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愛你所以守著你

作者:  發表時間:2013-04-01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林宇的女友死了,沒有一點征兆死于一場意外車禍,林宇非常難過,每天回到家裏都會將自己緊鎖在房間裏,仿佛與整個世界脫離了。每天晚上他都會將那個娃娃緊緊摟在懷裏然後在回憶中緩緩入睡,那是一個十分精致的娃娃,白如凝脂的肌膚就如同他的女朋友一樣清秀可人,是女友生前送給他的,女友不斷的叮囑他要保管好這只洋娃娃,那是女友托姑姑名下的玩具公司模仿女友的樣子而做的一款獨一無二的玩具玩玩,並且對林宇說只要看到這娃娃就如同見到了自己一樣。就這樣林宇每天都摟著那只娃娃入睡,而且每天都要與她說上一會兒話。 “親愛的,你在那個世界還好嗎。。。親愛的,你冷嗎” 時間可以淡化一切,悲傷總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漸漸遠去。 轉眼間半年過去了,林宇又認識了新的女朋友--杜小娟。起初,林宇並不喜歡杜小娟,但因卻爲杜小娟那種對愛棄而不舍的執著和杜小娟無回報的付出深深打動了林宇那顆本冰封已久的心。終于這一天林宇將小娟正式的領回家裏與父母一起吃飯,杜小娟人長的雖不是什麽國色天香,但臉上總是挂著一種明媚的十分友善的笑容,而且還親自下廚做的一手好菜,深得林宇父母的喜歡。晚飯過後,還獨自將碗筷清洗幹淨,簡直就是一個未來的賢妻良母。老兩口也在滿意的笑容中互相看了看然後點了點頭。在林宇的房間裏,杜小娟看到了那個美麗的洋娃娃,她拿起那個娃娃不停的在手中把玩著。 “宇,這個娃娃好可愛,你一個男孩子怎麽會有這種玩具呢?”小娟撇著嘴角,撒嬌的臉上流露出一絲小孩子的任性。 “這個是我從前的女友,可兒送的,只是現在她已經。。。”林宇有些吱吱唔唔的 “嗯,原來是她呀,放心吧,宇,我允許在你的心裏有屬于你跟她的回憶。這個娃娃你可一定要保存好喲,就當爲了我。”小娟的臉上再次流露出純潔的笑容。 林宇深深的被眼前這個善解人意的女孩兒打動著,然而他並不知道只是五分鍾以後。。。。。 “小娟,我去幫媽媽找些東西。你在這裏等我,我馬上回來。” 林宇前腳出門,杜小娟便露出了自己本來那僞善而醜陋的面目。 小娟對著眼前的那個娃娃,用一種極其憤怒而不滿的眼神注視著她,然後猛的將她扔到地上,用腳不停的踩著,在地上狠狠的攆了幾下,聽到了門外林宇上樓的聲音後,她又將她放回到原處,但就在那一秒間,她清楚的看到娃娃的臉上浮現出一種透著寒意的笑容,緊接著那笑容又消失了。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杜小娟也經常出出入入林宇的家,只是她再也沒敢去“招惹”那個洋娃娃。 但事情並沒有因爲她的收手而將一切歸于平淡,有一天,杜小娟突然不見了,林宇打電話沒有人接聽,就連公司的同事也說她今天沒有來上班。林宇索性直奔杜小娟的家。 杜小娟的父母都在外地,所以一直以來都是她一個人在本地租房子住,林宇開了兩個小時的車才來到杜小娟所在的公寓。漆黑的樓道裏沒有一盞燈,仿佛樓道的另一頭是一處深不見底的黑洞。林宇借著手機屏發出的微弱的光亮限難的找到了杜小娟家的門牌號。奇怪的是門並沒有關,林宇的第一反映就是小娟肯定出事了,他想都沒想順手拉開門飛奔了進去,房間裏的光線暗的嚇人,窗簾緊緊的拉著,將外面的月光緊緊的阻隔起來,借著十分有限的光線,林宇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小娟是你嗎?小娟?”林宇試探性的輕輕喊了兩聲。 “是我,宇,你怎麽來了,我今天病了,所以沒有去上班,讓你擔心了,真對不起啊。” 聽到杜小娟有了回應,林宇這才放寬了心,松了一口氣。 “小娟,房間裏光線這麽暗,你怎麽不開燈啊?我幫你打開燈好嗎?” “不,不要,我不喜歡開燈,今天的我臉上長了痘痘,我不希望你看到現在的我,明天我再給你打電話好嗎?你先回去吧,好嗎,宇”杜小娟的話讓林宇有些不知所謂。 “好吧,小娟,我聽你的,你照顧好自己,我走了。”就在林宇剛要出大門的時候,他的心裏越想越不對勁,他覺得杜小娟今天的舉止有些說不上來的奇怪。于是他的手快如閃電一樣的觸動了房間裏折電源開關。就在那一刻,林宇徹底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他很後悔爲什麽沒有聽杜小娟的話。 只見眼前的杜小娟兩只眼球各自不停的往兩個不同的方向打著轉轉。有時候甚至只能見到眼白。眼角鼻孔以及嘴角都流著鮮血,頭頂被人削去了一大塊,從頭上的洞中延伸出好多的絲線,一直伸入房頂的天花板上,那些絲線不停的拉動著,而杜小娟的臉上,眼珠,嘴角,和每一處肌肉也在做出相應的動作,只是這一切看起來是那麽的血腥和不諧調。剛才說話還算正常的她,現在嘴裏也吱吱唔唔不停的說著一些外文。 