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一盒錄音帶(城市鬼故事)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7-15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周榮起,2002年供職于《文化報》,主任記者。他采訪一位科普作家,結果有去無回。
  那個科普作家叫蔣壕沒(讀mò),著有長篇科幻小說《誰摸了我一下》,患有罕見的綜合干燥癥。
  警方趕到蔣壕沒的住處,發現房子是空的,只有一盒錄音帶。
  現在,讓我們來聽聽這盒錄音帶……
  時間顯示:2002年5月28日夜,22:05分。
  
  蔣:謝謝你跑這么遠到昌平來看我。
  周:路挺順的,從高甸橋上高速,半個小時就到了。我家離高甸橋不到兩站路。
  蔣:你喝水。
  周:謝謝(動水杯的聲音)。你住的這個地方挺偏的。
  蔣:是老宅子了,一直沒搬,圖個安靜。
  周:我到昌平后,找這個地方就用了一個小時(笑)。剛才,我繞來繞去找你這個房子的時候,好像看到了一大片墓地。這附近是不是有墳?
  蔣:看來你的車開過頭了,那片墓地在我家北面,有一里左右吧。
  周:中間是一片荒地。
  蔣:聽說有個房產開發商把那片荒地買下了,要建樓,一直不見動靜。
  周:要是我一個人住在這兒,肯定挺害怕的。
  蔣:習慣了就沒什么了。
  周:你這房子挺大的,有二百平方吧?
  蔣:加上地下室有三百多平方。下面還有個地下室。
  周:我是前幾天通過張個(注:民間詩歌活動家)知道你的。你跟我想象的有點不一樣。
  蔣:哪兒不一樣?
  周:我沒想到你長得這么……高大。你肯定比穆鐵柱還重吧?
  蔣:誰是穆鐵柱?
  周:你不知道?
  蔣:不知道。
  周:是個籃球運動員。
  蔣:哎,這是什么?
  周:采訪機。這是一種新型產品,單位剛配的,錄音特別清晰,滴水不漏,還可以顯示錄音時間。
  蔣:挺小的。
  周:我寫采訪文章一直有個理想,那就是把現場錄音一字不落地發表出來,甚至包括咳嗽聲——比公安局錄口供還較真,我認為那才是最真實最生動的東西。傳統的采訪一旦變成文章,就流失了很多原汁原味,變成了另一種東西,千篇一律,很沒勁了。
  蔣:我不喜歡采訪這個詞。而且,今天的談話你見不了報的。
  周:我就喜歡聽這種話。我喜歡一切不被主流文化或者說主流科學接受的觀點,也包括不被大眾接受的觀點。
  蔣:我不是那個意思。今天,我們只是隨便聊天,好不好?實際上我不太愿意跟記者打交道,我害怕這個職業。
  周:為什么?
  蔣:有很多原因。記者在我眼里就是一束束鎂光燈,太亮了,他們的任務就是把很多陰影里的東西曝光,而這個世界有一些秘密是必須保留的。
  周:那你為什么同意和我見面呢?
  蔣:我想和你交個朋友。
  周:謝謝。
  蔣:我這里很少有人來。我希望和所有人交朋友。
  周:將來你會有很多朋友的。
  蔣:當然,我想見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周:什么原因?
  蔣:呆會兒我會告訴你的。
  周:你對記者的這種排斥或者說恐懼,是不是跟……你的病有關系?
  蔣:也許是吧。
  周:張個說你不能見太陽,是嗎?
  蔣:是。
  周:怎么有這么怪的病?
  蔣:這種病很少,聽說國內只有一兩例吧。醫生說叫綜合干燥癥。我只能呆在黑房子里,白天也得擋窗簾。對于我,太陽就是一個巨大的榨汁機,站在太陽下,體液,汗液,胃液什么的很快就會揮發掉,呼吸衰竭而死。
  周:你還寫作嗎?
  蔣:不寫作干什么?天天在這黑糊糊的房子里枯坐,如果不寫點東西,那就和蹲大獄差不多了。最近我正寫一部長篇。
  周:還是科幻小說?
  蔣:應該算是一部恐怖小說吧。
  周:現在市場上好像只有西方的恐怖小說,斯蒂芬·金的,希區柯克的,還有一個叫……什么利特,那名字很繞口,斯蒂芬·金說他是最好的恐怖小說家,我還買過一本他寫的書呢,寫一個郵差,確實挺嚇人。目前,還沒有聽說國內誰寫這種小說搞出名堂來。可以向讀者吐露一下書名嗎?
  蔣:書名倒是想了幾個,還沒有定下來。小說的主人公也是個科幻作家,他得了綜合干燥癥……
  周:是寫你自己吧?
  蔣:我現在幾乎與外界隔絕了,沒有一點生活,我只熟悉我自己。這個人物有我的影子。后來,他死了。
  周:我勸你別寫這個。
  蔣:為什么?
  周:好像很多作家寫書都有某種預言性。那幾個自殺的詩人,他們死前寫的詩,多數都有“死”的字眼,再不就有一股死亡的氣息。
  蔣:我不信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