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恐怖故事

作者:  發表時間:2009-08-13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在一個小旅店里,一場大火籠罩了整個屋子,我卻吃了安眠藥,當我被濃煙嗆醒的時候我已經無路可走,大量的氣體侵入我的肺部,我一點一點地失去知覺,開始嘔吐、大小便失禁,最后,大火吞沒了我,我被燒得黑漆漆的,整張臉只有眼睛和鼻子的窟窿漏在外面,我張著嘴,嘴唇也燒焦了 牙齒在外面呲著,我往外爬,我的手腳被燒焦了,粘在地上,像一個怪異的椅子,我的頭抬起,努力的向前看,可是我的眼睛只是兩個黑黑的窟窿。
我剛說的是警察發現我的時候,現在我說說半年前的我,我的妻子越來越看不上我了,半年前我失業了,每天在家,我喜歡恐怖故事,并希望能夠寫點東西。于是我放棄了繼續找工作,開始待在家里,當然我沒有成為家庭婦男,我的妻子每天上班下班 然后給我做飯,開始我還給他講一些我的創作靈感,可是后來對我的才華失去了興趣,望著我的眼里沒有了往日的溫柔,漸漸的對付著看我一會就走到一邊 去了廚房,伴以乒乓的敲打聲,我沒有理會,直到我開始了我的第一個恐怖故事創作,她眼睛里出現了驚恐、無奈和失望,最后似乎還看到了一點點的鄙視,我沒有理她,她也不在理我,就這樣一個月過去了。
突然有一天5點半了 她沒有回家,6點、7點 她都沒有回家,直到9點 門才響起,她驚恐的進了屋,滿臉的慌張,她告訴我,今天有個病人搶救無效死亡了, 那個病人死亡的時候麻醉劑突然失去了作用,那個人突然睜大了雙眼,一只手指向上高舉,大聲地喊道:“把那個盒子還給我”,所有的人都被嚇壞了,大夫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職責,一個年輕點的大夫差點坐在地上,一瞬間 那個病人死亡了,那只手還在向上舉著 似乎不甘心,又似乎想向人們說些什么
妻子是個護士,一個美麗的女人,曾經那么開朗、活潑,每天清晨起來的時候就是一個快樂的精靈,在廚房里忙來忙去,然后溫柔的叫我起床,下班后像一只幸福的小貓依偎在我懷里,自從我長年待在家里,憂郁開始爬上她的眼角,開始變得安靜,對我的態度也由開始的勸慰變的冷淡,開始為一點點的小事情而發愁,我沒有理她,我有我得想法,也許婚姻的初始就意味著激情的泯滅,早晚會有這么一天的,她這樣不過是在適應一個早晚會到來的事情,為什么要發愁呢
對于一個護士來說遇到病人死亡雖然不是頭一回,可是這件事情對于一個女人來說還是恐怖了些,于是我安慰著她陪她進了屋子,那天我格外的溫柔,她也恢復了以前小貓的樣子依偎在我懷里,沒有兒童不宜的情節,就那樣我們相擁入睡,真的希望就那樣,永遠。
半夜我在噩夢中驚醒, 看著她香甜的樣子 ,一陣驚恐卻涌了上來,就像在黑暗的深處,一張恐怖的臉開始慢慢的爬出來,昏黃的燈光也湊趣的開始映射過來,因為那個病人臨死的樣子,和我在小說中寫的那個人一摸一樣。我開始懷疑這里面有問題,是我的神經敏感,還是真的預示著什么。
我在小說里寫到“那個病人死亡的時候麻醉劑突然失去了作用,那個人突然睜大了雙眼,一只手指向上高舉,大聲地喊道:“把那個盒子還給我”所有的人都被嚇壞了,大夫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職責,一個年輕點的大夫差點坐在地上,一瞬間 那個病人死亡了”
我繼續寫道:“一個月后,那幾個護士和大夫相繼死去了,他們收了病人一個價值連城的盒子,病人是個可憐的孤兒,他的父母留給他的只有一個盒子,大了之后才知道那個盒子是一個文物,這個可憐的孤兒由國家養大,他本身有殘疾,沒結婚就得病了,那年他31歲,他覺得自己活得不長了,所以在入院前他把盒子交給了大夫,告訴他們如果他死了就把這個盒子交給國家,這幾個大夫黑了心,在手術的時候故意割破了一個動脈,病人大出血死亡的,幾個大夫和護士留下了這個盒子”
我還在繼續寫,我想寫這些大夫和護士的死法,我不想把我的故事寫成一個教化人的文章,可我還是想把這些利欲熏心的人的死法寫的慘一些,我在苦思冥想死法,他們一共是五個人,這個盒子似乎也有五個圖案 ,金木水火土,也許他們五個人就按照五行的布置死去吧
我正為自己的創意而沾沾自喜的時候,妻子的遭遇讓我改變了一切想法,我擁著妻子躺在床上,想著這一切,我開始害怕,妻子睡夢中甜美的笑容給了我很大的安慰,我望著她開始想這一切都是巧合,可是慢慢的妻子的笑容變了,他開始喃喃自語,夢話! 聽不清楚,可是看口形我似乎看到了兩個字,“盒子”!!!!
我慕然驚悚,不過一個靈光閃過的腦海,也許冥冥之中有人在幫助我
正是我創作了這個故事,我的妻子就遇到了奇異的現象,那么她的舉動也許可以成為我創作的素材吧,我開始暗中觀察,我打開了電腦,開始喝咖啡,記錄她在睡夢中的一舉一動,似乎她還在做白天的那個夢,夢里面時而驚恐 時而憤怒,我想叫醒她,但是我又怕失去這個機會,我感覺我自己好像和魔鬼簽了一個罪惡的協議,以我愛人的噩夢作為我寫作的機會,可恥,卑鄙,我淪落成了魔鬼的仆人,無法自拔。
下一篇:《夜驚魂》之午夜直播  上一篇:尊重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