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十滴血(感人鬼故事)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7-19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談了八年的戀愛宣告結束,水靈并沒有象人們想象的那樣悲痛欲絕,她很平靜!經過這場艱苦的戀愛,她發現了一個真理:只講付出,不求回報的愛情不叫愛情!這些年來,正是她的付出,忍讓鑄成了他的自私與放縱,并最終選擇離開了她。水靈甚至開始慶幸這件事發生在婚前,而不是進入圍城之后。

  “從今天起,我要為自己而活!”在處理完一切跟他有關的東西后,水靈對著藍天大聲呼喊。

  她報名參加了一個英語函授班。每周三晚上、周五、周六的下午去上課.

  函授班設立于市委黨校里面,全班二十八人,跟水靈同桌的是一個二十七八的男生,長得非常英俊,尤其是皮膚白得連她也自愧不如,她曾經笑他白得不象個男人,他自嘲的笑笑說自己貧血。他一開始就用英語跟水靈打招呼,英語講得非常純正。

  水靈不解的問他,“都這么好了,干嘛還來函授?”

  他半真半假的回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那在什么?”

  “想找個漂亮的MM啊!”他說完便旁若無人地哈哈大笑。

  上了一個月的課,水靈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個同桌的他,他的風趣幽默,以及對她的關心,都是從前男友身上得不到的。

  很快她們就熱戀了,每到下課,他就帶著她來到黨校附近那條廢棄的鐵軌,手拉著手,一人走一邊,他給她講他的故事,她給他講她的故事,他一用力,她便跌入他的懷里,他們之間從來沒有任何利益關系,很輕松,很甜蜜,這才是她要的愛情!

  兩個月后,忽然他不來上課了,水靈打他的手機,顯示已停機了,她不知道他的電話號碼,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水靈恍然大悟:他一定是結婚了,要不怎么從來不跟自己談家人?自己真是一時糊涂了,竟然忽視了這么重要的環節!

  一種強烈的被侮辱的感覺迫使她要找他說個明白,她在下課之后,拉住了老師,他來報名的時候一定有登記的。

  “應笑我同學?”老師翻完了所有的登記表格告訴她“沒有這個人!”

  “不可能的,老師”水靈不信,“您再找一遍,他就坐在我旁邊啊!”

  “你一直是一個人坐的啊!”老師不屑地看著她,“神經衰弱”老師從鼻孔里哼出一聲就再也不理她了。怎么可能呢?水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抓住一個同學,得到的是同樣的回復。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整整一夜都沒合眼,想起他帶給她的歡樂,她不相信自己兩個月的感受會是幻覺!

  早上起來,一開門便看見一空白的信封掉在地上,她拆開信封,一張兩寸黑白照片滑落到地上,是他的!她撿起照片,抽出信紙,滿以為看到的會是他的思念之語或者是分別道歉之言,但是信上只有兩個字:救我

  水靈一驚,直覺就是他出事了,但轉念一想,不對啊,如果出事,這信又是怎么送出來的呢?難道他真的是?她不敢想象那個“鬼”字,她們在一起的時候,她拉過他的手,熱的,她吻過他的唇,燙的,她躺過他的懷,暖的。這一切根本就與陰冷的鬼無關!

  不管怎么樣,先報警吧,她撥通了110,忽又覺得這樣不妥,電話里面說不清楚,自己跑一趟吧,把照片帶過去,也提供一點線索便于網上追蹤。

  水靈臉也顧不得洗,就匆匆忙忙出門了,站在樓下等出租車的時候,一輛熟悉的奔馳駛了過來,“千鐘叔叔!”水靈揮了揮手,車停了,水靈剛上車,車門還沒關便說,“快,帶我去派出所!”

  “出啥事了?”千鐘叔叔關切的問。

  水靈將信和照片一并遞給他。他只看了一眼,臉色突變,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眼光盯著水靈,只見她滿臉倦容,臉色蒼白而憔悴。他索性把車聽了下來,“你怎么認識他的?”他問的很正式。水靈將經過和盤托出。

  “真是孽啊!”千種叔叔憐惜地看著他,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會落到她的身上。

  “究竟怎么了?”水靈知道他有超乎常人的神力,他這么說,一定是有什么不尋常的事

  “你看這個地址”千鐘叔叔指著信封給她看。

  在千鐘叔叔的神力下,她看到信封的底部赫然寫著××市逍遙堂。要不是千鐘叔剎在旁邊,她就暈過去了,這是她們那邊集體存放骨灰的地方!

  “叔叔,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水靈幾乎是拖的哭腔在問.

  “不要怕,我們先去哪兒看看”

  千鐘叔叔載著她來到位于黨校旁邊,靠近鐵軌的逍遙堂.啊?自己以前怎么就從沒看見這個地方呢?里面很靜得讓人窒息,陰森森的,一點眼光也沒有.水靈緊緊地拉著千鐘叔叔的手,手心開始冒汗了.他感覺到她的緊張,輕輕拍了拍她的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