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血腥瑪莉雅——愛的詛咒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15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莉萍是我上高中階段的班學習委員,現在在一家事業單位工作,是副教授。家庭待遇都不錯,人長得也好身材一流的棒,三十多歲的人看上去一點都不顯老。她就是我最心愛的女人,我的初戀。我們認識17年了,在這17年里我們經過了銘心刻骨的7年愛情,也經歷各自經營的10年婚姻。這一天我們終于又相聚了,在一家汽車4S店。我們相互注視著,原始的躁動激烈的撞擊著我們難以把控的心靈。我們冒然決定到一個陌生的城市度過我們10年后的第一天。于是我們約好第二天老地方見。

  晚上回家。我的心情異常激動,喝了點酒可我卻怎么也睡不著覺,靠在床頭看著自己熟睡的妻子,心里有了很多愧疚。但我知道我愛莉萍,她也愛我并且從未間斷。我慢慢起身走到書房打開電腦。這是我平時最愛的地方。在雅虎待的久了靈異故事是我在深夜最愛去的地方。也是我緩解工作壓力的最佳場所。
第二天我們開車直奔青島,一路上我們各自傾訴,互頌衷腸,時而哈哈大笑,時而眼淚汪汪。一路相安無事到達目的地。很快我們選擇了一家非常溫馨的酒店。酒店的設計非常人性化,衛生間的毛巾都是新換的,一條是黃色,一條是藍色,上面繡著梅花。房間內泉水叮咚溪水中小魚游來游去,精美的吊燈柔和和溫馨,3*3米的大床顯得異常舒適。關上房間門我們開始相互凝視著對方,然后緊緊抱在一起用力的吻著對方,從嘴唇到耳朵,感覺迅速傳遍全身,我們開始解對方的衣服,就像電視里演得一樣。隨著呼吸的不斷加速,我們開始做愛了。也許是壓抑了太久,也許是我們欲望與真情的結合。我們做了很久。。。透過窗戶我看到外面天已經黑下來了。

  我們去逛逛街吧?莉萍說:

  好啊。我只是回答卻沒有站起來,真得太累了,已經不像過去那么有精力了。。。

  我們隨著熙攘的人群走進一家珠寶店,琳瑯滿目的珠寶吸引著我們的眼睛。

  都是我的錯,不然你應該帶著我給你的鉆戒。我無奈的說

  別說了,我的心永遠是你的,這比什么都重要。莉萍看著我說

  謝謝!我的眼睛濕潤了

  你看我喜歡這枚鉆戒。莉萍指著一枚泛著藍光的鉆戒

  我走過去看到這枚鉆戒很奇怪,它不像其它鉆石一樣立在托盤里,而是斜躺在那里,所有的鉆石都是被白光燈照射。而它獨自被一盞藍色的燈單獨照射。

  我喜歡我要買這枚鉆戒。莉萍很興奮

  說實話,從我們認識到現在都是他給我買東西,我還真沒送過她什么?

  多少錢?我問營業員。

  6000元

  這么便宜,我心里想。這個鉆戒足有一克拉,市價應該不低于60000元。

  為什么這么便宜?我問營業員。

  店慶打折,營業員回答我。

  付過錢,莉萍接過鉆戒,就在她把鉆戒戴到手指中間關節時我突然有種異樣的感覺,我一把抓住她帶鉆戒的手,不要戴。憑我在靈異論壇多年的經驗,我感覺到這是一個被詛咒的鉆石。我一把抓過鉆石,向店內的一對情侶走去,我要把這個詛咒轉嫁給別人。
 你喜歡這枚鉆戒嗎?我問那個漂亮女孩。

  這個鉆戒很漂亮,它旁邊的男孩看了看我對他女朋友說。

  多少錢?那個男孩說。

  給我600就好了,不我送給你們,祝你們幸福。

  我轉身就走希望馬上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我回到莉萍身邊,她低著頭,我不想解釋什么,拉著她的手離開商場向酒店走去,我慢慢感覺到莉萍的腳步越來越慢慢,手臂變得干枯,我回頭看去發現,莉萍在不斷衰老,一米七的個子變成了羅鍋老太太,滿頭的白發,臉上的皺紋也在不斷加深,我有點害怕,抱起莉萍跑回酒店房間。我把她放在床上一點辦法也沒有,更讓我不安的是我不知道還會發生什么?天快亮了,我朦朦朧朧的睡著了,睜開眼的時候我發現,莉萍又變化了。金黃的頭發,皮膚好得不得了。臉也圓潤了些,就象下面這個女孩。
原來這個詛咒就是黑夜白天衰老與美麗互換。這個時候可怕的事情又發生了,我聽到一陣陣敲門聲,這么早會是誰呢?莉萍還沒有醒,我心里怦怦直跳,但還是走到門前,我知自己還是個男人,我什么也不怕,門打開了,是昨天那個女孩子,她也低著頭,頭發散開披在眼前。我急忙解釋,這個詛咒只是黑夜白天衰老與美麗互換,我也許不該這么急告訴她,她似乎什么都沒聽到。突然她伸出雙手向我撲來,一雙血紅的眼睛,藍色的手,藍色的臉,緊緊卡住我的脖子,我頭發根子都立起來了,大聲叫喊起來。
 怎么了,寶寶做惡夢了嗎?全身都是汗。莉萍攬著我的脖子說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把昨夢里故事講給她聽
 好了你洗把臉我去地下車廠開車,然后你在前廳等我,OK!我門去夜市吃海鮮。莉萍拿起手提包下樓去了。

  我穿好衣服,走到洗手間,洗了把臉,拿起毛巾擦了擦走出房間,向電梯走去,突然一個女孩向我跑來,我頓時頭發絲立了起來。她就像剛剛夢中的女孩。

  對不起先生。她一邊遞給我一塊白毛巾一邊說:我們店今天把洗手間的毛巾斗全換成情侶新毛巾,但客人反映掉色,剛剛見你們掛著休息勿擾的牌子,就沒有打攪您。你出來時我看到您的臉是藍色的。。。。

  血腥瑪莉雅
下一篇:女兒紅  上一篇:美麗木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