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极度邪门的南宁各大真实撞鬼事件

作者:  發表時間:2009-10-11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大家知不知道,在邕寧縣縣城,有壹個南寧市歷史最邪電影院,這個電影院以前是“墳山”,其中有壹手墳系清朝留下來的,此人生前特別的兇,死後正好下葬在這個電影院的地方。電影院開工建造的時候,把下葬在那裏的墳墓全部遷移了,於是便開始動工填平挖墻角之類的事情了,壹部全新的推土機正推正壹堆泥土剛經過這個墳墓的地方,突然仰翻了,機手當場甩出幾米外,人們都以為是意外,於是就把推土機又擡了起來以便繼續工作,誰知道,又是在這個地方又再仰翻了。大家心裏開始有些疑問了,於是就查看了地形,但是地形是不可能仰翻的,也查不出是什麽問題,但是為了工程盡快完成,換了另壹部推土機繼續工作,正當推土機又差不多開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大家都註視著推土機,1米,50厘米,20厘米,“啪”。。。。。又倒了。

造師急了,就找人到附近的村裏打聽以前這個地方的故事,好心的村民把實情告訴了他們,後來監制師恍然大悟,馬上找來道公佬,壹番做法後,工程順利的完成了,再也沒有傷亡。但是故事還是繼續。電影院開張那天,附近的XX水泥場的壹職工陳某和全家人到新開張的電影院看電影,全家都坐在同壹排位置上,正好他的小女兒的位置是那個曾經翻過推土機的墳墓,怎麽看都看不到電影屏幕在放什麽,什麽都沒有。全家人剛看到4,5分鐘這樣子。陳某的小女兒就問:爸爸,電影怎麽還不開始啊?妳們都在笑什麽啊??陳某就郁悶了,電影都開始啦,這孩子是不是太小了,不夠高看不到?於是,他就坐到小女兒的位置上,想抱著小女兒讓她高壹點可以看得見。這壹坐,讓他嚇了壹大跳。看不見,怎麽看不見呢?於是,陳某坐回自己的位置,就看得清清楚楚,再換過去,又看不見了,他明白了,於是她就找來了電影院的工作人員,把事情告訴了他們,工作人員不相信,就坐了下去試。壹試就試了個人,沒壹個人能看到電影屏幕上放的影片,就像電影沒開始壹樣。。。。。。。

  直到現在,時間2005年7月的今天,這個位置從來沒有人能看到過屏幕上的電影,據老人們解釋說這個位置是“陰穴”,穴的主人不喜歡別人到她家裏去,但是又不能害人,所以就使了“鬼蒙眼”來趕走坐在這個位置上的人。至於這個電影院的名字我就不說出來了,不然人家會告我的。

  稍候我繼續再陳述壹個也是發生在邕寧的事。謝謝

大家甘俾面,我梗系要講多件了,多家大家支持   本人原創,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如有抄襲,我要叼暴妳老哪哦

昨晚深夜淩晨發生系公司既經歷!也許是鬼,也許是心魔!但是絕對真實!

我吾想知道答案,,我只系想把件黑事記錄落來。

昨晚2點半,我打車到公司。當出租車停到公司寫字樓大院門口的時候,司機看到大院的牌子,突然說:“稽毒隊以前系吾系個度?”

我話:“系啊,我地系錢面個棟樓,他們系我地前面。後來不識得做羊鋤稽毒隊就搬行了,妳只野仔以前挨拉來D過羊?”

