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千年古榕(孤魂野鬼故事)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14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天灰蒙蒙的,就像是漫天的塵土突然間凝固了,空氣中彌漫著濃郁的陰冷。
  
  正值寒冬,路邊的樹被鼠目寸光的村民全砍光了,視野里只有一望無際的麥田,可憐的麥苗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只有一棵榕樹幸存了下來,并不是不愿砍它賣錢,而是不敢動他:據村里的老人講,這棵榕樹有千年的歷史,已經有了靈性,傳說正中因為它,河西村才在20年前的洪災中躲過了一劫。
  
  常言道,獨木不成林。可是自然界唯有榕樹能“獨木成林”。
  
  這棵千年古榕樹冠巨大,令人驚嘆不已,從它樹枝上向下生長的垂掛“氣根”超過300條,落地入土后成為“支柱根”。這樣,柱根相連,柱枝相托,枝葉擴展,形成遮天蔽日、獨木成林的奇觀。
  
  在這條冷清的的鄉村小路上,兩個大約十三四歲的少年正急沖沖地趕路。一個看上去營養不良,有點瘦弱,另一個則顯得營養過剩,粗壯的身體流露著男子漢的力量,走起路來虎虎生風。
  
  兩人都出生在河西村,從小一起長大,現都在三里外的陽光初中讀書,胖點的叫洪虎,瘦點的叫古仝。今天周五,他們就結伴回家。
“有人!”古仝突然哆嗦起來,一個勁地往洪虎懷里鉆。
  
  “哪有?”洪虎也緊張起來。他瞪大了眼睛,四處打量著。
  
  古仝的手顫抖著,朝千年古榕指了指。
  
  千年古榕孤零零地站著,顯得鶴立雞群,再往下看,天哪,竟然躺著一個人,有點遠,看不清楚長相,只能看到他仰面朝天地躺著,仿佛正在拼命地掙扎著,腿扭曲得變形……
  
  死……人……?
  
  古仝腿一軟,一屁股坐到地上。
  
  “瞧你這點出息!”洪虎輕蔑地看了同伴一眼,其實他也害怕得直哆嗦,他壯了壯膽,皺著眉頭盯著那個死人。看了一會,緊鎖的眉頭松開了,他推了一把古仝:“真是個笨蛋,只不過是一堆灰,就把你嚇成了那副德性!到學校里一定要說給憂花聽。”
  
  “不要!”古仝一骨碌爬起來,拉著洪虎的胳膊搖著,“不要告訴憂花啊……”眼睛卻直直地盯著古榕。那里的確只是一堆灰燼,這么冷的天,地上有灰燼也不奇怪,一定是有人在生火取暖后留下的。
  
  不知是巧合還是有人惡作劇,灰燼擺出一個人形,而且惟妙惟肖,乍看上去,真的像是一個人。看樣子大約有五十來歲,身體偏瘦,左腿有點怪,好像是跛了。
  
  “咱們走吧……”古仝實在無法忍受這種氣氛,盡管那只是一堆灰燼,卻太像是死人了。
  
  “走什么啊?剛好路邊有這么多的干樹枝,咱們也生個火,烤烤手再走吧。”洪虎一點也不害怕,看到灰燼,反而讓他萌發生火的念頭。
  
  古仝本想拒絕,可實在太冷了,而且他們畢竟受到教育,不相信什么鬼話,就胡亂地撿了點柴回來,在榕樹旁堆了起來。那人形的灰燼讓人頭皮直發麻,洪虎跳進灰燼堆里,左一腳,右一腳,把“死人”弄得支離破碎。
  
  咔嗒!洪虎撥動了打火機,淡藍色的火苗悠然而生,點著了干草,引燃了枯枝,桔黃色的火焰頂著濃煙吞噬著干巴巴的樹枝,發出了一陣陣噼哩啪啦的響聲。
  
  他們伸手冷得瑟瑟發抖的手,靠近火焰,手早已凍木了,恨不得塞到火海里。
  
  半個小時,干柴失去了后援部隊,終于彈盡援絕了,火也慢慢地熄滅了。地上又多了一堆灰燼。
  
  火熄了。兩人繼續趕路。
  
  走了幾步,古仝突然覺得眼前閃過一個人影。好像是產生了幻覺,一閃即逝,再睜大眼睛打量,卻什么也找不到了。心里驀然升起一種莫名的不安,不知為什么,突然想到了剛才看到的人形灰燼。
  
  下意識地回頭朝灰燼處看了一眼。古仝愣住了,天哪,灰燼又成了人形,而且跟剛才還不一樣了,剛才是仰面朝天地躺著,現在變成了側躺。跟剛才的氣氛完全不同,剛才的仰面朝天完全是痛苦的掙扎,可現在的造型就像是睡午覺,靜靜地側躺著,手搭拉在胸前,腿微微地彎著,還有一絲愜意。
  
  “啊……”古仝大叫著,再一次癱軟在地。
  
  “又怎么了?”洪虎有點不滿了,不待古仝回答,他把目光對準了榕樹下。沒有像古仝那樣癱軟在地,卻成了一具木頭。
  
  “鬼……”古仝臉色慘白,結結巴巴地顫抖著。
  
  “鬼什么鬼啊,這只是巧合,是風搞的鬼!”洪虎握緊了拳頭,“我偏不信這個邪!”說著,他走近灰燼,再一次
下一篇:深夜伴你輕輕入眠  上一篇:兇宅謀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