林宇嚇的攤倒在地,最後連滾帶爬的跑出了房間。 自那以後林宇再也沒有交女朋友,把心思全放在了工作上,他繼承了父親的公司後也將原來兩間公司發展到了現在的十二家公司,如今的他已經三十出頭,父母也不停的催他交個女朋友,直到某天,他的秘書,若雪走進了他的生活中,兩個人很快確立了關系,並決定閃電結婚。 與杜小娟不同,若雪是那種有些男孩氣的女傑,但她粗中有細,最重要的是她有一顆火一樣的心,總是把溫暖送給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而且一點也不作做。她幫林宇管理公司時不但爭取到了更多的新客戶,而且還幫林宇查許多公司內部的害群之馬。 兩顆心終于迎來了期盼已久的一天,隆重的婚禮過後,告別了純潔的玫瑰和祝福的親友,兩個人來到了屬于他們的房間,剛要開始休息的時候,只聽樓下傳來了打鬥聲。林宇和若雪應聲來到樓下,只見林宇的父母被人雙雙綁在了角落裏,原來是公司的前任財務經理李江,因爲若雪查出了他私吞了公司的大筆款項而將他趕出了公司所以他便懷恨在心。 “李江,你在幹什麽,你知道嗎,這樣做是犯法的,快放了我的家人,我可以當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林宇向李江喊道。 “李江,你虧空公款,我沒有將你送到公安機關,你爲什麽還要這樣做?”若雪十分強硬的質問道。 “呵呵,你們把我趕出了公司,我爲你們家打下了半個江山,用了大半輩子的時間幫你們賺錢,結果你開好車,住別墅,就因爲老子用了點錢,就把老子趕了出去。好,我沒有好日子過,你們也別想好過,今天是你們的結婚之日,我也送你們一份大禮。”李江的語言中全無人性。 他從口袋裏掏出一把槍又拿出了一桶汽油,只見他將汽油澆在了林宇父母的身上。 “林董事,你說吧,是你死,還是你的父母死,如果你不想死,我就燒死他們倆個,如果你想死,我倒可以一槍了結了你和你的新婚妻子。” 林宇的手在後面的褲袋裏慢慢的摸索著手機,希望可以打電話報警。只是他沒有想到李江竟知曉了他的舉動,李江的槍口早已經對准了他,並准備扣板機,槍真的響了,劃破長空,打破月夜的沈寂,若雪擋在了林宇的前面,子彈擊穿了她的身體。 “雪兒,雪兒,你怎麽樣了,醒醒啊,醒醒啊,”林宇不停的呼喚著眼前的妻子。 就在李江准備再次向林宇開槍的時候,突然房間裏所有的燈全都熄滅了,外面的夜空中劃過了一道長長的閃電,電光照在那洋娃娃的臉上,她本應在林宇的房間裏,此時卻。。。 李江突然覺得一股莫名的恐慌,他覺得好象有什麽東西在他的後腦摸來摸去的。 突然他一轉頭的時候,驚奇的發現,在牆上的那面鏡子裏,浮動著兩張全無血色的人臉,一張是此時驚慌失措的自己的臉,另一張則是一個眼角和嘴角都同時流著血的女人的臉。“啊!”李江一聲驚叫,腳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幾步,剛好沒有站穩,腳一滑,整個人向後倒了過去,後腦便著實的扔在了桌子的一角,整個人也暈了過去。林宇睜大了眼睛凝望著那個久未相見,卻又朝思幕想的臉,他向那面鏡了走了過去, 望著鏡中的可兒,曾經的摯愛,他沒有一絲恐懼,只有無比的憐愛。 “可兒,是你嗎?真的是你嗎?這麽久你都到哪兒去了?不要再離開我了好嗎,可兒?” 鏡子的可兒,再一次變得嬌美可人,臉的沒有鮮血,有的只有眼淚。 “宇,我一直就在你的身邊啊,我本應在死後去天堂的,但我選擇了留在你的生命中伴侶著你,守護著你,每天你都摟著我入睡讓我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知道我們不可能了,所以我希望可以有人替我更好的照顧你,給你幸福,你知道嗎?那個杜小娟從一開始就是看中了你家的財産才親近你的,我親眼看到她是如何偷了你母親的首飾,然後駕禍給你家的保姆的,還有,她平時在你面前的一切也都是裝出來的,最重要的是,她就是造成我死亡的那名司機的女兒,我承認我因爲一時的憤怒而殺了她,那天你來她家的時候,我只是想讓你離開,並不想嚇到你的。對不起,宇,我想我要走了,我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我不能回到天堂了,因爲上帝已經收回了對我的恩寵,現在我能做的,就是用我的唯一賭你一生的幸福。” 可兒淚流滿面的說道。 只見鏡中的可兒的臉上挂著滿足的微笑,然後慢慢消失,洋娃娃也開始漸漸的燃燒,直到化爲灰盡。 若雪的傷口在不斷愈合,臉上也開始有了血色。。 而林宇不知要說些什麽,只是呆呆的坐在那裏。 李江因爲謀殺未遂而被判以五年有期徒刑。 一年後,林宇和若雪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取名爲李可兒。
下一篇:茶蔔  上一篇:永遠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