司機很黑鋤發氣甘望我壹眼,發氣講:“叼妳個老哪塊黑啊,妳只野仔東黑講西黑講,老黑舞壹捶俾妳喔。我只不過想提醒下妳,小心系D半晚撞見D吾幹凈既垃圾啊。叼,快鋤D俾錢我行人!!講完我即刻“傍水”,呵呵。

老黑歸心壹念,定然見念起在輯毒隊搬行之前,好似有條女的系D自殺,好似仲死的很黑肉酸甘樣,聽講系使支筆紮埋喉嚨度自殺喔。不過具體情況我吾系好清楚,公司裏邊同埋稽毒隊D野仔耍得“撈”D仲特登去問過,但奇黑怪既系稽毒隊壹改平時阿副“老黑屎屎”既衰樣,好似已屏蔽諱D野甘,沒人肯說壹只字。

條女人活著個陣時我得見過,因為公司“屎坑”個窗外系大院,可以“瞄”見稽毒隊個幫黑佬抓“粉佬”上車或下車。壹次我“淋花”陣時毋黑啦啦甘跌只“黑豁” 出去,正好望見呢條女人挨從車上“挑”落來,都算得好正,有“波”有“蘿”,著件紅色衫,但副黑板好似好黑恍惚甘,很憔悴。當時我既直覺好黑特別甘,講吾出,可能系覺得條女幾可憐甘。我準備“淋”齊“花”個陣,她定然間擡只“黑豁”,只黑款正對住老黑個便,只黑眼壹望過來正好正好望見我“細佬”,我條野甘黑長,俾只衰黑望見我毋系好黑虧?讓我壹激靈,爭DD把尿縮返去,叼壞啊。系呢個女人自殺後,過得兩個星期甘上下,稽毒隊就搬行啦,走得好黑匆忙甘,到處系D明處理完既文件,仲有壹D物品。

我下曬車,的士好似怕人搶野甘,即刻掉頭就“高腳”。天氣毋系好熱,相反,仲有些少涼,可能系路邊D樹多而且離河好近既原因。我心裏邊有D打鼓,甘黑大間的院,毋鋤有壹D光亮。不過確實有特殊情況,我必須返公司。毋辦法,我硬著頭皮,爬上了大院既鐵門。

仗住以前偷野練就既熟練既翻墻技巧,我咬牙甘跳落去,“邦”甘壹聲,叼妳老哪,痛得我黑混啊失。

好黑毋容易到曬公司個幢寫字樓,摸出鑰匙,開了公司大門。然後進去,上二樓,我雙眼睛慢慢甘適應左黑暗,懵黑查查甘的望到公司裏D物品既輪廓。我吾敢開燈,坐埋我既座位上。

叼錯妳個老哪塊黑哦,竟然跌線了。路由器又出問題,唉。我的電腦毋關到,因為我俾電腦下載AEROSMITHD既MTV,同埋漫畫JOJO歷險記D動畫片。由於跌線,網際快車的小窗口無奈好黑無奈甘壹閃壹閃的。

安靜得黑混,就聽見電腦只風扇系D轉。心黑丫,我開左空調,沖杯咖啡,抽支煙,開始打電話俾我“腳數” 。奇黑怪,總系打毋通。

飲多幾杯咖啡,想尿尿。洗手間系二樓的門外。我摸入去,開左洗手池上面既壹盞小燈。尿完尿,我“耽”住煙返洗手池洗手。我要左壹捧水,出力系“黑豁”搓了幾野,擡頭望鏡裏邊既我,叼妳個老Feeling啊黑哦!塊鏡是裂開既。

絕對吾可能!我清楚甘記得,昨日系我值班,我最後壹個行,系我鎖公司大門,關洗手間個盞燈,塊爛黑鏡絕對是好既!而家系淩晨2點40分,絕對系我第壹個入來公司至對啊。

燈光好黑暗,我望毋清楚鏡子裏邊既我,凈系煙頭顯得好黑醒目。我強忍住心頭“突突”甘跳,低埋頭又詐黑癡甘洗面,偷偷甘從手指“拉”裏面擡眼望面前塊鏡。

我吐出既煙竟然毋有散,和個盞黑燈既燈光混合起來,仲顯得好黑非常陰濕甘。正常情況下煙吐出既時候應該系淡藍色或者系黑色,而現在,竟然系有D黃有D紅,仲非常朦朧並且顯得非常“尿”甘。

