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鬼影 鑒鬼實錄 

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校園靈異事件)

作者:  發表時間:2008-10-09  『加到我的最愛』  『推薦給好友』  『打 印』


第一個是我讀小學的時候我小時候遇到怪事。我小時候,尤其是上小學的時候,總能看到些特別的東西.剛開始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做夢,但是每次看到後都會莫名的發燒,吃什麽藥都不好,非要我媽念刀完,燒燒紙才會好.而且立竿見影......40來度的燒,一下子退了.

  記得有一次,半夜睡覺的時候,迷迷糊糊聽到有人跟我講話,很小聲的,聲帶不震動的那種,我是面對著墻面睡的,聽到聲音,就下意識的轉過身,結果看到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太太,她也正轉身,所以只看到她的後腦勺,借著月光,那頭發那個白啊......我嚇的嗷一聲就喊起來了.我媽進來了,剛開始我覺得應該是夢境,我也跟我媽說是做夢.這裏交代一下背景,我媽很信這些,所以小時候,我的房間裏供奉了好多佛、天仙、地仙什麽的。我不怎麽信這些,但是總覺得神秘而害怕。當時我跟我媽說,看到鬼了,一個白頭發老太太.我媽說,白色的不是鬼,是狐仙,自己家供的,不要怕.聽媽媽這麽一說,我覺得應該沒什麽事了,然後媽媽就回她自己房間睡覺了.那個老太太後來我就沒看到了.誰知過了幾天,又是一半夜,我是平躺著的,不知道為什麽自己就醒了,當睜開眼睛的那一剎那......我看到一個渾身黑衣服的女人坐我腳邊!媽呀,我現在想起來頭還發麻.看我醒了,她就站起來了,我又是嗷的一聲......那家夥就不見了.我媽聽見我的叫聲,就進來了,估計我嗷的她都習慣了,她就說她別怕,別的也沒說啥,就回去了......因為她知道我能看到.以前算命的就說過,我八字不帶六甲,能看到不幹凈的東西.因為她信算命的,所以她也相信我能看到。這些東西我本來也不信的,。可是真的看到了就害怕了.接著幾天就沒看到了,但是會做夢,夢和真的看到我能區分的.我總是夢到自己在一個舊的教學樓裏跑......七拐八拐的,夢到自己找自己的教室,然後,拐一個彎,看到一女人吊在半空中,渾身藍布衣服,嚇死了.因為我那段時間總這樣半夜喊起來,所以媽媽就帶我去算的人那了。我一進去,那人看到我就哎呀一下.她說這孩子被那些東西把脈都閉上了......她這一說.我媽摸我的脈,我自己也摸了一下,我暈,真的找不到脈,脈真的不跳了。現在回想起來,可能是脈象太微弱了,摸不出來吧.那人說說這孩子天眼都給沖開了......然後,她就在我頭上和手上紮了好多針,就是針灸.說了也怪了,紮完了脈真回來了。腦袋,手都被被紮了,可是我一點都沒感覺到疼。

  第二個故事是我大學時候的。當時我大一,我們大學宿舍是那種舊式的,走廊特長.而且燈光昏黃,特恐怖,,廁所是公共的那種,半夜我們一般都不敢上廁所的.有一天晚上,我實在受不了了,如果不上,肯定一晚上都睡不著,所以我只有硬著頭皮出去了。本想叫個伴陪我的,但是那時大家都睡熟了,根本不好意思叫醒人家。還好,廁所就隔兩個寢室,不算很遠。。我上完了,回去的時候,總覺得脖子涼涼的,腦袋麻麻的,覺得後面不對勁。然後我一回頭,就發現身後,有一個女的,穿著藍大褂,就是辛亥革命那種藍布衣服,頭發還卷的,最媽要命的是,沒腳!當時腦裏發蒙,看不清是不是真的沒,根本看不清下面,那藍布衣服垂到下面,越到下面就越虛幻,到最下面就透明了。我撒腿就往回跑,當時所有的人都睡了,我也沒敢叫。還好廁所裏宿舍近,回到宿舍,我就趕緊上床了,但總能聽到特有節奏的聲音,像滴水聲,又像腳步聲,聲音好大啊.我捂住耳朵都聽得見.我怕得怕得實在受不了了,就擠到對床女生那裏了.奇怪的是她根本沒聽到。我跟她說我害怕,要換床睡,她同意了。很奇怪,換了床,聲音就聽不到了.不一會我就人睡了,一覺睡到天亮.第二天就有情況了,我連床都起不來了,高燒不退啊,哪都不疼就發燒。我趕緊給我媽打電話,我媽說妳快點回家吧。我們學校到我家3個小時的火車,我也不管下午有沒有課了,買了車票就回家了,在車上一直燒得我迷迷糊糊的,我都不知道我怎麽回去了.回到家,我媽自然又帶我去算命的那去了.剛一進門,那算命的說,妳見鬼了啊!當時我心想:“媽的,不用這麽直接吧。”因為一般去她那都是算未來,感情,官運什麽的,很少說見鬼的.後來她說,我們學校以前是個刑場,那個女的是以前革命的時候冤死的。然後,她交代我媽買黑紙,做衣服什麽的,做完了,把做好的衣服一頓燒,燒完了,我就活蹦亂跳了,還吃了一盤子水餃,兩天了都沒好好吃飯了,啥都吃不下,所以很餓。我是學口腔的,我們學校在齊齊哈爾,一個工業城市,革命的時候是軍事基地,有兵工廠的。奇怪的是為什麽那女的就找到我了呢,難道是別人看不到而我看到了呢?

  第三個故事也是大學時候的。大三的時候,我們要搬宿舍,從1樓搬到3樓,還是同一棟。換了宿舍,同宿舍的同學也換了。晚上,我們洗洗涮涮就都上床了,熄燈了也沒直接睡,6個人開始“臥談”著,我們是10點熄燈的,聊到了11點,就聽到樓上有跳的聲音,很像跳繩,剛開始沒註意。大家都聽到了,就因為大家都聽到了,才沒覺得可怕,後來,大家都困了,要睡了,安靜了,那聲音就感覺大了,都覺得吵,睡不著,那時候我們這個寢室的女生都很霸道,個個跟大姐頭似的,於是,大家決定六個人一起上去,到了4樓,走廊好長啊,燈光很暗,沒人,也很安靜,我們就以為是哪個寢室裏傳出來的,就挨個聽,所有寢室都安靜的要死,說夢話的都沒有,更別說跳繩的聲音了。連最被懷疑的我們的樓上,也很安靜。我們6個只能性性而歸,但聲音還是能聽到,而且好幾天都能那個時候聽到。後來我們還敲過暖氣管,抗議北方有暖氣的,大家應該知道,還是沒用,就是能聽到跳繩的聲音。後來有一天,在學校食堂,跟大四的師兄師姐吃飯,我們就抱怨,說天天能聽到有人跳繩,還找不到是誰,要找到了非扒她的皮不可。那大四的一楞,跟我們說,前幾年,4樓宿舍,忘了是哪個寢室了,有個女生減肥,減死了,很多方法都用過,吃藥啊,節食啊,跳繩運動啊什麽的,後來不知道為什麽就死了......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麽,當天晚上就聽不到跳繩的聲音了,真是奇怪。