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小女孩的紙團娃娃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1-01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如果你看見一個紙團上畫著一個很丑的娃娃臉,你千萬別說它丑,因為…… 湘在桌子上的一個紙團上畫上一各娃娃的臉蛋,確切點說那只是個有著兩道彎彎的藍色眼睛和一張也是彎彎的紅嘴巴甚至連一個小小的鼻子都沒有的娃娃臉,那臉蛋邪邪地對著你笑,讓你不寒而栗。湘畫好后把那團紙從新放回原處,那紙團娃娃正對著湘身旁的元圓壞壞地笑著。元圓轉過頭來看了一眼后只拋下一句“你別那么無聊好不好”就又專心聽起了她的課。
“唉!”湘無奈地對自己嘆了一聲氣。現在的她確實是無聊——聽著這令人昏昏欲睡的數學課。
“現在就只有你能陪我了。”湘對著那紙團娃娃自言自語,雖然這是在課堂上,但是湘知道老師是不會注意到她這里這小小的動靜,所以她才敢自言自語。bsp;元圓聽著湘的自言自語,只是微微一笑,還未把自己的注意力從老師的講課中移開。
“鈴……”在湘聽來是悅耳而在元圓聽來卻是討厭的鈴聲響了,湘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滿臉高興地自語道:“終于下課了。”而她身旁的元圓卻嘟這嘴嘆到:“唉,又下課了!”
“哦——看上我們的帥哥老師了——”湘一臉奸笑。
“別胡說!人家確實是講的精彩嘛。”雖然元圓嘴上這么說,但是湘還是看見她的臉已經比那成熟的紅蘋果還要紅了。
“哦——”
“你畫的那個娃娃可真丑唉!”湘剛想要再說下去好讓自己不無聊一些,可是她剛說了一個字,就被元圓給叉開話題了。這一叉,元圓可真是有些后悔了,因為這一說湘就馬上滔滔不絕地開始她的長篇大論,說什么她是知道自己的畫畫水平的高低之類的話,直到她自己發現元圓早已離去的時候才停止。 “湘,我過教室拿本書。你不用等我了,你先睡吧。”元圓對著睡眼朦朧的湘說。
“我陪你去吧。”雖然湘確實是很困,但是她還是堅持要陪元圓過去,因為她不放心元圓這么晚自己走,要知道她可是那種很關心朋友的人的。說完,湘站了起來準備要陪元圓過去,現在的她就連站著也都想睡覺,更別說剛才一直坐著了。
“你自己先睡吧,我都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元圓也一樣關心湘。
“不——”湘還是執意要陪元圓去,這剛說了一個字,就又被同室的一個室友打斷了話——“好了好了,你就自己睡你的吧,我陪她過去還不行嗎?”室友小環說。
“那好吧——”湘的那個“吧”字還沒延的夠長,自己就倒下去呼呼大睡了,雖然她還是不放心讓膽小的小環陪著元圓過去,但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說了那句沒完的“那好吧——”就馬上昏睡了過去。
“這個大睡豬!”元圓輕嘆。 元圓和小環來到了教室的時候那里已經熄燈了。她們把燈打開,小環就在她那臨門的座位上找書,元圓也就來到她那個放著湘的紙團娃娃的桌子。
……
一會兒之后,小環聽不到教室里的一丁點的動靜,她的心一下子就崩緊了起來,她開是斷斷續續緊張得聲音發抖地不轉頭叫著元圓的名字,可是教室里還一點動靜都沒有,唯一有響應的就是,就是她竟然覺得身后有一個人在慢慢走來,不,應該是飄來,因為平時有“順風耳”的小環這是竟然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唯有感覺得到一陣涼嗖嗖的陰風,像是從另外一個世界飄來的——地——獄?
小環突然想到了這個元圓平時最喜歡嚇人了,這一定是她嚇我的。小環這樣想。
“元……圓,你……你……你不要嚇……我了。我……我知道你……你是最喜歡……嚇我的了。”小環的聲音還是那樣的抖,甚至比剛才更抖,就像一條被人拉過的繩子在抖動。小環邊說話邊慢慢地轉過身去,轉的時候,她還微微地閉著眼睛,只留出一條縫。
……
“啊!”小環突然叫了一聲,然后暈了過去。 “啊!”湘大叫了一聲。她一下了就從床上蹦起來往門外沖去。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寢室的門被人一腳踹開了。
“不好了!不好了!”那個人喊到。湘定睛一看,才認清楚那是室長雅。
“怎么了?”湘問。
“小環和元圓昨天晚上去教室一晚都沒回來,今天早上有人發現小環變成瘋瘋癲癲的而元圓卻不知其去向。”室長雖說得很快,但是湘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湘一下子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個奇怪的夢:小環和元圓過教室,小環后來卻暈倒了。
莫非……
現在又輪到湘暈過去。 湘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躺在雪白的病床上,醫生告訴她,她已經昏睡了兩天了。病床旁邊的室長告訴湘,小環現在已經進了精神病醫院,可元圓還是杳無音訊……
湘沒什么大的反應,但是看得出她很是傷心。她要求要去看看小環。醫生同意了。 湘來到精神病醫院,看見了小環,她變得頭發枯黃,面無血色,自己一個人蹲在一個角落,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一個似乎是“紙”字的字。那里的醫生告訴湘,自從她進來的時候就一直喃喃地念著這個字。
湘嘆了一口氣。她走出了精神病院,自己一個人走在一條沒有什么人走的古道上,秋風颯颯,悄無人跡,這里顯得很是陰森、恐怖。
到路旁的一只死老鼠旁的一個紙團在動,像是在啃著這只死老鼠。
剎那間,湘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幅似曾見過的畫面:在一個亮著日光燈的教室里,一個紙團突然間變得很大,然后朝著它旁邊的一個曾經說過它丑的女孩子啃去……然后 它又來到那個教室靠門的那個座位邊,邪邪地笑了,那個膽小的女孩子就這樣被嚇倒了……
……
后來,那見小環住的精神病院里進來了一個叫湘的女孩,進來時嘴中還是念著那個似乎是“紙”字的字……
下一篇:愛情化驗單  上一篇:司機.轉彎有人要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