而且,我吐出個陣煙霧中仲有張模糊既面!系我只頭既上邊,準確甘講,毋系面,而系壹只模糊既“黑豁”!挨長長既黑發遮住塊黑面,而且隨著煙霧既飄動系度飄動。

我本身系只無神論者。即使呢個時候,我都系心裏對自己話,妳眼花啦。我暗自吸左啖氣,慢慢企直起身,裝做沒有註意望見塊鏡,拉開門,隨手把個盞小燈的關左,吾經意甘對鏡既方向壹望,爭DD俾我崩潰! 我望見個只“黑豁”下便有支滴住血既筆。

但是我毋辦法。

繼續挨返到座位上,開始吾停甘抽煙,毋能俾自己閑落來,我對自己講。可能個壹切都系自己亂黑甘念咯。我叼錯妳老母塊黑,我就吾信呢個邪。我繼續打開了PINK FLOYD的電影版《THE WALL》。

去看過電影版《THE WALL》既友仔都認得,系深夜自己看《THE WALL》吾見得系羊野好事。但是我電腦裏邊就只有THE WALL既視頻文件。並且我心裏邊隱約甘希望《THE WALL》裏邊D某只鏡頭可以俾只“黑野”感到驚。

空調就系我身後三米甘,平時開到最大都感覺吾到冷風,而家叼妳個老哪就涼得黑混,感到壹陣陣冷風吹著我條頸,好似要刺入骨裏邊甘。我開始後悔做羊野要開空調啦。當《THE WALL》放到主人公挨兩只人架住行出去,定然間變成了壹副好似腐爛屍體個陣時,我擔心既事果然發生左。電腦屏幕上,除左我叼住煙既倒影,又有另開D野,個個漂浮住既好似系黑黑既長發包著的“黑豁”。我塊心壹涼,成只人好似挨抽空左精氣,毋有壹絲既力氣。我俾自己既註意力盡量俾劇情同埋音樂吸引。但系我心裏極清楚,呢個時候如果再有除左電腦裏邊既音樂聲之外仲有其他響動,可能我陣系要崩潰啦。

我定然間心壹動,試著攥攥手指,仲可以郁。慢慢甘試著擡起膊頭,盡量不俾自己D動作顫抖和僵硬,想伸個懶腰,但伸吾出去,我強忍住心中既恐懼說左壹句聲音吾大吾細既話,“我叼暴妳老母。”

淩晨3點40分。仲有40分鐘,《THE WALL》就會放完了。個陣時天差吾多亮了。

我吾想趴系電腦臺睡覺,應該講系吾敢。我身體仲系覺得非常乏力。我D註意力已經吾能再集中系屏幕上了。好似感覺好了壹點,我定然間望見面前有支筆,系很多友仔都使過既黃黑的STAEDTLER,好結實,而且筆頭非常尖。我想萬壹有什麽動靜我搏盡力氣也要執住捅過去。我書包系旁邊,裏面仲有把瑞士軍刀,但系我已經不敢動了。我的手感覺有DD打震,我慢慢甘把手城系臺上,至俾只手吾抖得甘要緊。

《THE WALL》好似結束左,我聽見片尾既歌曲。我斜著眼望望,屏幕上高除左我個張緊張呆滯的臉,沒有羊野東西了。天又準備光左。

我可以企起身了,發我自己現竟然周身冷汗,難受得黑混啊失,個種感覺是好似挨塞到了壹只罐頭盒裏邊挨塞住了壹晚夜甘。外邊雖然仲沒有陽光,但都可以望見清楚了外邊D野啦。我遲疑住甘往門外行出去,手裏抓個那支筆,再壹次入洗手間,我毋有把門關死,壹只腳撐住著門,俾個扇門半開住。

我再次望望洗手池上邊塊鏡,上面竟然沒有羊野裂痕,個陣時是4點半。 叼妳老哪哦,毋見了,費我哦

6點半,公司掃地阿婆來了。 毋事啦

而家系7點整。

後記對於我來講,其實仲系想知道壹件事情:呢條女自殺個陣時插向自己喉嚨個支筆,我想知道系羊野牌子羊野型號既。但可能我永遠毋鋤會識得啦。叼妳老哪,我以後毋鋤敢壹個人系夜晚陣時系公司啦,我知錯啦 。

9點20,公司網絡恢復正常.

