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致命高校(真實校園鬼故事小說)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6-26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第一章 初來乍到(上)
  在2001年夏季,我終于等來了我的錄取通知書,是在我們臨市的一所專科學校。本來嘛!我這人成績就不怎么好,也不太喜歡受人約束,上這樣的學校我也不感覺到丟人,再想著馬上就要離開老爺子跟老娘的嘮叨,心中不禁有點慰籍。盡管整個假期老娘還是在我身不停地羅嗦,但是還不影響我把的“槍法”練到一個更高的境界,說話間我又用手中的MP5阻擊步槍放到一個貌似兇悍的匪徒。
  
  “你說你這個暑假你都做了些什么,明天就要開學了,你這還跟沒事兒人似的,趕緊拾掇拾掇去,看看都得帶些什么。”老娘又開始了。
  
  “你去看看給我收拾吧,俺地親娘,我這忙這呢!”我獻媚似地堆出一臉虛偽地笑。就這一個不留神我被一個“巴拉”給炸得上了西天。
  “快點,小心我抽你啊!”
  
  唉,我的假期就這么結束了。我站起來,做了個很拉風的動作“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美好的生活在迎接我呢!
  嘿嘿,我奸笑著,幻想著開學后多姿多彩的校園生活。
  
  第二天一大早,我還沒起來就聽到老娘說:“你咋就一點不著急哩,你丁叔叔都在樓下等你了,快點起來。”丁叔叔是我爸一個很要好的朋友,也是同事。
  “丁叔叔等我干什么啊?”我一邊怕起來一邊說。
  “你爸有事不去送你了,讓你丁叔叔去送你”
  等我把N包東西丟進后備箱里時太陽已經升的老高了。丁叔叔的車開的快又好,我呆呆地看著窗外飛快后退的物體,想著學校是什么樣子。
  
  等到我滿懷期待地趕到學校時間,頓時讓我眼睛大跌。學校建在郊區,學校外邊就是大片大片的玉米地,學校北面還有好大的一片樹林子,進了學校后我才知道學校操場西邊緊鄰著鐵路。不過這環境倒是不錯,整個學校里是郁郁蔥蔥的花樹,路兩邊的梧桐樹長的茂密而高大,遮天蔽日。走在寬闊的林蔭道上似乎感覺有一似涼意。在這郁郁蔥蔥的環境里看著遠處的建筑物,似乎就顯得蒼白了些,似乎在向我昭示著它滄桑的歷史。
  
  車已經開到第二道門了,到這似乎就要下車了。
  “下車吧。我去給你辦入學手續,你別亂跑啊。”
  “知道了,丁叔叔。你去吧”我裝做出很溫順樣子。
  看著來來往往的女生,我不禁一陣小感動,早就聽說這個學校是個盛產美女的地方,也吸引了大批像我這樣正處于荷爾蒙大量分泌的青春美少男進來。
  
  這時有個極品美女從我眼前走過,頓時使我精神大振。怎么說呢?正如書本上描寫的一樣:柳葉眉,丹鳳眼,櫻桃小口一點點,楊柳細腰賽筆管。感覺她那皮膚掐一把能淌出一碗水來。
  
  “想啥呢?”沒發覺丁叔叔已經回來了。
  “沒,沒想啥。都辦好了?”
  “恩,都辦好了。現在帶你去宿舍。”
  我像一頭溫順的貓一樣背著大包小包跟在丁叔叔的后面。
  
  轉個彎就看見了我們的宿舍樓,它在西南角的位置。整棟樓外觀呈乳白色,從窗戶數來應該是6層,孤零零地矗立著。隱隱約約能看清楚上面掛著幾個搖搖欲墜的大字“第四學生公寓”。很快就走到了宿舍樓門口,窗戶是鐵條制成的,上面刷的紅漆早已經脫落,銹跡斑斑,看起來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宿舍里早已經來很多學生,差不多都在打掃宿舍。也許是一樓的緣故吧,這似乎有點潮濕,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走廊里墻壁上青色的墻圍也早已剝落,地板凹凸不一。
  
  “到了,107號!就這。”
  我抬頭看下,這107號宿舍,門是虛掩著的。顯然還沒有人比我先到,我推門進去。一股陳年塵土的氣息撲面而來,我不禁皺起眉頭。里面放著4張床,正對面的窗戶下放著2張書桌,上面落滿了灰塵。窗戶上的玻璃還破了一塊,竟然還有一些青青的蔓藤攀爬上來我看著那些青色的蔓藤,眼睛逐漸有點迷離。它們忽然變成一個個怪物、魔鬼,張牙舞爪地向我靠近,我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住這還行吧?不行我給你們教務處主任打電話!”
  
