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陰.花.葬(長篇恐怖鬼故事)

作者:  發表時間:2008-06-12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序曲一
  
  深冬。
  上海,1906年。
  蘇州河邊,老式的四層樓公寓,英國維多利亞風格的建筑。
  樓層的外墻面已經有些破損,墻面上掛著一塊并不顯目的牌子---愛文路46號。
  黑幕低垂下的這座公館房子益顯森森然,即蒼老奇特但又孤傲不馴,仿佛一巨型怪石聳立于街角河邊,路燈應和淡淡的霧氣散射著幽澹的光暈,整個街道和樓群在此刻顯的雅致而又充滿鬼魅。
  公寓內。
  已過四更。
  整個屋內漆黑壓然,如同一襲過時的重裘,遮天蓋地困圍著,里頭的人喘不過氣。
  一只細如雞爪的女子雙手半撐于窗臺上。
  手,還在流血,這只手剛才檢驗了整個房內的所有尸體。
  他們都死了?女人暗自思忖著。
  凌亂的屋子,不甘的死尸。
  就在幾分中前,這里的一幕瘋狂活劇剛剛閉幕,不,應該還沒有完全結束。女人閉上眼抬起頭。因為
  她自己還沒有演完。女人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呵呵,這只手根本不應該長在人的身上,它更像是某個動物的。手心細密的裂縫中不停的往外滲出血水。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她知道手心過后就是自己的全身,然后是一張人皮將活生生的從自己的肉體上分離出來。她必須在巨大的痛苦來臨前先自我了斷。
  女人更清楚自己現在的模樣,如果去照一下鏡子,恐怕連自己都會被活活的驚嚇而死。
  然而,現在令她更恐懼的倒不是自己的樣子,也不是死亡。更確切的說是她沒有心思去想到死,她在猶豫。
  我該不該把這里的秘密傳下去?
  女人在思考。是啊,可怕的秘密。她顫栗著回憶起剛剛這里發生的事情。
  如果我死了,真情將永遠無人知曉。
  窗外的天色開始逐漸顯亮。她知道自己是這個秘密的唯一知情者。
  女人在痛苦地抽搐,但她還是竭力穩住自己。她嘴角邊突然出現一絲冷笑。
  我要把這個秘密告訴后人……她決定了。但要看那些后來人有沒有膽量來接受這個秘密……
  
  序曲二
  深冬。
  上海,1943年。
  夜。
  松井行洋獨自站在大街上默默的注視著這幢陰森而充滿神秘的房子,古老的蘇州河靜靜的在它墻角旁流過。
  今晚的夜色格外的幽謐,不知何時黑色蒼窘下開始飛舞漫天的雪花,櫛比鱗次的樓宇沉浸在皤然的大雪中。
  松井行洋突然感覺有一絲微寒,他點燃了一支煙,穩了一下心境,然后自嘲的笑了起來。就在今天早上他還在此處親手處決了幾個中國暗殺團的成員。身為大日本帝國駐上海派遣軍警備區少佐的他對于戰爭和血腥屠戮早已經麻木,見怪不怪。六年前他跟隨自己的叔父華東派遣軍司令松井石根血洗南京的時候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孩子,然而經過的這些年的殘酷洗練,他覺得自己已然成為天皇陛下和帝國軍隊的一頭野獸。是的,帝國需要他這樣的野獸。
  可是就在他剛才面對這幢建筑時居然莫名的出現了一絲恐懼。
  如今身處寧靜的夜色中,怎么反而害怕了?真的是因為……
  他看見了建筑墻面上掛著的那塊銹跡斑斑的牌子---愛文路46號。關于這幢樓的歷史他了解的不多,只知道這是十九世紀末由英國人建造的。他所感興趣的是長年流傳著諸多關于這幢建筑的神秘玄異故事,和這里隱藏著的一段秘密。
  警備區的前島大佐曾經告戒過他,不要擅自帶人進入這公寓。聽說這是76號的意見,以便大日本帝國在完全占領中國后能完好的保留下來,從而使得專家能徹底的勘察解開這房子的歷史疑云。“狗屁”,松井暗自藐然的罵道。汪偽政府的那些支那人是出名的膽小和保守,帝國政府怎么會和這些白癡建立合作關系?我做為帝國軍隊的少佐怎么能聽他們的?
  松井覺得他今晚有必要拜訪一下這鬼魅而又神秘的公寓房子。

  雪,越下越大。
  松井推開了這塵封已舊的鐵門,門洞里格外黑暗,仿佛蘊藏著驚悚的未知。
  松井的內心猛然間又開始出現了某些驚錯和恐懼,這是不知覺中的反應。他感到自己已經停不下腳步,似乎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在牽引著自己朝里走。
  他步入正廳,屋子異常深邃,到處都是厚實并發著烏光的紅木家具,給人一種格外沉重的壓抑感。在屋子的角落里,靜靜的豎立著一架老式的照相機,看的出這臺相機的年代異常的久遠,它的機身外型是木制結構,連著機身是一疊油亮的黑色皮腔,相機鏡頭很大,像是廣角的,暈黃的光線反射在鏡頭上泛起點點藍紫色的透亮光環。
  他看到相機鏡頭中映襯出的大廳全景。此時鏡頭中反射的這個大廳似乎不是剛才他看見的正廳,松井猛的轉回頭,他發現就在這一瞬間,房屋的裝潢擺設卻已是迥然,有點像舊時公寓內的書房客廳,
下一篇:血色天堂  上一篇:鬧鬼(中新大廈靈異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