2000年,我那年剛買了MOTO車,某個晚上的農歷初壹沒事做,就出來到東葛路三月花大酒店的“上海大都會”下面和朋友喝茶聊天,我們當時壹共是4個人,3男壹女(我壹條寡公+我友仔壹條寡公+另壹條友仔和他老婆),剛想回家,壹個在“上海大都會”坐臺的熟人(女的)下來正好碰見我們,說她表姐想去良鳳江那邊的菩提樹那裏燒香許個願,(因為她表姐的男朋友出了點事,被人砍了,屬於比較衰那種了),我當時認為:叼妳個老哪,系吾系想棍我去到個D和我搞“ 野戰”啊?,正好這時,她表姐也下來了(也是坐臺的),我叼,人靚得。。。特別是那乳溝,深得。。。我馬上和我另外壹個友仔商量,色狼的思路都是壹樣的,我們大家壹致同意:去。我們6個人3輛MOTO出發了,那個“表姐”選擇坐我車尾(後來我特後悔,真他NN的衰)。

壹路上,雖然是夏天,但是到了舊機場路這邊,我叼,風都入骨那種,冷,不過有車尾的表姐抱住,我都抵撚啦(南寧白話),從東葛路出發40分鐘左右,我們到了良鳳江的門口入口那。我車燈壹照,我*,車下不去,連電筒都沒帶壹支。實在是太黑了,不過我喜歡。我們走路進去以後。死都找不到那菩提樹,媽的我去了N遍良鳳江了。閉著眼睛都會走,那菩提樹位置在哪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但是當時就是找不到,叼哪聲,沒辦法只能出來了,出來時還“海”了壹下那表姐的“ 油”。真的是不錯。

到了良鳳江大門口。那表姐還是想燒香許壹下願,便問我們南寧市哪還有燒香的地方,我當時告訴了她還有兩個地方:永和村的“五通廟”,還有青山,“表姐 ”說去青山,我們馬上以90KM的速度開向青山了,兄弟們,姐妹們,緊張刺激的時候到了。因為我的車是125新車。車燈又夠亮,所以我沖第壹,壹路上,我也忘不了偶爾剎壹下前碟剎試壹下剎車效果如何(呵呵),壹路上下來的MOTO和TAXI也很多,估計有5輛左右,剛到青山舊的大門口那的時候(停車場旁邊),我看見遠處200米之外有個“人”往我們這邊走過來,註意,是“走”過來的,我當時都沒註意看那個人,經過那“人”身邊的時候就有點涼氣受不了了,夜嗎嗎的,還戴著太陽帽,我車剛走離那“人”有30米左右,那“人” 就對著我們3部車喊:哎,妳們能順路搭我到底下去嗎?進跟住我後面的友仔馬上就來了壹個急剎車,喊了我壹聲“X哥,妳友女喊妳搭落底下,停車餵。我也把車停下了,那“人”馬上往我們這邊跑過來,還壹路大喊著:XXX,妳又系D啊,真系順路哦。因為在剛好停在壹個小小的半坡,我的腳本能的踩住腳剎,我借著剎車燈往後壹看,我的媽呀,這“人”怎麽沒下巴的呀,嚇死我了,但是心裏馬上轉了壹下,沒下巴的還能說話,叼哪媽的,難道是傳說中的“老大”???我又更加專註的看了壹下,真的是沒下巴的,我對著我的兩個友仔喊:6哥,X少,快D閃,只系鬼啊~!!。我馬上電打跑第壹個,X少的是大陽100,最後面那部是“ 五羊HONDA”,我和X少的車都有電打,6哥那部是腳踩,6哥驚慌中,他的車子剛走得20米左右,車就死火了,他壹邊踩啊,壹邊回頭看,眼看那“人”越跑約近了,最多也是15米左右,我心想,6哥這是看來是要“香”了,完了。沒想到,踩了幾下之後,車子救命似的踩著了,6哥掛住1檔就加盡油門了,我叼妳個老哪。整只青山全部震齊,強。

