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當初不合種相思

作者:  發表時間:2009-07-15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夢中未比丹青見,暗里忽驚山鳥啼。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誰教歲歲紅蓮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一個人不可能是甘于寂寞的,這是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的,在遇上我之前,她是這么以為的,但是現在她說她錯了。她無法想象,一個青春妙齡的女孩子會守著她的孤寂,獨自生活。我不知道我是誰,我想你會明白,一個二十三歲的女孩子,正是青春年華,有一份體面的工作,一種優渥的生活,有家,有關心我的親人。這是很多人無法企及的生活,我知道。但是我不快樂。我在自己十六歲的時候就自己搬出來住了,家人沒有攔我,凌家的子女都要是人中龍鳳,這是凌家老爺子的教訓,字字聲聲,哪個敢不遵從?從那一天開始,一個還沒成年的小姑娘要獨自面對一切的問題,守著一座空空的房子,守著我的孤寂,我在想,我到底是誰?凌家的小孩子都是很特別的,他們冷淡、自信、獨立,凌家的小孩子什么都能做到,唯獨忘卻了該怎么做個孩子。凌家的這一代孩子里,我是最特別的一個,奶媽荷姨告訴我,我出生的時候就不曾哭過,剛出生就睜開眼睛,靜靜的看這里的一切,長大后,更是沒掉過一滴眼淚,這一點比凌家任何一個男孩子都厲害,凌家的孩子,學會的第一課就是在什么時候都不許哭,我是唯一沒有學的人,因為沒有必要。荷姨,你不知道,在很多個寂靜的晚上,你最鐘愛的心兒,她的眼淚,你沒看到。
  
  當初不合種相思……
  這是我學會講話所講的第一句話,之前我不曾開過口,凌家的人甚至一度以為我是啞巴,但就在那一年的中秋,才一歲的我突然開口,曼聲念出了這首辭,熱鬧的氣氛消失了,滿堂的人愣愣看我,不知所措。凌家老爺子嘆口氣,起身離開,那一年的中秋歡慶就那么不了了之。
  當初不合種相思……
  沒有人教過我這個,凌家的孩子要無情無義,怎么能讓無盡相思纏住?
  但是我還是知道它,就象是銘刻在我的骨子中,與生而來。
  也許,會是前世的記憶?

  “心兒,你在想什么?”清影慢慢過來,挨著我坐下。
  “沒什么。”我悶聲回答。
  “沒有?來我看看,有沒有偷著哭?”清影轉過來,站在我面前壞壞的笑。
  “去去,不要惹我,小心要你魂飛魄散。”我隨手揮了過去。
  清影偏身躲過:“少嚇我,怕你就不來找你了。好吧,你想你的心事吧,我不打攪你了。”消失之前還不忘揶揄我一句,“小女子春心動也。”我沒有回頭看她,她這種突然出現突然消失的愛好我早已習慣了,當初她這么玩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嚇到我,但是始終不能奏效,卻還是樂此不疲,真是讓人沒辦法。
  清影和荷姨是我最貼心的兩個,也只有她們叫我心兒。
  心兒,只是荷姨當年的戲稱,為什么我聽來卻是那么熟悉?
  心兒……穿過遙遠的時空,那是誰在呼喚我?
  八年前,我剛搬到這里的時候,晚上苦不成眠,起身出去,卻看到花園中一個女子俏生生站在櫻花樹下對月長嘆,青衫孤影,無盡凄苦。不由同病相憐,剛要上前去看時,她卻走到我面前,伸出手來在我面前晃來晃去,不停做鬼臉,一幅甚是好玩的樣子。
  “很好玩嗎?”我退后一步,躲開她那只晃來晃去的手。
  這次換她退后一步:“怎么你可以看到我?”一張俏臉上陰晴不定。
  “省省吧,這張臉很好看,換張鬼臉出來,你也嚇不到我,何苦呢?白白浪費你這好容貌。”我閑閑一語,雙手抱臂,倒要看看她要怎么反應。面前的女子踏前一步,一臉好奇的看著我:“可是你怎么可以看到我呢?”
  我低頭,怎么可以看到你?要我怎么回答?告訴你我從出生就可以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凌家十幾代基業,步步為營,十幾代的風光之后,多少血淚,凌家大宅之中,多少怨魂?自小便看透世間冷暖善惡,要我如何展顏一笑?我抬頭:“這你不用管,放心,我不是陰界的鬼差,不會閑到要帶你回去。”轉身往回走,“夜沉霜寒,我知道你不會怕,但是既然你要留在塵世,不妨進來,只當有片瓦遮身。”她卻立在那里不動:“帶一個孤魂野鬼進你家門?你膽子好大,不怕我搞得你雞犬不寧?”“我能看到你就不會怕,你要想害我,這些磚磚瓦瓦也護不了我,你當我真的就看不出你你不曾害過人嗎?”
 從那天起,清影就和我住在一起了,我也不明白,天性冷淡的我,連凌家的人也不愿他們走進我的世界,怎么會在那個晚上,請一個不曾相識的幽魂為伴。
  也許因為我們都太寂寞。
  清影是鬼,而且是個很“老”的鬼,六百多年前,愛人戰死,尚在待字閨中的清影自刎殉情,轉世時得知愛人因在戰場上殺戮太重,不能再轉世為人,于是放棄再為人的機會,獨自躑躅于塵世。陰界也曾派人要帶她重回輪回,但卻給她憑著機靈屢
下一篇:樓蘭新娘1  上一篇:女生寢室2:靈異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