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體鬼胎 - 鬼故事(Ghost.876.tw)
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連體鬼胎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21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一個因痛苦而尖叫的聲音在家醫院手術室里飄蕩,徘徊在灰蒙蒙的雨簾中……
  婦女握緊了拳頭,躺在手術室的床上,汗水浸濕了身下白色的床單。幾個醫生正忙著為婦女接生孩子。
  “輕點移動,免得讓嬰兒有什么不適。”一個身材高大的醫生指揮著旁邊的幾個人。自己端了一盤清水放在床的右側。鮮紅的血滴滴沾在醫生帶的白色手套上,旁邊的清水也被染紅。嬰兒的頭部被幾個細心的醫生從媽媽的肚子中輕輕拔出。
  婦女還在痛苦的呻吟,卻沒看幾個接生的醫生正吃驚地捧著被拉出一半身體的嬰兒。
  他們繼續忙碌著,只能盡自己的職責。將孩子全部從母體中拉出,輕輕地,就怕嬰兒受到傷害。旁邊早已站立的幾名護士用毛巾將嬰兒包裹起來,一個醫生從護士手中抱過孩子后,拍了拍孩子的小屁股。抱在懷中的嬰兒并沒有哭,而是看著幾名醫生和護士,莫名其妙的咧開嘴笑了。
  婦女虛弱的將雙手展開,半坐在床上,想要抱抱自己的孩子。
  那位抱著嬰兒的醫生挪動著步伐靠在床邊,手里的嬰兒卻不禁讓人雙手哆嗦起來,是個連體嬰兒,而嬰兒卻被護士用毛巾各遮住了一半。婦女感到很奇怪,但還是伸手要抱孩子。
  “一個嬰兒不哭而笑就已經夠讓人吃驚了,這是一個不祥的預兆……”旁邊的一名護士對婦女說道。
  但婦女還是堅持要抱自己的孩子,那名抱著嬰兒的醫生輕輕的將包裹好的嬰兒遞送到婦女身邊,那雙因恐懼而變的眼神和面孔讓婦女不禁為之一顫。
  婦女微微抬起下巴,解開包裹在嬰兒兩面的毛巾。她的視線慢慢從醫生的身上轉移到手中嬰兒的身上,而且愈發變的陰森!
  這個嬰兒跟所謂的連體嬰兒實在差太遠了,兩個頭的嬰兒各只有一半,從一側看,可以看到血肉模糊的頭部里面,各種組織都交織在一起。眼球從外形上看,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掉落,大腦也只有一半,似乎整個頭就像被切蘋果一般的切開了。如果把連體的兩個嬰兒頭拼湊在一起,正好一個完整的嬰兒頭。
  看到這里,婦女厲聲尖叫著拋出手中的孩子。醫生和護士都慌了神,一道閃光夾帶著狂雨呼嘯在玻璃窗外。嬰兒重重的被摔在地上,鮮紅的血,流淌在手術室里的每個角落……

  我立刻坐起身,眼前一片漆黑。順手開起了房間里的燈,等適應了亮光后我才回過神,原來在做夢。而丈夫正安然的躺在床的另一邊熟睡了。我柔了柔雙眼,雙手撫摸著肚子,肚子里的小寶寶看來也安睡了。
  挺著一個大肚子,走路有那么點艱難。我搖搖晃晃地來到廚房,為丈夫準備早餐。一個蘋果,一個面包和一杯牛乃,都是丈夫起來必須補充的,他才能精神充沛的去工作。
  我從冰箱里取出水果和面包,拿著那把刀往蘋果上切了下去,便往兩邊散去。蘋果紅色的外皮包裹著白嫩的果肉。而一張帶著笑意的嬰兒臉在蘋果切開的果肉上漸漸浮現。而笑著的表情讓人看了又莫名其妙的想到夢境中的那個嬰兒~我揉了揉疲勞的雙眼,向被切了兩個面的蘋果靠近,那張笑臉沒有消逝,反而笑得更加匪夷所思!
  我驚叫著使勁往蘋果上切了幾刀,頓時,蘋果被切得大小不一,那張笑臉才暗淡下來。這時肚子翻天覆地的疼痛,似乎肚子里的小寶寶正使勁的踹著肚子內側。我松開握刀的手,雙手捧在疼痛的部位,緊緊的卷縮在櫥柜角落里。
  丈夫聞聲穿上外衣趕到廚房,焦急的眼神想對我說什么。我卻眼前一黑,一切知覺消去,只看到他那雙眼神漸漸失去亮光……
  一片記憶從疼痛結束,另一片記憶從醫院的床鋪上開始,一睜眼,白色的窗簾和白色床單映入眼眶,空氣中彌漫著藥品的氣息。丈夫和一個醫生站在房間的窗口正說著什么。
  醫生轉過身來,那個面孔我感覺好熟悉啊。
  “醒了,好點了嗎?”丈夫坐在我的床邊,手里那了一張病歷。
  旁邊的醫生站在我丈夫的身后,頃刻間,他的表情……浮現出好似蘋果上的那張臉。牙齒上下沾滿了鮮血,尖尖的向我丈夫準備刺過去。
  “不要!!!”我大聲驚叫著,雙手按在太陽穴,使勁搖晃著腦袋。
  “請不要緊張。”這時醫生的聲音從右側傳來,當我抬起頭時,他不再像剛才那么恐怖。
  “你對生孩子還帶有一絲恐懼,經常會有做噩夢和胡思亂想也是不可避免的!請放心吧~”
  說完后,他跟著我丈夫退出了病房!
  房間里的氣氛變得非常安靜,靜得能夠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聲。心臟的跳動不停的捶敲刺動著太陽穴。房間里的一切都變的冷冷清清,白色的窗簾在微風的吹拂下,輕輕的與玻璃門窗碰擦。
  時間在不斷的消逝,而我一直坐在病床上,眼睛注視著窗外灰蒙蒙的天氣,看著外面忙碌收衣服的人,點點小雨滴,在窗戶上滴落,沒多久所有的水滴形成彎曲不齊的線條從窗戶的上端一直流到底墑,丈夫依然沒有回來,房間的門一直緊閉著
下一篇:天惶惶地惶惶  上一篇:我無意中租住過鬼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