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千幻一愛

作者:  發表時間:2009-07-23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一、愛上魔鬼

  相不信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魔鬼?可這確實是真的,因為……,我就曾經愛上了一個魔鬼。

  掐指算來,這已是七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是在朋友家的一個舞會上,我正輕呷著一小杯紅葡萄酒,看著一群人在昏暗的燈光下優雅起舞。舞會已開始很久了,我懶得象一只冬眠的熊,在音樂聲中有點昏昏欲睡。

  他就在那時走進來的,仿佛沒人覺得他的到來,但是他一進來我就知道了,因為,我有一種被他的目光灼痛的感覺。我轉過來看他,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看不清他的臉,但我看到了他灼灼的目光,在盯著我。

  整個晚上,我只跳了一支舞,和他。

  他看了我很久,然后,在一支舞曲響起時,他走向我,他向我伸出手,但沒有說話。他看著我,我也看著他,在他的目光的注視下,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上。我覺得我是飄進舞池的,是的,那種感覺是“飄”。

  在那晚之前,我從來不知道我的舞跳得那么好。

  那只舞曲結束之后,他就拉著我的手離開了晚會。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我一點也不害怕,和他在一起有種奇異的感覺。

  那一夜,我們在初春的街頭閑逛至天亮。

  他什么也沒說,我什么也沒問,就這樣單純地拖著手走。走了一整夜,我一點也沒覺得累,因為,我一直好象在飄。

  天亮的時候,我們正好站在我的家門口。我不知是我帶他來的,還是他帶我來的。

  我們站在門口,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我能看懂他要說什么,我知道,他也看得懂我要說什么,那時候我才覺得,人類的語言是多余的。我想,我可能是愛上他了。

  他俯下身吻了我,然后,轉身離開,我看著他的背影在細長的小巷里,他走得不是很快,但好象背影卻很快模糊了,我沒有看到他走出巷子,但他卻不見了,我想到的是,他在小巷里消失了。

  我住的地方是租住的,一個很幽靜的小院,離我的學校也很近,還有一個傭人,是我父親很信得過的老仆人,一個姓張的老頭,我叫他張伯,他最大的好處是從來不多管我的事,只要我不出事。在當時,我父親是一個很開明的紳士,他辦工廠,和外國人做生意,所以,他也支持我,一個女孩子,獨自出來到外地求學。

  這之后的幾天,我心里一直在想著他吧,他給我的感覺和其他的人如此不同。

  幾天后他來我住的地方找我,我和他就靜靜地坐在房間里喝茶,一樣沒有說話。我沉浸在他灼灼的目光中。

  他長得極為英俊,目光如水,但會灼人,臉色是一種象牙白色,好象有點貧血的人,手指細長,也和臉色是一樣的白色。我想,只要他愿意,沒有哪個女人可以拒絕得了他這種男人。

  以后的時間,他隔不久就會來找我,也就是坐在房間里喝茶,或是去街上閑逛。我喜歡那種被他拖著手,在街上飄的感覺,看著紙醉金迷的街頭,到處是霓虹燈彩,或是在幽靜的小巷里,無聲的飄過。

  他有時也會有長的一段時間不來,再來時,我也不會問他去哪兒了。從開始,我們就沒有說過一句話,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

  冬天來了。

  那天下了冬天的第一場雪,鵝毛般的大雪,美極了。

  晚上吃完飯,我坐在張伯為我升的火爐邊看書。不知為什么,心里總是隱隱的不安,看書也看不下。放下書,發了一會呆,想起他已經很久沒來了,第一次有那么久,不會有什么事吧?我明白了,我是心里放不下他。

  正在想著,門忽然“砰砰”響起來。是誰呢?不是張伯,張伯每次都是站在外面叫我,不會來敲我的門的。但是,有誰又不用喊張伯開門,而直接來敲我的門呢?我想喊張伯,可又直覺不應該喊張伯,我想我應該開門看看,有細細密密的冷汗浸濕了我的衣。也許我根本是恐懼地喊不出口了吧?

  走到門口,恐懼感忽然消失了,我感覺到門外的是他。

  打開門,我看見他斜依在門上,臉色蒼白,不再是那種象牙白,而是隱隱露著青氣。他用眼睛問我:“你害怕了嗎?”
 我笑笑,用眼睛回答他:“有點。”我看見張伯遠遠地向這邊看了一下。

  他好象全身沒力了,我把他扶進來,讓他躺在我的床上。他沉靜地看著我,但眼睛已失去了灼人的光茫,只是暗藍得象千年古井里的水。他很疲憊。

  過了一會兒,他睡著了。我坐到火爐邊椅子上,慢慢地也睡著了。

  半夜里我醒來時,看見他正俯身看著我。他臉上的青氣更濃重,看起來有些讓人害怕,他的身體俯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