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1-06 16:54:00
這件事說起來,還得從二十多年前講起,那時正是“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時候。那一年我剛剛參加工作,在縣運輸公司當卡車司機。當時全縣有兩大造反派:“火炬派”和“海燕派”。 運輸公司的員工大多數都是“海燕派”的成員,我雖然對政治上的事不甚理解,但也整天除了...... 『閱讀全文』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1-01 15:23:00
午夜十二點,我打開了CD,聽著這些日子陪我度過無數流著淚的夜晚的“太委屈”。淚水止不住的留下來。結束了......我決定就在今晚,結束一切......   “鵬,這是你的郵包,你簽收一下。”“好的。”一部手機,這是他送給她的,她決定把自己寄托在這里面,希望能陪他,...... 『閱讀全文』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22 16:50:00
今天是我23歲的生日,拒絕了生日蛋糕和Party,獨自一人背著背包離開了這個城市,沒有告訴任何人我要去哪。 從小到大,所有見過我的人都說我是個花一樣的女孩兒,其實他們不知道,我的前生就是一株海棠樹。我一直記得,一直,因為是佛祖賜我今生,為了一份緣。我從沒告訴...... 『閱讀全文』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21 17:23:00
這是個在沖繩島家喻戶曉的真實怪談,發生于琉球王國興盛四百年后的尚王統時代。   梅雨過后,漫漫長夏接踵而至,綿綿無期的褥暑使得人們天天都在期盼著南風的來臨。南風來時,不久即轉變成東南季風,離臺風季也不遠了。   沖繩島的北部,有座小村叫邊戶名,村民們...... 『閱讀全文』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21 16:51:00
可晨象往常一樣穿過那條回家的必經之路,一條僻靜的小路.她覺得背上涼涼的,她不禁想起一些鬼故事,心里不由得發毛,“可晨!”好象有人在叫她,可晨回頭看去,卻只有空蕩蕩的小路,她打了個冷顫,加快了步伐。“可晨,可晨......”那個聲音再次響起,聲音也隨著可晨的步伐...... 『閱讀全文』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10 17:04:00
 我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了看她說:“深更半夜的盯著我瞅什么?快睡吧。”我懶懶地翻過身去,可我心里卻想她穿著衣服干什么?為什么伏著身子直盯盯地看著我的臉?我猛然覺得不對,這不是我的愛人,我已經離婚了,她是誰?我趕緊拉開了床頭燈回頭一看,什么也沒有,我冒了...... 『閱讀全文』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7-23 21:04:00
我的墓在太原郊外。一百多年了,沒人祭掃,破敗不堪。 其實那已經不是墓。早已夷為平地,亂草叢生,還剩有半截石碑,埋沒在榛莽之間。小孩子帶著牛羊在這里放牧,乞丐在這里歇息,野狗在這里大小便。我都忍了。 想當年,我也曾是多么尊貴的千金小姐呀。蘇州知府大人的獨...... 『閱讀全文』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7-23 17:35:00
已經晚了快兩個小時了,怎么林林還沒有來?她可是沒有遲到的習慣啊。 季風站了起來,走到窗前,掀開厚重的深紫色天鵝絨窗簾,探頭向街面上張望。 陰霾的天空,落著毛毛細雨,青石板路上,只有兩三個匆匆而過的路人身影。落了一地的淡紫色的槐花,冷雨中,零落成泥......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