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繡花手帕上的詛咒 真實的恐怖愛情鬼故事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21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這是個在沖繩島家喻戶曉的真實怪談,發生于琉球王國興盛四百年后的尚王統時代。

  梅雨過后,漫漫長夏接踵而至,綿綿無期的褥暑使得人們天天都在期盼著南風的來臨。南風來時,不久即轉變成東南季風,離臺風季也不遠了。

  沖繩島的北部,有座小村叫邊戶名,村民們為了減少臺風造成的損害,正全體出動準備各種防范措施。村中老一輩的人都認為今年的臺風可能會來得早些,然而就在村民們開始著手防范的第三天,蔚藍的天空出奇的靜寂,這正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征兆。

  雖然村民們拼命地加緊各種準備工作,老天爺卻好像不允許他們似地,只見海天相接處涌現出片片巨大的黑云,轉瞬間就籠罩了整個大地,而后,一陣狂風暴雨拉開了臺風的序幕。

  狂風涌起了陣陣小山似的巨浪,沖向美麗的珊瑚礁,那片片浪花不斷發出隆隆的澎湃聲。

  就在臺風最猛烈的時候,有艘來自伊江島的船在狂風暴雨中遇難了。這艘船是屬于伊江島的豪族所有。邊戶名村的人民聽到了船上乘員的呼救聲,立即不畏艱難出海前去搭救。由于風勢不大,出事的地點也離岸邊不遠,因此這次遇難并沒造成很大的損失。

  遇難脫險的人員為了等待臺風過境,同時讓受傷人員休養,就暫時在邊戶名村住了下來。在這群人當中,島仲家的獨子舜朱也在內。舜朱是位年約二十五歲的英俊青年,他被安排在邊戶名村一位富農家中住下,這家人對舜朱異常的客氣和照顧。很巧的,這位富農有個叫蘭瑛的女兒,年方十九,長得美麗大方,氣質又高雅,對舜朱更是照顧得無微不至,兩人因而日久生情,漸至不可分離的地步。

  很快地臺風季節過了,而舜朱也到了該回國的時候,但他卻舍不得離開蘭瑛,因此拿種種理由來拖延回鄉的時間,令那些隨從焦急不已,但帝王時代那種嚴格的階級制度又使他們束手無策。

  舜朱深知隨從絕對不敢違抗他不回國的命令,因而這段時間兩人的感情更打得火熱。最后舜朱干脆讓隨從先回伊江島,自己則單獨留在邊戶名。雖然隨從猛烈反對,但舜朱根本置之不理,因為蘭瑛的愛比身分和家譽還來得重要。

  但是有件事舜朱一直不敢向蘭瑛提及,那就是他來此之前,已遵照父親的決定和同島另一位望族的女兒結了婚。這是一樁政治婚姻,因此舜朱對妻子沒有什么感情。雖然這件事他一直瞞著蘭瑛,但心中卻感到異常痛苦。舜朱涉世未深,竟然有著舍棄家庭和妻子,與蘭瑛共同廝守的念頭。

  有天晚上,舜朱終于向蘭瑛求婚,蘭瑛當然歡喜萬分的答應了。但是,兩人口中雖未道出,心里卻很擔心,雙方地位的懸殊可能成為婚姻的阻礙。

  蘭瑛送給舜朱的定情信物是一條繡有花紋的手帕。女孩子將自己親手繡好的東西送給心愛男人是當時的風俗,蘭瑛也收到一條舜朱所贈送的手帕,兩人發誓此愛永生不渝。

  然而舜朱卻在此后的不久,突然悄悄地離開了邊戶名村。

  “我說蘭瑛啊!你們兩個身分實在相差太遠!就把它當做是夢,死了這條心吧!那個男人一定是對你厭倦了才離開這里的。”

  雖然親朋好友都在勸告蘭瑛,但她根本就聽不進去,她只一心一意地期盼舜朱來迎娶她。

  自從舜朱回伊江島后,蘭瑛日日以淚洗面,她無論如何也忘不了和舜朱一起度過的那段日子,終于有一天,蘭瑛偷偷地自家中離開。蘭瑛一心想著,只要能再見舜朱一面,即使死去也心甘情愿。蘭瑛一想到很快就可以見到心愛的舜朱,就不覺得漫長的旅程有多累人了。

  島仲家的建筑比蘭瑛想象中還要雄偉,簡直就像座城堡般的堅固而又高大。放眼望去,只見雕梁畫棟,林木茂盛,真是美不勝收。蘭瑛雖然是出身在富農之家,此時內心也興起一股莊嚴肅穆的心境。

  一心想見舜朱的蘭瑛,顧不了那么多,鼓起勇氣請門房代為通報,但是她卻遭到島仲家人拒絕在門外。

  “就憑你也想會見我家少爺,未免太不知輕重了,還說什么已跟我家少爺訂過婚。老實告訴你!我家少爺早就有夫人了,你最好趕緊離開!”

  門房簡直是將蘭瑛當瘋女一般看待。但對蘭瑛來說,門房所說的“少爺早就有夫人了”這句話,遠比其蠻橫的態度更加刺傷她的心。

  “難道他真是如此負心……”

  蘭瑛終于忍不住地掉下淚來。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見著他問明原委,我要他親口告訴我才肯相信,她心中暗忖著。

  一心想見舜朱的蘭瑛再三地向島仲家的門房哀求。

  就在這時候,自屋內聽到門房和蘭瑛談話的舜朱驚慌得不知所措,他認為在邊戶名時和蘭瑛的一段情,只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他早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凈了。因而他對門房說
下一篇:前世未了的情緣!  上一篇:穿越時空遇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