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紅漆棺材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7-04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1)
北宋宣和七年某日,夜幕降臨,揚州城內朱員外府上可謂賓客如云,張燈結彩,今日乃是朱員外添房的大喜日子,朱員外年過半百,府上早已有一妻二妾,但官宦人家,三妻四妾實乃平常,雖說是偏房,卻也是八抬大轎上門迎接,只不過這新娘卻是搶回來的。朱府上下正沉浸在一片喜氣之中時,一個家丁跌跌撞撞沖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
“老爺… 老爺… ,大事不好了。”
“狗奴才,大驚小怪的,死了人啊!”
“老爺…… ,四夫人她…… 四夫人死了!. ”
“什么!”一聽此消息,眾人不覺大驚,朱員外更是猶如當頭棒喝,急忙帶一干人等前去后院四夫人房內一探究竟。
不多時,眾人便來到后院,四夫人房門大開,眾人沖進去,只見幾張椅子橫七豎八,翻倒在地,一女子躺在其中,大紅衣裳,頭戴鳳冠,五官生得頗為精致,眼睛卻死死瞪著,面容已呈烏青色,似乎有過痛苦掙扎,此人便是朱員外今日要過門的四夫人——李玉娘。四夫人李玉娘原是那街頭豆腐李三之女,年芳十八,素有沉魚落雁之美,在揚州府內也算是數一數二的美人,只因這朱員外貪圖美色,強搶李玉娘至府上為妾。朱員外一只老手伸向李玉娘口鼻之處試探,已經毫無生氣。大喜之日,出了命案,眾人都覺得很是晦氣,不知該如何是好時?
“玉娘……. ”
正在此時,只見人群中沖出一個壯漢,跪在李玉娘尸首前號啕大哭:
“玉娘,怎么會這樣,…… ”
一個突然跑出的壯漢,弄得朱員外一頭霧水。
“玉娘,是誰把你害成這樣,我一定要為你報仇。”說罷,兩眼火花噴向朱員外,
“朱世財,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要不是你強搶玉娘做妾,玉娘今天也不會死,我要你的狗命。”說著便從懷里摸出一把匕首,刺向朱員外,只差分毫便觸及朱員外胸口之時,朱府管家曹四一個眼疾手快,拿起房門后一根木棍子打落了壯漢的匕首,朱員外驚魂未定,眾家丁卻已一擁而上,將壯漢制服,朱員外嚇得差點尿了褲子,覺得當場丟了丑,恨不得鉆到桌子底下去。
“放開我,你們這群豬狗不如的畜生。”壯漢不停掙扎著,卻是徒勞。
“管家,快把這條瘋狗拉到衙門,交官府處置。”朱員外一聲令下,管家和眾家丁便將壯漢連夜拖往衙門,想不到會生出這等事端,朱員外很是無可奈何,也只得自認倒霉了。待那壯漢被押解走,眾賓客也散去,朱員外回到廳堂內唉聲嘆氣。
“老爺,這是我特意讓丫鬟頓的參湯,您喝了消消火。”聽聞聲音,乃是二夫人如焉,如焉本是煙花女子,兩年前嫁入朱府為朱府二夫人。
“老爺,我看那李玉娘死時臉色發黑,死不瞑目,若放久了,恐怕事有不妥,還是盡快請道士前來做場法事,早日下葬,以防后患無窮啊。”
“恩,夫人說的有道理,明日就命人打造棺材,媽的,老子還沒嘗到李玉娘的滋味,竟然就這么死了… 真是個喪門星… ”
“就是,這還沒來得及過門呢,就丟了性命,這要是真的過了門,還不知道我們朱家以后會再發生什么禍事呢......”如焉是個功于心計之人,知道此時朱員外心里窩火,便同朱員外一唱一喝,來討好。不過,這朱員外雖然平日里貪財好色,不過也還算是有點良心,他念及李玉娘也算是半個朱家人,決定將一顆以不義之手段得來的玉珠一起入殮,并且用上好的南木打造棺材,也算是盡了仁義。
次日清晨,朱府上下便掛起了白綾,幾個丫鬟老媽子負責給尸體清洗,換壽衣,可是那李玉娘實在死得詭異,女人向來都膽小,丫鬟門都嚇得不行,尚未清洗,更別說換壽衣了,只用了一帳白綾蓋在尸體上就完事了,尸體在后院停放了二日,到了第三日傍晚,幾個大漢終于將一口紅漆棺材抬入朱府后院,那棺材紅得刺眼,似要滴出血來,家丁丫鬟們都不敢靠近,只有一個矮小精瘦的道士正在為開壇設法作準備,一看就知道是騙財之人。
“大家動作都快點,今日是十五月圓,尸體被月光照射,恐怕會尸變。”道士煞有介事地說道。
“你們幾個快去準備一盆黑狗血,草繩,糯米。”對幾個家丁指指點點,說完又裝模作樣地畫起符來,幾個膽小之人聽說會尸變,都驚慌失色,尤其是朱員外,兩腿直發抖,在心里默念道:玉娘啊,雖然你生前強搶你做妾,我也沒對不起你,你死了就別來找我,我會給你多少點錢的......如焉一眼就看出朱員外那窩囊相,趕緊攙扶朱員外又一邊安撫他,此刻,大家都很緊張,待一切準備完畢,道士將繩子淋上黑狗血,用繩子三下兩下便將尸體捆綁好,將黑狗血淋在尸體上,一踏符紙拋向空中,又撒出一把糯米,隨即拿起桃木劍,指向上空,口中念念有詞,一道火光噴出,符紙在半空中燃燒,化為灰燼,動作還算利索,又恰好幾片黑云飄來,擋住了月光,見時機成熟,道士趕緊命眾人將尸體入棺訂好,貼上符紙,法式就算是完成了,眾人皆松了一口氣……………
以為此事就此告一段落,但幾個月后,卻傳來
下一篇:長壽面館  上一篇:紅漆棺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