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畫中人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7-23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已經晚了快兩個小時了,怎么林林還沒有來?她可是沒有遲到的習慣啊。

季風站了起來,走到窗前,掀開厚重的深紫色天鵝絨窗簾,探頭向街面上張望。

陰霾的天空,落著毛毛細雨,青石板路上,只有兩三個匆匆而過的路人身影。落了一地的淡紫色的槐花,冷雨中,零落成泥。

季風手中的咖啡漸漸涼了,他甚至有點想給林林的宿舍打電話詢問一下。但是又忍住了。工作時間不打電話,是他自己給自己定的規矩,作為合作者,林林也是知道的。只不過,季風明白,自己是有些喜歡上她了。

那是一個槐花一樣的女孩,不香,不艷,不高貴,不獨特,但她是那樣的清雅,她的樹根深深的扎入地下,不是那種開了一季就完蛋的俗脂,她甚至可以和著面粉,做成噴香的槐花薄餅……


這都想的是什么跟什么啊?季風自嘲的一笑,難道想吃了她不成?
“鐺……”墻上的木制老掛鐘打點,下午五點。
這老家伙已經不那么準了,有些走不動了,其實,五點已經過五分了。
她不會來了。季風一口喝干涼咖啡。他走到畫架前,準備用那塊淡藍的棉布遮住那張還未完成的油畫。
就在這時候,門被輕輕的叩響了。

“咄、咄、咄……”
三下,間隔不長,輕靈而不急噪——是林林。

季風趕忙跑過去,抑制住略顯出的激動,打開了門。

林林沒有帶傘,身上被雨打濕了,可能是因為奔跑,一只辮子散開了,及肩的秀發凌亂的披著,還閃著亮晶晶的雨點。

看到她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巴巴的望著自己,季風不忍心責備她了。

“快進來吧,以為你有事情來不了呢。”季風盡量淡淡的說。

林林小心的閃身進來,“怎么會,我答應的事情一定要做到,不然……”

“死不瞑目?”季風跟她笑著打哈哈,這是林林的口頭語。

這一次,她卻沒有笑,微蹙眉頭,隨手把頭發捋順,以指為梳,利落的編上右邊散開的辮子,卻找不到發繩,她試探的問:“季老師,您有皮筋嗎?”

季風傻傻的看著她辮小辮,直聽到問,才醒過來。

他在雜亂的桌子上扒拉著,終于找到一根捆炭條的最簡單的猴皮筋,他使勁的搓了搓,遞給她:“有點黑,成嗎?”

她一直用手攥著辮子等他,這時候微笑著接過那根簡陋的皮筋,不說話,就系上了辮子。

“好了季老師,我今天遲到了,真對不起,我們趕快開始吧,時間不多了。”

林林整理好紫色的過膝棉裙,又把長袖的翻領白襯衫仔細的掖好,就坐到她通常坐的椅子上,把一只胳膊搭在旁邊的梨木雕花圓桌上。

季風這時候也已經坐在畫板后,窗簾放下了,聚光燈打開了,調色板端好了……這是他們兩個人的世界了。

這世界很安靜,很溫馨,尤其是在這樣一個細雨綿綿的夏末初秋的黃昏。

木鐘又一次敲響的時候,季風注意到林林的臉色很蒼白,以至于他得考慮要不要修改剛才的面部著色。

“林林,累了吧?休息一下?”季風正要起身。

“不不!”林林慌忙攔阻,“季老師我不累,我們今天是不是就能完成了?”

“你怎么比我還著急啊?”季風笑著說,他的內心有點想拖時間的。

“我……”她囁嚅,“開學了,功課緊張,我以后恐怕不能來當模特了……”

“呀,你怎么不早說呢?”季風情不自禁站了起來,“哦,我是說,早知道的話,我今天就把你的薪水給你了,可是你看,我這幾天都沒出門,你的錢,我得去銀行取……”

季風使勁想掩飾自己的眷戀。

林林輕輕的搖搖頭,她從兜里摸出一張紙條,放在桌上。

“這是我家鄉的地址,很遠的鄉下,季老師要是方便的話,就直接幫我把錢寄給我媽媽吧,我哥哥結婚還等著用。”

“好的好的。”季風忙答應,“你能不能,不再叫我,季老師?”

林林露出一個蒼白的微笑:“沒問題,我以后都不會叫了。”

季風還想跟她再說幾句什么,林林已經擺好了姿勢。

“我休息好了,我們趕快繼續吧,我很想看到畫中的我呢。”

這個美麗溫柔的理由怎么能夠拒絕呢?季風點點頭,瞇起眼睛看了看,畫筆點蘸上顏料,伸向畫布……

打開窗簾的時候,已經是夜了,天還陰沉著,路燈昏暗的光暈中,還能看到雨絲紛飛。

下一篇:碧玉精魂  上一篇:幾世情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