壹陣狂飆之後,我們改路從青山的新大門(石門公園)那邊下來,壹路上,6哥件“嬌子”都濕透了,壹路開壹路說,妳媽塊**的,差DD就某命啊,真系某下巴。壹回到“三月花”,我問他們,誰叫XXX這個名字,“表姐”說:我就系,有羊也事?,剛才那位“靚女”叫妳帶她去底下啊,妳仲母快D去,叼妳個老哪,嚇的那“表姐”臉都青了,後來我們便各自回家了,以為會沒事發生了,沒想到,倒黴的事情卻來得這麽快,我剛回到家門口。X少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和老婆在回家的半路上被搶劫了。我馬上從家裏抄了壹把菜刀趕了過去,到了他那裏,人早都跑了,X少被搶劫之前還翻了壹車,真是衰啊。我心想,肯定是和個只“表姐”呆在壹起被帶“衰”了。完了,第二日有事做啦(省筆N個不重要的字)

第二天中午,我和X少,6哥把“表姐”找了出來,商量怎麽和那鬼解冤,我們壹起去了解放路附近的“醒漢街”找仙婆指點迷津,那“表姐”壹分錢都沒有,還害我們出了幾百塊買了幾蛇皮袋雞錢啊,解冤紙之累的東西。我們叫了幾十個兄弟帶了砂槍,桃木,柳條,黑狗血等等強勁武器,來到了青山腳下,我們在東風園藝場的路口那點了三支香,就端著那三支香順著煙被風吹走的方向壹直來到了青山腳下的邕江邊上的壹個XX山莊(此辦法是仙婆婆教我們的,據說香所散發出來的煙的走向是鬼的家。鬼是吃香的,所以警告各位以後最好不要到外面燒香,越燒越衰),到了壹個路口,煙不再飄了,就直往天上飄了,我知道,地方到了,我和昨晚見到鬼的幾個人都在,我們跪壹起,點了壹把香,找來壹小堆沙子,在沙子上面鋪了壹張紗紙,並且鋪的很平壹邊燒壹邊說:我地不識貴人出門,沖撞到妳,我地而家來燒D野俾妳。我地吾冤吾仇,希望妳大人有大量,吾好再穩我地,妳要錢我地燒俾妳。衫褲兌啞簾握俾妳。不知道說了多少遍這樣的話,突然間那砂紙上出現了壹個猙獰的面孔大吼:邊個喊妳地東行西行,細路哥系甘對老人家羊?站在我們遠處的壹群的都聽見了,馬上跑了過來。有個拿桃木的對著砂紙插了下去(插住鬼不讓它跑掉),另壹個馬上拿黑狗血對著我們幾個跪著的淋了下來,接下來是壹群人拿著柳條對著那張砂紙狠抽,邊抽邊說:妳吾得翻生,妳吾的翻生。然後把最後留的最後壹點黑狗血淋到那張殘破的砂紙上。接著我們又馬上驅車到青山路的壹座橋上(俗稱:蚊錢渡,意思也就是壹蚊錢過壹次渡,在水產研究所旁邊,不信的可以自己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把砂紙丟下河,意思是把鬼推到河裏,永遠翻不過來。

壹番辛苦之後,請那幫友仔去喝了壹頓,唉,真是破財啊,不過免了我的不幸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