  “哦……啊?”我猛地回過神兒來。
  奇怪?我怎么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我有點迷茫。
  “那個?丁叔叔,我不想住這,你瞧這玻璃還破一塊?”我盡量平靜地說。
  “那我給你們主任打電話。”
  我出門看看這間宿舍還對著廁所,廁所沒有關緊的水龍頭,滴滴答答地滴著水。也許是年代久遠的緣故,下面的白色瓷磚上都被水中的堿性腐蝕成紅褐色,看起來好象流淌的血液風干后留下的顏色。
  這時間來一個學生會模樣的男生,穿一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褲,上面是一個天藍色的T恤。看起來整體感覺還對得起觀眾。
  “你好,請問您是丁先生嗎?是教務處宋主任叫我過來的給您的學生換宿舍的。”
  “哦,我是!”說著,丁叔叔給他敬了一支“中華”牌香煙。
  “哦,謝謝!”他竟然不帶客氣地接住了。
  “真TMD,又一個煙鬼。”我心里想。
  “您跟我來吧!”他帶頭走在前面,在109宿舍門口停了下來。
  他打開門說:“要不住這間吧?這間采光好點,正好門口又對著樓梯道,通風好。宿舍里空氣也流通……”看著他在滔滔不絕地說著,嘴巴跟手勢共舞,唾沫與口水齊飛。我不禁有點感慨:這家伙如果不去賣樓盤真TMD的虧材料了!
  我不再聽他羅嗦,很牛B地踏進這個以后與我相依為命地房間。
  看著這些宿舍都跟復印地一樣。我想:唉,算了!就這吧。
  “行了,丁叔叔!就住這吧。”我對門外叫到
  “就住這了?”那個家伙表現出一副很關心新生的樣子。
  “謝謝您了,就住這就行。”我也表現出一副未經人事的可愛狀。
  “你們先收拾著,那要是沒事我就去忙別的了。”這家伙一邊說一邊往外走。
  “哦,謝謝您啊!這孩子以后你得多多照顧啊”丁叔叔一邊跟他說話一邊往他手里塞了1包“中華”煙。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小羽,要是沒事兒我就回去了,今天下午我還得跟你爸去鄭州呢!”
  “沒什么事兒了,您回去吧!丁叔叔”
  我心里巴不得您老人家快點閃人哩!嘿嘿。我心里奸笑著。
  “這是你們教務處主任的電話,她以前跟你爸是同學。你以后在學校要是有什么事情解決不了,就找她。在這要聽老師的話,跟同學好好相處。”
  “知道了,丁叔叔。您放心吧!”
  “那就好,那我就走了啊!”
  我屹立在門口用一種犯人成功越獄后的眼光目送丁叔叔遠去。
  “YE!勞資終于自由了,哈哈……”
  我開始收拾宿舍,等我把這一切搞定時間,已經快到中午了。我滿足地躺到整理好的床上,隨手拉開旁邊桌子的一個抽屜。我一看,里面有撲克,空煙盒、打火機竟然還能用,還有一個土灰色的筆記本,我順手拿來。
  看起來這本子有點舊,紙頁有點泛黃。我也沒多想,就打開了
  第一頁這樣寫:
  
  往事如風
  在它將飄向天際之時
  我想伸手挽住一縷
  放在我記憶的閘門里
  在多年之后,我找到那把能打開我塵封記憶的鑰匙
  帶你一起尋找我在這XXXX的回憶……
  
  “XXXX”部分似乎被墨水之類的弄臟了,看不見了。這人還有點文學氣息,我心里想著就在這時候,門被推開了,我順手把本子放到枕頭下面。

第二章 初來乍到(下)
  我抬頭看下,進來的是兩個女的帶一個跟我這般年紀的大男孩。
  “你好,我叫江山”。男孩首先跟我打起招呼。
  “你好!我叫羽毛,你也是住這嗎?”我說到
  “是啊。我本身以為我先到呢,沒想到還有人比我早到”
  “你們以后就是室友了,一定要互相照顧啊”旁邊一個中年婦女說道
  “我們跟你小姨去給你買點東西,你去不?”他媽媽問
  “我不去了,你們去吧”
  等他媽跟他姨走后這家伙就原形畢露了,拿出一包“帝豪”給我一支。然后自己很熟練地點上一支,一看
  
  他那熟練的動作我就知道丫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宿舍逐漸熱鬧起來,同室的人差不多都斷斷續續到齊了。
  大家都在互相做著自我介紹,氣氛十分融洽。這時我注意到只有一個人臉色不太好,就是在我上鋪睡的單(念shan音)沖。因為他的穿著十分土氣,大家也沒有太多人注意他跟他打招呼。
  “怎么了?剛來就想家啦”爬到他床上我打趣地問到
  “哦,沒……沒”他似乎猛地回過神來,很尷尬地說到。
  “呵呵,沒有就好!走吧,該吃飯了”我說
  大家在說話間來到了學校餐廳,進去餐廳看下,有3個大灶。7小灶。大灶就是很差的飯,用他們幾個的話說就是“喂豬的!”。而所謂的小灶就是檔次稍微高一點,收費貴一點。主要針對那些生活費寬余的學生。我們到大灶一看,同時搖頭。
  “去小灶點菜吃吧!我請客”這個說話的是寧靜,一個將近1米8的個頭,古銅色的皮膚。我實在想不出來
  
