紫絮手里的力量越來越大,林飛感覺到了窒息,說不出一句話,他只看到一張黑色的幕布從天空漸漸下沉,馬上就要籠罩整個身體……
林飛一個激靈,然后尖叫著從浴缸里跳了出來。看著鏡子里渾身濕淋淋的自己,他這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做了一個噩夢——一個怪異到極點的噩夢。林飛一回想起剛才那個噩夢,就不由得渾身顫栗不已,他想起了夢里紫絮問他的問題。
——林飛當然記得自己與紫絮在戀愛的時候,紫絮曾經問過他的一句話:“你會離開我嗎?”當時林飛什么也沒考慮,就回答:“不會的,我永遠不會離開你。”紫絮思考了很久,然后斬釘截鐵地說:“如果你離開了我,我就會找個沒人的懸崖,然后跳下去。我會在另一個世界里詛咒你,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