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兇殺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7-15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命案又發生了,這次的死者和以前幾起的都一樣,都是妙齡少女。致死的原因是心力衰竭,更恐怖的是,死者的眼睛和以前一樣被人取走了。

  VOL.1

  李文宇是住在一個平凡的小城里的平凡的人,唯一顯得他不平凡的是他的職業,他是一個靈異月刊的記者,但似乎在這小城市里并不是很吃的開,至少他是這么認為。

  既然是靈異月刊,那肯定得采訪和靈異有關的東西。比如什么靈媒、道士之類的。這些人在普通市民眼里也許會顯得神奇些,但經過他幾次采訪后,發覺這些人都只是演演戲而已,可塑性太差。如果在這么下去,他非得丟了工作不可。

  不過,近期在城里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事件——連環殺人案。聽名字似乎很普通,但死者都是心力衰竭而死,可他們的家人都透露說,他們根本沒沒有心臟病之類的毛病。那也就是說,死者是被某些可怕的東西嚇死的。而那種東西還殘忍的挖掉了死者的眼睛,似乎在掩飾什么。

  這對一個靈異月刊的記者來說,是絕好的題材。根據文宇以往的經驗,他可以毫不費力的捏造出什么古井里吊著的女幽靈啦,在夜空中飛行的蝙蝠貓,或者是喜歡借用廁所的亡嬰這類的故事。

  可這次他似乎不打算這么做,他想要親自調查。他覺得有什么東西在吸引著他。

  VOL.2

  這已經是這個星期第5個受害者了,和前幾起都一樣。但這次死者是個男性。于是那些什么吸血鬼吸食少女的謠言就不攻自破了。

  “死者是一名記者,好象是什么靈異月刊的,叫李文宇!”一個警官對手下說,“你去通知他的家人。”

  沒過多久,就有一位年輕的女子來到了警局,她看起來很憔悴,眼睛紅腫,一定是哭了很久,盡管她的裝化的很濃,但只要視力稍好的人,還是能夠一眼看出。

  “請問,你是李……文宇的太太嗎?”警官站起身,看了看死者的報告。

  那女子微微的有些顫抖,很疑惑地看著警官。

  警官不耐煩的又問了一遍,“你是李文宇的太太嘛?”

  這次,女子又神經質的顫抖了一下,隨后結結巴巴地說到,“是……是的,請問我丈夫出什么事了嘛?”

  警官伸手示意那女子坐下。

  “我姓王,請問,您是……”警官看了一下報告,又問到,這時他才注意到,眼前這位女子不光是憔悴,簡直就象生病了一樣。臉色蒼白,也許是因為化過妝的緣故吧!嘴唇有些發紫,雙目無神。就象一個快死的人一樣。

  “我,我叫沈麗祁,叫我李太太也可以。”沈麗祁有氣無力的回答,但眼睛始終沒有朝王警官這邊看一眼。

  “好的,李太太,我們現在來說一下你先生李文宇的情況!”

  聽到了李文宇三個字,沈麗祁似乎有些緊張,竟站了起來,“他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

  “你先別緊張,聽我說,請坐吧!”王警官也站了起來,輕輕地揮動了一下右手,示意她坐下。

  “我丈夫出什么事了?他昨天一夜沒回來,今天早上你們就打電話給我,是不是他……他出事了!”說到這里,李太太再也忍不住了,淚珠奪眶而出。

  王警官從抽屜中拿出一張面紙,交給了李太太,似乎這個動作,他每天都要做上好幾回。

  等李太太情緒穩定了一些,他又繼續問到,“你丈夫和什么人有過節嘛?”

  “這個……應該有很多吧,你也應該知道,他是個記者,當然會得罪很多人。”

  “是……這樣啊,有件事,你聽了只有一定要冷靜,是關于你丈夫的。”

  這次,李太太顯得更加神經質,顫抖個不停,似乎她已經知道了真相,只等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宣判”了。

  “他……死了!”警官想用比較委婉的語言來說明這個殘酷的事實,但他做不到,死了就是死了,沒辦法用語言來挽回,“你沒事,李太太,李太太……”

  沈麗祁本來已經非常虛弱,聽到這個消息怎么可能還承受的了。立刻昏死過去。

  VOL.3

  身為重案組的一名警官,我每天都要面對各式各樣的兇殺案件,每天都要面對哭哭啼啼地受害人親屬。但這次,我覺得李太太的住院似乎和我有很大的關系。我覺得是我害她這樣的。如果我早點破了這個案子,那一切可能就不一樣了。她現在還和丈夫非常恩愛的生活在一起。

  以前連玫瑰花都不認識的我,今天破天荒的買了百合花到醫院看望這位年輕的寡婦。

  一進醫院,我就聞到了那股另人作嘔的藥水味,這也是我以前不愿意來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