  當初他爹媽怎么會給他起這么文靜的一個名字。
  “我看這就挺好啊,別去那啦”這時間,單沖說道。
  “別羅嗦了,我請客,走走,”寧靜帶頭走前面了。
  “單沖,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你氣色不太好”我問他  “沒、沒有啊。走吧,不然趕不上他們了”
  單沖說著急沖沖的往前走去了,但我能從他那閃爍不目光中看到一似不安。
  等大家吃晚飯差不多都傍晚6點多了,在中原的秋季的6點天還不黑,寧靜建議大家一起四處逛下,熟悉熟
  
  悉學校的環境。我們說笑著來到操場,大概是由于放了個暑假的原因,操場上的荒草長的有一尺多深,單
  
  雙杠也是銹跡斑斑的,周圍的柳樹在晚風的吹拂下輕輕搖擺,就好象一個半老的徐娘在賣弄自己的無限風
  
  情一樣。放眼望去,學校的西北角赫然矗立著一棟6層高的舊樓,也不知道荒廢了好多年?舊樓的正前面
  
  是三根旗桿,中間的一個國旗,兩邊兩個校旗。
  “你看那樓道口像不像個大嘴啊?哈哈”寧靜笑著說
  “那里,那里??”江山連忙道
  我抬頭看著那所舊樓真的是十分的破舊本身潔白的樓身,都成了黃褐色的。黑洞洞的樓道口就像是一個能
  
  吞噬一切的大嘴,讓人看了心里都有一種異樣的發冷的感覺。
  我們說著話走著,一會就走到那舊樓前,舊樓外還有一道圍墻,一個更加破舊的鐵門把舊樓跟操場隔開。
  
  那門上還寫著:“危樓待拆,嚴禁入內”的字樣。這時一陣風吹過,我忽然打了個冷戰。
  “這還可真是秋天該來了,這風還真有點冷”寧靜嘟囔著。
  我不經意轉頭,卻看見單沖的臉色鐵青,眼睛中流露著一似恐懼。
  “你怎么了?單沖”
  “哦,沒什么!有點冷,咱們回去吧”
  “你今天怎么老是神不守舍的”寧靜說
  “誰啊?說我”
  “我說老單呢”
  單沖一言不發,埋頭走在前面。
  我猜想他應該是看到了什么不該看到的東西。
  回到宿舍,大家都洗漱了躺到床上聊天。由于后天才舉行開學典禮,所以明天還屬于自由活動的時間,想
  
  到明天還可以休息,又是才見面的同學,自然都興奮得晚上睡不著覺,一直聊天聊到很晚。只是單沖從回
  
  來都沒有說過一句話。我也沒敢問,只覺得這事有點怪。
  我拉起枕頭墊到背上,又看見了那本日記。我就拿起來翻著看
  
  3月3日小雨
  
  這個寒假終于結束了。
  哈哈,我終于又能見到我的同學跟朋友了,最重要的是又能見到她了。我好激動哦。
  
  我不禁笑了,感覺這日記的主人也是個多情的種子,在這上學的時間就已經開始談戀愛了。
  
  “咱們講故事吧!”不知道誰說一句
  “好呀好呀,講什么故事啊?”寧靜問到
  “我們來講鬼故事吧。看誰講的嚇人”躺在我斜對角的小白興奮地叫到
  剛才忘記介紹了,小白名叫白浩,家是本市的。
  說實話,我對這個確實沒有太大的興趣,倒是一直冷漠的老單突然震了一下,本來一晚上都沒聽見他說話
  
  ,這時卻像是來了興趣似的黑著臉冷冷地說:這個提議很好啊,都講吧,說不定還有好處。”
  大家連忙追問她,“有什么好處啊?”
  老單冷笑道,“讓鬼陪你睡覺啊。”
  我從下面看著老單的臉在白熾燈的照射下顯的有些猙獰,我說道:“老單,半夜三更。別開這種玩笑。”
  老單嘴角依舊上揚著詭異地冷笑,“隨便說說而已,何必認真?”說完,她又低著頭看自己的書去了。
  
  “那從誰先開始呢?”我開口問到,因為覺得老單的行為有點異于常人,雖然心里有一些后怕的顧慮,但
  
  想到這是一個與大家成為好朋友的機會,所以還是努力地首先打開了話匣子。
  
  大高個寧靜興奮地說:“我先來,這個故事我是聽家里的老人講的”寧靜清清嗓子
  
  “那還是明朝洪武年間的故事了。有一個當官的老爺在當地可謂是最受尊敬的人,可是突然有一天被傳出
  
  和一位青樓女子有染。那個當官的夫人乃是名門之后,自然容不得自己的丈夫在外如此放肆,更不能容忍
  
  被人這樣閑言地四處議論著,便吩咐了三個手下,偷偷地將那個青樓女子除掉。
  本來按照夫人的意思,自然是悄悄地在其飯菜里下上毒藥,過個一時半會地死掉就完了,也不會被人懷疑
  
  。但是那三個手下,見了那青樓女子的美貌后,便不急于將其殺害。而是趁她外出購買胭脂水粉時,將其擄
  
  走,在荒山野嶺里將其肆意蹂躒,行如畜生。之后再將其殺害,棄尸
下一篇:斷龍臺  上一篇:男生寢室(長篇恐怖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