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千萬不要“自摸”第三把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14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當時我正在外地求學,恰逢周末,宿舍的弟兄們吃了晚飯,決定搓搓麻將娛樂娛樂。為了增加娛樂的質量,我們各自拿出飯、菜票,小賭怡情嘛。

  那場“激戰”殺得真可謂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我的手風很順,直到生活委員把宿舍樓的燈熄了,我還在贏牌。輸錢的急于翻本,贏錢的想再接再勵。于是我們四人赤著上身,把桌子抬到室外的路邊,在路燈下...繼續...赤搏作戰...

  正值午夜時分,氣溫已經有所下降,徐徐夜風掠過清冷的馬路,卻是看不到任何行人車輛。夜已深,我們都有所收斂。在昏黃的路燈下,四人圍坐在麻將桌前,時不時傳來吃、碰、胡的單調聲響。偶爾有幾只臭蟲“嗡嗡”地飛入路燈的燈罩中,雪白的麻將桌上立刻顯現出一些不大不小的黑影,飛舞著,躥動著。

  我的手風依然很順,又連胡了幾把,尤其是坐在我對家的姓黃的兄弟,被我“砸”得幾乎抬不起頭來。玩得正歡,黃兄忽然仰起頭看著我,神色怪異的說:“勝,小心點!”,語調中隱有某種特別的東西。

  當時我正在興頭上,并沒留意他這句不痛不癢的話。我又胡了,放炮的依然是對家的黃兄。

  不久,黃兄再次抬起頭,語調略微憂慮的對我說:“勝,你有沒有聽過鬼打麻將的傳說?”

  我愣了愣,搖了搖頭。

  黃兄的神色突然嚴肅了起來,空氣變得有些凝重,他一字一句的說著:“在我的家鄉里,有這么一個傳說。半夜里在野外打麻將,千萬不要自摸!否則,會引來愛玩麻將的賭鬼。”

  我大笑了起來,“輸了就輸了唄,干嘛唬我,這種無稽之談鬼才相信!哈哈哈”。話音末落,我忽然感覺到他臉上的神情變得越發凝重,他的目光也突然間變得凌厲起來,就象兩把利劍要射穿我的心臟。

  黃兄慢慢地垂下眼簾,緩緩地吐了一口氣,接著他猛的瞪開了雙眼,認真的對我說:“這絕不是在開笑!當你第一次‘自摸’的時候,你一定要留意自已的身后。自已的后背是否覺得有些冰涼,是否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身后動、因為你很旺盛的人氣極有可能招來一些野鬼,在你身后觀看你打麻將、看你出牌。”他一臉誠懇。

  他是認真的!我知道,開玩笑不應該是這樣子。

  我從沒見過他用如此嚴肅的語調同我說話。我認識他已經兩年了,他為人玩世不恭,總是嘻皮笑臉的,我從沒見他對任何事物認真過,包括他的女朋友,但是這次他很認真。

  昏黃的燈光打在他凝重的臉上,陰暗分明的輪廓顯得有些異樣,我忽現發現自已對面的這個人似乎不是黃兄,仿佛是另外一個人!

  我的心跳莫明其妙的加快了幾分。

  “自摸!”

  我輕輕的推開手上的牌。雖然又因此贏了不少菜票,但我的心里開始忐忑不安。

  “黃兄啊,我......”,我對他剛才的那些話不能釋懷。

  黃兄抬起頭向我望來,他正要笑罵我極順的手風。忽然,他頓住了。我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在慢慢地僵硬,他的嘴在木訥的張開,而他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我的身后,眼神中充滿了某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東西。

  黃兄木訥呆板地喃喃自語,又象在對我悄悄地說話,“勝,別...別回頭..千萬別回頭!”

  “不要...不要回頭,不要回頭看..千萬不要...”他用一種非常奇怪的語調,戰抖著,不斷的重復,不斷的說著,就象在念咒語...

  坐在我上、下家的另外兩位兄弟正在洗牌,他們忽然聽到黃兄用這種神經質般怪異的語調說話,奇怪的向他望去,然后他們看向了我的身后...

  他們很快就把目光重新鎖定在麻將桌上,機械的...繼續洗牌。他們面如土色,身軀在微微地顫抖著,仿佛整個天地都在抖動。我也已經感覺不對勁了。

  月亮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悄然隱沒在云層之中,光線暗了許多,天空中只有星星在不安的眨著眼睛。徐徐的涼風帶著夏夜的寒意,象一只無形而可怕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我赤裸的背脊。一絲絲陰冷象尖銳的針一般刺穿我的肌膚,深入骨髓,我看到自已手臂上的寒毛在一根一根的豎立...

  他們在騙我!他們一定是在騙我!他們以為我膽小,所以在嚇唬我。可是我終究不敢回過頭來。

  黃兄的胸口劇烈地起伏著,寬闊的額頭溢出點點汗跡,他使勁咽下一口唾液,悄悄地囑咐我們,說:“繼續...繼續...打麻將,千萬別停下!天亮就好了。”

  于是我們戰戰驚驚的繼續打著麻將,可是誰也沒敢再往我身后看上一眼,誰也不敢,包括我自已。

  ......

  身后多了些不應該出現的“觀眾”讓我們坐立不安,
下一篇:替罪羊  上一篇:今夜,我要帶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