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生如夏花

作者:  發表時間:2009-06-03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我是這耀眼的瞬間,
  是劃過天邊的剎那火焰。
  我為你來看我不顧一切,
  我將熄滅永不能再回來。
  我在這里啊,
  就在這里啊。
  驚鴻一般短暫,
  像夏花一樣絢爛。
  --《生如夏花》


第一章

  “嗨!嗨!”終于等到她走過來在石廊上坐下,常洛的面孔一下變得神采飛揚。

  隔著學校的雕花鐵欄,她冷冷瞪了常洛一眼,背朝著他坐下了。

  “哎,我給你帶了這個來。”常洛從包里摸出一本書遞過去,“你準喜歡。看看?”

  她回過頭來瞟了一眼,冷笑說,“米蘭·昆德拉?——我很早以前就明白了,有些書讀不讀都是那么回事兒。”

  “是嗎?”常洛訥訥傻笑,“那你看什么呢?我們討論一下?”

  她冷冷看著他,“拜托你不要再打擾我了,可以嗎?”

  “好,好。”常洛退到學校鐵欄外的石凳上坐下,假裝看報紙。

  雖然這個名叫凌榛榛的女老師,是個不折不扣的“冰美人”。但每次面對她,常洛的心就會變得很軟。

  她總是在看書。埋頭閱讀時,她顯得靜若處子。隨著書中的內容,時而蹙眉思索,時而會心微笑。在春日陽光和班駁樹影的掩映下,她的肌膚呈現出一種晶瑩的透明感。這樣隔著鐵欄的相守,令他心滿意足。事實上,即便是遠遠地看一眼她的背影,他也會感到幸福。

  但這種幸福注定要被打斷。

  孟川的來訪使常洛很高興。當時,他完全沒有想到,這將是一個噩夢的開始。

  孟川靠在門口等他。一開始常洛完全沒有認出來,直到孟川掐掉手上的香煙,摘掉帽子,露出一個熟悉的微笑。他們是穿開襠褲的朋友,但很久沒聯系了。

  進屋坐下后,孟川只是悶頭抽煙,一改以往的健談。看來,他們都變了。

  突然開口時,孟川的聲音很疲憊:“看看我變了嗎?仔細看看。”

  常洛認真地看孟川的臉。和過去相比,孟川微微發胖,神情更成熟。這樣的變化合情合理。但他忽然覺得眼睛有些發酸,不由閉上眼睛,用手指揉了揉鼻梁兩側。

  “當然變了。五年前是一花花太歲,現在是一黃金王老五。”常洛開玩笑。

  孟川嘆了口氣,從衣兜里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條遞給常洛。

  這是一則剪報,一個什么會議的報道。由于印刷失誤,字跡有重影,看起來分外吃力。“什么會啊,這是?”常洛皺眉說。

  “不是叫你看內容,是叫你看這個重影。”

  孟川鄭重地看著常洛,一字一字說:“你老實告訴我,你看報紙上重影的感覺,和看我的臉的感覺,是不是一樣的?”由于緊張,他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

  常洛觸電般地抬起頭來,仔細地盯著孟川的臉看。沒錯,就是這種感覺!一開始常洛就覺得,孟川看起來特別費勁,老是看不清楚似的。原來是這樣,他的臉龐、眼睛、嘴唇……一切輪廓就像是有輕微的重影,模糊不清。

  看東西有重影,自然是自己眼花。可孟川的意思難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而是孟川本人“花”了?這未免太荒誕了!但一陣無法言說的不安仍然從常洛心中涌起。如果是自己眼花,為什么孟川的風衣輪廓又如此清晰呢?

  “川兒,你太緊張了吧。”常洛淡淡地說,竭力壓制心中的惶恐。

  晚上躺在床上時,常洛并沒有過多地思考孟川,而是又想起了凌榛榛。

  其實,與其說自己是在暗戀,不如說是在回憶。

  最后一次看見凌榛榛的時候,她正趴在欄桿上看海。
  清秀的直發被海風吹起,如同一只掙扎起舞的蝴蝶。海水無邊無際地蔓延,她卻一動不動地看了好久,神情有些迷惘。難道她在尋找什么嗎?

  感覺到常洛的注視,凌榛榛向這邊轉過頭來。然而,眼光只是漠然掠過他的面龐,就像掠過任何一個陌生人的面龐一樣,毫無停滯,無喜無怒。

  常洛低下頭,把自己隱藏在不為人注意的角落里,默默地看著凌榛榛提起背包下了船。

  凌榛榛從此走出了他的生活。

  常洛常常問自己,忘記一個人到底需要多久?

  每次得出的結論都是:有些人轉眼便付諸腦后,有些人卻將銘記一輩子。


第二章

  四月的陽光已經很明媚了。坐在路邊的石
下一篇:高一零班第二部  上一篇:樓蘭新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