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妖眼

作者:  發表時間:2009-05-12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第一章 鬧鬼的沈家老宅

  方振衣是在一個冷雨霏霏的夜晚中走進沈家老宅的。

  方振衣清楚的記得,那天,風并不大,若有若無,卻異常的凄冷。路也不好走,畢竟是山路,堅硬的山石突兀直出,將腳刺得隱隱生痛。

  而且,一路上,方振衣沒有遇到活的生物,別說是人,就是鳥獸也沒見到。

  在來之前方振衣就聽到過些傳說,意思是這座大山曾被神秘的珠寶巨富沈豪買下,在山中深處建造了一個神秘的工廠和一所老式的住宅。那工廠和老宅之中所有的人也是在這樣一個冷雨霏霏的夜晚之間全部失蹤,如同人間蒸發般沒有留下一點痕跡。這其中包括被稱為珠寶業中最為傳奇色彩的一代巨商沈豪。

  雖然這件事后來被有關當局嚴格封鎖消息保密,但一直被當作觸怒山神受到懲罰的典型案例在當地農民間廣為流傳,用他們的話說,這山是被山神所詛咒過的,生人禁近!

  在這之后,以后凡是來進過大山的人都先后遭受了這種噩夢般的詛咒,或是生意破產,或是神經失常,或是突然病逝,輕者自己際遇不順,多生磨難,重者家破人亡,人財兩空。

  但現在,方振衣還是要走進這座不祥的大山里走向傳說中鬧鬼的沈家老宅。他是沈豪獨女沈輕霓的好友,受其所托來看下能否找到與沈豪失蹤有關的線索。

  那沈家老宅就座落在這樣的半山間,從一開始就透露著一種腐朽頹廢的氣息,朱紅生銹的鐵門,青磚紅瓦,雜草叢生,連那高聳的梧桐也如被風干的老人般無望的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走進老宅,里面亂的很,很久沒有人居住的樣子。一樓里塵土沉厚,長時間沒人打掃,房間里似乎有種令人窒息的沉重,方振衣感到抑郁難以呼吸。奇怪的是里面卻沒有異味,倒有一種淡淡的香甜。那種香味很獨特,令人心曠神怡頭腦清爽。奇怪的是,方振衣四處觀察了一下,沒有看到什么鮮花,屋外也沒有什么花樹,香味不知從何處飄來。

  從吱呀做響的樓梯上走上去,其他地方空空的墻壁上樓梯邊上竟然有一幅油畫。畫的是在風和日麗的大海上,一艘華麗的巨型海船上有一個年輕英俊的男人,仿佛在傾聽找尋什么,船的前方,一群外形妖艷的蛇尾海妖正在嘻笑歌唱,再上方,一只孤獨的黑鷹在空中俯視著,鷹眼中透出詭異陰森的冷笑。

  方振衣不禁冷冷的打了個寒顫。

  自從走近沈家老宅,方振衣一直仿佛感覺背后有一雙詭異的妖眼在冷冷的看著自己,狠毒,陰冷,又帶有幾絲嘲諷的意味,仿佛邪惡的神魔在看著一個瀕臨死亡的卑微生物。

  方振衣不喜歡這種感覺。回首,卻什么也沒有發現,樹是樹,雨是雨,風是風,無人,無聲,可那感覺是如此強烈,一直讓他窒息得難以呼吸。然后,就是那種難以述說的顫抖。

  顫抖,奇異的顫抖。起先是手指,骨骼帶著肌肉神經質般無意識的顫抖,發出輕微沉悶的摩擦聲音。然后如突然旺盛的烈火一樣,迅速蔓延起來,手臂,肩膀,胸腹,腿,頭脛,凡是有關節的地方都開始狂亂的無規律性的顫抖,仿佛鬼上身中邪般。

  實際上,方振衣自己清楚的很,自己這種多年沒有出現過的現象只是因為他興奮,過度的興奮。

  興奮讓方振衣難以自控,以前那次是和雪兒約會時,他也是如此這樣的興奮。身軀也是如此這樣的顫抖,心也是如此悸動。只不過那時,他飄飄欲仙,情難自禁,忘乎所以,從骨子里都透著舒暢。

  可這次,方振衣感到的是無邊的恐懼。

  恐懼來源于那雙詭異陰森的鷹眼,幻化成好友秦天宇死后的眼神,更加詭異,更加冷酷,更加陰毒,又帶有幾絲嘲諷的意味,仿佛看著一個瀕臨死亡的卑微生物。

  想起秦天宇,就想起秦天宇曾經一直引以為傲的女友。

  曾經,他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至少他自己是這么認為的,與女友從學生時代開始相戀相愛十年,朝夕相處,相濡以沫。

  而那天,秦天宇卻對方振衣說,這世界,一切都是假的,除了金錢和權力,其他所有的都是假的。

  說這話時,秦天宇一臉慘笑,那個他相戀相愛十年溫柔可愛的女友,正在他老板的懷中放聲歡笑,笑靨如花。

  大徹大悟的秦天宇將人生看作是一出戲,封鎖所有的情感,竭盡所能在人生舞臺上努力飾演好自己的角色,成功地讓虛偽感動自己。

  三年后,當他傲然把以前的老板和女友趕出他以前的公司時,他已經被本城商界傳說成神話般的杰出人物,甚至把他和當年神秘崛起富甲一方卻又神秘失蹤的珠寶巨商沈豪相提并論。

  誰又曾想到,與沈豪相提并論的秦天宇竟然在命運上比沈豪更
下一篇:殺人游戲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