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冤鬼路三步曲 第三部 靈堂課室

作者:  發表時間:2007-08-02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清光緒五年,中國大地戰亂紛起,人命傷亡不計其數,冤魂餓鬼肆虐橫行,其時,處處聞哀號之聲,夜夜聽狐鳴鬼叫,民不聊生達到極點。少林方丈悟真大師和龍虎山玉頂真人發出法界令符,要求名山大川,各門各派弟子盡數出動,竭盡全力,降魔除怪,拯救蒼生。

少林寺弟子重真為了追殺一受傷吊頸女鬼已經跨越了三個省份,眼看快要追上,卻在一座山前失去了線索,妖氣指示羅盤上沒有一點反應。重真暗暗奇怪,他剛才查看了這座山的風水方位,并未有任何不妥,既非陰氣集結,又非那女鬼葬身之地,怎么會得到這座山的庇護呢?百思不得其解的重真不由拿出表來看了一下,已經快到申時了。重真著急起來,師父限定明天必須趕回山上復命,現在連個女鬼都捉不回來,豈非大掃面子?想到此處,也來不及細想,大踏著步就往山上流星般地趕過去了。

來到山上,樹影重重疊疊,各種光怪陸離的黑影在地上隨著風張牙舞爪,一屢屢的黑氣從地上“嘶嘶”地冒出來,幻化成裊裊黑煙而去,遠方不時傳來幾聲顫抖漂浮的叫聲,好象是在叫“啊呀,啊呀”。重真怎么料得這里冤氣如此之重,忙解開了包裹,拿出一個木魚,邊走邊敲:“各位冤鬼聽著,我乃少林弟子,奉命到此捉妖,爾等盡皆退避,勿得相擾。”這一句話剛剛說完,重真就聽見地上似乎有破土之聲,趕緊低頭望去,這一望去不打緊,頓時把他嚇得全身發麻,從土中伸出一個青黑色的嬰兒的小手,正在他的布鞋上到處游走,輕輕的撫摩,同時地底下深處隱隱傳來一陣嬰兒的嬉笑聲。重真臉色慘白,拿出一個黃符往下一摔,叫聲“媽呀!”就往前跑。

林子里的霧越來越大,重真怎么跑也找不到下山的路。“難道我注定葬身于此?”正想著,抬頭看時,卻發現東北方向隱隱露出一個屋脊,重真大喜:“有人就不怕了。

是哪位高人在此約束鬼魂吧?”不禁加快腳步奔去,不多時便到了屋子前面。原來只是一個破爛的早已荒廢的寺廟,旁邊立著一個石碑,重真趨上前去擦拭掉上面的蜘蛛網,只見上面刻著四行篆字:

幽風微見樹影嵐,

冷碑朱門紙光寒。

倩女多少評說去,

森森白骨淚已干。

從這首詩的意思來看,似乎這里曾經發生過大規模的厲鬼作祟,可是后來被鎮壓了。不管它了,頭上三尺有神明,也許正是為了鎮壓厲鬼,當地的人們就立了這一座廟,祈求借助那些神明的力量來封住這一座山,既然這樣,那么躲進廟里不就沒事了嗎?待到天明再趕路吧。重真再無猶豫,一頭疾奔進了廟里。外面的幽魂個個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不敢再靠近,只是用一對對冷冷的招子望著那兩扇傾頹的大門。一陣冷風倏地刮過,門邊一塊木板“啪”的一聲掉了下來,現出了嵌在壁上的一塊石牌,上面清楚地刻著三個棣體大書:“蘭若寺”。……

某師范大學。

13日對于虔誠的基督徒來說,是個不祥的日子,而對于計算機系三班的同學來說,也是個哀傷的日子。因為他們的同學王心軍在上午的一場車禍中不幸逝世,年僅十九歲。除了校方和老師的悼念活動外,三班全體同學更是私下約定在回魂夜為他守靈。靈室就設在他的宿舍里。

19號晚上,403宿舍里面一片忙亂,有出去扎紙人的,有出去買香的,有去市場挑選水果,也有買糖買蠟燭的,要買的物件很多,最后大家都分派出去了,只留下李莊看靈。李莊回頭看看立在桌上的遺像,面容栩栩如生,那憂郁的眼神似乎在埋怨為何要夭折在這多夢的季節,看得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連忙叫住最后還未出去的四人道:“你們也太不近人情了?為什么叫我一個留下來?”“人手不夠呀,女生那邊也全部出動了。”李莊語塞了一會兒,又找到另一個理由,對張劍鋒道:“你留下來不是更好?你是懂法術的。”張劍鋒道:“正因為我懂,班里面也只有我會挑符啊,況且你的腳前天扭傷了,不應該多走動,留在這兒最恰當不過。咦,你怕了?”男子漢生平最見不得人家說他怕,李莊立即昂首挺胸道:“誰……誰怕了?你們只管去,我會看好靈的。”張劍鋒看他那強自支撐的樣子,暗暗好笑,又特意囑咐他道:“看住香和蠟燭啊,快燒完的時候要換掉,千萬不要讓它熄滅,還有,窗戶一定要打開,要不阿軍回不來的。”陳衷信笑著捶了他一拳道:“你看他怕成這個樣,還使勁兒嚇他,快走罷。”

月涼如水,冰徹肌膚,再加上寒風一陣陣地推波助瀾,張劍鋒不由縮了縮脖子,拉高了衣領。校道上很靜,幾乎沒有什么人,只聽得到自己那有規律的踏在青石板上的碎步聲。正在觀賞這雅致的夜景,兜里的手機卻突然響了,嚇了他一大跳。

“喂?”一聽就是小蘭的聲音,張劍鋒真后悔剛才沒看來電就匆忙接了:“你怎么當男生負責人的?明明說好我們女生九點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